當前位置:首頁 > 古代言情 > 嫁給權臣後的嬌寵日常 > 第745章:未必會輸

第745章:未必會輸

作品:嫁給權臣後的嬌寵日常 作者:世子爺 分類:古代言情 字數:2166 更新時間:21-06-08 06:30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嫁給權臣後的嬌寵日常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沈念安卻聽得頭皮發麻,心裡一陣惡寒。

這族裡簡直沒一個正經規矩,也難怪巫仙對留靈族的怨氣這麼大,想方設法的要逃離。

她走上這條路,其實也算是巫宴一手導致的吧,而今卻不可自拔地愛上了他,真是孽緣。

雲容端看她的臉色,幽幽笑了。

“沈姑娘,我知道你們瞧不上我大哥的行徑,但他在我眼裡,永遠都是我最敬重的大哥。

如果不是他,我現在的處境未必會比仙兒好到哪兒去,留靈族的聖女,素來沒有什麼好下場的。”

沈念安凝神聽著,側目問她。

“你出生的時候,你父親還在世,而你大哥那時候年紀尚小,他又是如何在大祭司和你父親眼皮子底下動手腳的?”

雲容垂眸說:“以前的事,我一無所知,都是後來聽大哥說的。我娘和仙兒的娘是同天分娩,但接產婆只有一個,爹只好將她們送進一個房間。

大哥站在外面聽著娘歇斯底里的叫聲,心疼娘,就進去陪她,好不容易等她們拼足一口氣分別生下我和仙兒,兩個人便都暈過去了,大哥趁產婆不注意,偷偷餵我吃了藥讓我陷入昏睡之中。”

那個時候,誰能想到一個年僅幾歲的孩子會對自己的親妹妹下藥呢。

爹孃甚至都沒有仔細地查探過,便悲痛欲絕地相信她一出生就夭折了。

而仙兒的生母在產後大出血,就連大祭司都束手無策,還未來得及看親生女兒一眼便嚥氣了。

仙兒的父親難以接受事實,認為都是仙兒害了她娘,居然絕情的不認這個女兒,之後更是因為太過思念愛妻而自縊殉情了。

爹爹心疼仙兒,適逢自己又沒了女兒,便將仙兒養在了名下。

其實大哥原本並不想選中仙兒為聖女的,只是那時候的他沒有別的選擇了。

生在留靈族,他們誰都沒得選。

沉思間,洞外突然傳來一記難以抑制地咳嗽聲,聽來十分耳熟。

雲容聞聲一動,忙不迭地穿好衣服從地上站了起來。

沈念安一臉警惕地扶著她出去,卻見巫宴捂著心口臉色虛弱地站在外面,心裡不禁一驚。

不過看到隨後走過來的阿昭和朔玉後,她的神色緊接著又釋然了。

而云容已經掙開她的手小跑到巫宴面前。

“大哥,你、你不是被仙兒帶走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巫宴擰眉嘆道:“一言難盡,總之見到你沒事,我就放心了。”

雲容抿抿唇,一臉激動地抱住他。

“得見大哥沒事,我也安心了,我真的好擔心你,如若你有個三長兩短,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沈念安雙手環抱著從洞內走出來,目中帶著幾分逗趣。

“巫仙對巫谷主情深一片,怎麼可能會傷害他呢,由始至終,她也只是想帶著巫谷主離開雲仙谷這個是非之地罷了,可萬萬沒想到巫谷主居然又回來了。”

巫宴聽出她語中的譏諷,只是歪過頭避開了她的視線,並未為自己辯解什麼。

從雲容無所顧忌地叫他“大哥”時,他就知道這個秘密已經瞞不住了,但是他從來都沒後悔過當初的決定。

“沈姑娘,每個人都有自己需要擔負的責任,我知道我對不起仙兒,待解決了留靈族的事之後,我自會給她一個滿意的交待。”

沈念安才不在意他之後要如何,這留靈族的事她是不想再管了,只是答應了巫老前輩的承諾不得不兌現。

等明日除掉大祭司,毀了密庫內的東西,她就和裴寂速速離開這兒,一刻也不停留。

眸光一轉,見阿昭和朔玉已經行進跟前,她不動聲色地收斂起眼底的深意,緩緩踱步上前。

“我只是讓你們待在巫影山上盯著動靜,你們怎麼也跟著下來了?”

朔玉急聲道:“事出突然,我們不得不如此,我們在外面見到巫族長,得知你和定安王在山下的境遇,當時就按耐不住要來找你們了。

誰知臨出城時卻有護衛來報說另有一隊人馬來了藍昭鎮,阿昭就讓我留下來查探他們的底細,結果卻讓我發現來人竟然是燕北國師!”

沈念安聞言,瞬間變了臉色。

“連淮翊?他怎麼也來了南疆?”

朔玉搖頭道:“國師究竟是為了什麼而來,屬下目前還沒查探清楚,只是直覺不太妙,這才匆匆趕過來告知小堂主。

無論如何,咱們還是得想法子提前應對才是,萬一到時候真和國師碰上了,咱們起碼也能全身而退。”

沈念安靜靜聽著,面色越來越凝重。

連淮翊來了南疆,無非有兩種可能。

其一是發現了她詐死之事,千里迢迢追來抓她回去的。

其二就是為了留靈族而來,畢竟他可是前聖女的私生子,他舅舅又殺了前族長,他們與留靈族可謂仇怨頗深。

但無論哪種可能,對她和裴寂而言確實都不是一件好事。

“他此番帶了多少人馬?”

朔玉回道:“只有十幾個護衛跟著,不過屬下估計以他的性子,如果真想搞事情,他必然不會只帶這麼點兒人。”

沈念安凝眉點頭,心裡亦是這麼想的。

連淮翊做事向來謹慎,雖然武功高強,但是他對留靈族必然是有所瞭解的。

她和裴寂聯手都打不過大祭司,單憑他那點兒人又怎麼可能會行。

所以她猜測他在南疆必然還有別的人馬。

沈念安越想越不安,臉上的神色也漸漸變得凝重起來。

正在此時,一隻手突然從背後搭上她的肩膀,回頭一看,卻是裴寂。

她和朔玉方才的談話,他都聽見了,只是並沒有那麼多顧慮,他既然敢來南疆調查那些陳年舊事,也不是毫無準備的。

“別擔心,若真和連淮翊對上了,我們未必會輸。”

沈念安何其瞭解他,一聽這話便知他還有後手,狡兔三窟,他這人向來都不會給別人傷害他的機會。

思及此,她輕吐一氣,懸起的心慢慢落了下來。

另一邊的雲容已經扶著巫宴回洞內歇息了,他本就受了傷,又被巫仙帶著折騰了這麼久,自是撐不住了。

雲容喂他服了藥之後,他便躺下昏睡過去了。

過了一會兒,巫宣抱著一堆果子蹦蹦跳跳的從外面回來,一進洞就瞧見了躺在地上的巫宴,當即驚叫起來。

“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