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生活 > 奇門天師 > 第509章 冤家路窄

第509章 冤家路窄

作品:奇門天師 作者:九幽少爺 分類:都市生活 字數:3392 更新時間:21-11-25 10:50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奇門天師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無相一族,不論是異族也好,人族也罷都是他們的宿主,可以說是無法無天。他們最恐怖的特點就是能夠不斷的進化和突破,可以說是異族中尤為恐怖的異族。

正因為這一族特殊的能力,以及他們肆無忌憚的獵殺其他族群的修士,因而被多大大族聯合絞殺,勢力早已大不如前了。

在另外一條戰線上,顧依依等人潛伏到了寒鬼族駐守薄弱的地方,將無相的蟲蛹放進寒鬼族的陣營之中。最後看著那一隻只類似章魚類的怪物撲在寒鬼族的臉上之後,他們皆是露出了後怕之色。在打了一個冷顫之後,一行人這才撤退,這裡可以說是異族修士掌控的區域。再不走的話恐怕他們所有人都會被異族包圍。

一場由張小凡發起的異族修士之間的生物戰悄悄打向。

與此同時,在大散關眾人備戰的同時,越來越多的異族從東域北部趕來,這些異族皆是同張小凡有著深仇大恨,比如魔蒲、藍鱗一族、血族等大族。

而人族聯盟這邊也似乎在籌劃什麼,不過些都不是張小凡能夠參與得了的。經過幾天的休整之後,狄炎、末離等人的氣色已經恢復到了正常模樣了,可以他們這些人算是除了郭槐幾人外的親信了。

這一日,張小凡正要前往大散關尋找李老大的時候,不知是對方有意還是無意,張小凡路遇了關家的天之驕女關雯玥。

“這位道友,我是煉丹世家的關雯玥,不知可否抽空喝杯茶認識認識。”此女雖然嘴上說的客氣,可是分明沒有半點以禮請人意思,周圍幾個修士卻是呈半包圍狀將張小凡包圍了起來。

而關雯玥的目光則是一直落在張小凡的身上,他分明是在這個青年身上感應到了一股既陌生又熟悉的氣息——九天玄火。只是這天底下只有一朵九天玄火,怎麼可能又出現另外一朵靈火,因此她想搞清楚這件事情。

“喝茶就不必了吧,道友有話不妨直說吧,大家也不必兜圈子。”張小凡聞言淡淡說道。

“我看道友也是有些面熟,我們似乎在哪裡見過吧,道友可是煉丹師?”關雯玥笑吟吟問道。

“沒什麼印象,可能見過吧,怎麼道友對我的煉丹師身份感興趣不成。”張小凡不鹹不淡說道。

“我想起來了,方面在十萬大山中的似乎就是閣下吧,你怎麼可能擁有九天玄火?”關雯玥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的說道。

在修真界中,一般來說只會誕生一朵靈火,很少會出現第二朵。這也是為什麼關雯玥會如此吃驚的緣故了,吃驚之餘便是被一股貪婪所取代,要是能夠吞噬對方體內的九天玄火的話,恐怕自己體內的九天玄火又會提升到更高的層次。

張小凡聞言眉頭一皺,沒想到幾年不見此女還記得自己。要是僅僅是關雯玥的話還不足為懼,關鍵是此女身邊的那個青年。

“雯玥,和這等人廢話什麼,我來出面,在這東域恐怕還沒有我皇甫楚雲請不到的人!”這時候關雯玥身邊的這個青年傳音說道。

“要是此人反抗怎麼辦,據說此人可是有不少幫手在,如此一來會給你添麻煩的。”關雯玥搖了搖頭,說道。

“麻煩?我皇甫楚雲要請一個築基修士還談什麼麻煩,要是此人不識趣,膽敢出口反抗,直接出手滅掉了,正好奪了他的體容火焰。”皇甫楚雲原本看上去溫和的地面容突現一股冷冽之色,不客氣地說道。

關雯玥看了看眼前的青年,雖然對方有些狂妄自大,不過對方的的戰力確實深不可測,雖然還未結成金丹。但絕大部分同階修士和他根本不在同一個層次上。

要說此人是東域築基修士中的第一人,恐怕還真是沒有多人有異議。

“咦!”皇甫楚雲忽然神色一動,目光在張小凡的方向看了一眼,臉上難得露出一抹驚訝之色。這個青年似乎有些不一般,竟感應到了自己的神識存在,甚至此人的神識強大並不在自己之下。

這一刻,皇甫楚雲臉上隱現一絲鄭重之色。

“怎麼了,皇甫兄,怎麼了?”一旁的關雯玥看出了皇甫楚雲的異常,隨即問道。

“此人恐怕已經看出了我們的意圖,他的神識強度不亞於我。”皇甫楚雲沉聲說道。

關雯玥眼中閃過一道異芒,一個普通的築基修士的神識竟然和這個青年一樣強大。實在讓她有些難以相信,同時她也對這張小凡的實力進步如此之快感到震驚,在這之前此子不過是煉氣修士,即便是爭奪的靈火的時候也是自己更勝一籌,沒想如今此子的實力到達了這般地步了。

關雯玥對皇甫楚雲可是瞭解的,他看上去性子溫和、溫文爾雅的,可這些不過是表面現象罷了,他可不是什麼大度之人,反而錙銖必較、陰狠毒辣、詭異善變。稍稍不合他意就會動手取人性命,可偏偏的修為戰力高的驚人。除此之外,就是此人顯赫的身世了,在幾百年前皇甫家族就有一個結丹後期的老祖,過了這麼多年誰知道這結丹後的老祖有沒有突破到元嬰境界。

而最近這皇甫楚雲她非常痴迷,她是知道皇甫家族的實力,家族中可是有不下三個結丹強者,甚至還有一個少有人知曉的元嬰老祖。

好在此子心高氣傲,不會對女子用強,以征服女子內心當做趣事,這倒是讓她放心了不少。關雯玥猜測,現在這皇甫楚雲看上神色如常,恐怕心裡已經已對這張小凡起了殺心。

畢竟此子一向是心胸狹隘,心高氣傲的,一向對自己堪比結丹修士的神識而自傲,怎麼可能容忍同階修士中有和她相差不多的存在。

不過她對這張小凡可沒有什麼同情之心。

“這位道友實力雄厚,在同階之中也是佼佼者,要是有興趣的話可以加入我們古陽宗,我可以舉薦你成為古陽宗的長老。”皇甫楚雲微笑著說道,看上去是誠意滿滿。

張小凡在心中冷笑道,恐怕到了古陽總的話就是另外一番場景了。雖然他沒聽過這古陽宗,可單憑人的神識強度就不能讓他小覷,當然了,他也絲毫不懼。自信以自己的手段,即便是結丹修士也不一定能夠對他造成威脅。

張小凡這個時候還正在考慮,要不要主動出擊打發掉這些人。畢竟此人看起來還是有些棘手的,這些人要是同時出手圍攻的話也是個不小地麻煩。

“不好意思閣下的心意在下心領了,只是我這人性格粗糙,閒雲野鶴慣了,恐怕要駁了道友的好意了。”張小凡淡淡的說道。

皇甫楚雲一聽這話,臉色頓時一沉,眼中閃過一絲殺意。

“既然如此,那我給你兩個選擇,一是加入我們古陽宗,做我們古陽宗的長老,從此聽命於我;二是我來出手,在這裡動手讓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陽。”皇甫楚雲那溫文爾雅的臉上透出了幾分凶煞之氣,森然地說道。

“聽你的命令,你難道是猴子請的救兵不成?”張小凡一聽這話,微微一愣,但隨後疑惑地重新打量了男子一眼。

“皇甫公子可是古陽宗六皇甫天鬥前輩的嫡系嫡系子孫,道友就此歸順地話,並不會辱沒了身份,而且以道友地修為,肯定會在古陽宗得到重用的。”一旁關雯族在一旁開口道。

看著這兩人一唱一和的,張小凡頓時無語,古陽宗那又如何,就能一言不合決定別人的生死不成。

要是一些東域的宗門修士或者是是一些大的家族實力的話聽到這話肯給會不願意得罪此人,這也助長了這皇甫楚雲的囂張氣焰。

對於他來說,他特別享受看到陌生修士聽到自己身份後地那誠惶誠恐的樣子,在他看來用皇甫家族的名聲去震懾其他人有何不可。

畢竟勢力也是個人實力地一部分。

可是這皇甫楚雲這種來自上位者的高傲自大之意只僅僅持續了片刻就被張小凡的話給打斷了。

“原來是古陽宗的少主到了,在下真是失敬失敬,只是不過在下並沒有加入貴宗的意思,也不想看不到明天的太陽。相反,不如在場的人都把你們的身價性命都交給我可好?”張小凡用對方的語氣說道。

以這二人來勢洶洶地樣子,他便知道今日之事無法善了了。而且一開始,張小凡就從這皇甫楚雲的身上感到了一絲頗為隱匿的殺氣,恐怕即便是真答應歸順了對方,恐怕此人也會找機會殺了自己。

既然如此橫豎都是要自己命,張小凡就直接撕破了臉,不服就幹。別人懼怕古陽宗的龐大勢力,他才不懼。

“好,很好,非常好,已經很久沒有人這樣敢這樣和我說話了,既然如此那就去死吧!”

皇甫楚雲怒極反笑起來,盯著張小凡連吐出幾個好字來,眼中寒芒俞盛,殺機盡現。就在此人話音還未落地的時候,一道銀芒便是激射而來。

這道銀忙瞬間爆射而出之後,隨後“嗖”的一聲,不見了蹤影。

這種突然襲擊張小凡已經經歷了太多了,他臉上殺意一閃,掐指一動,按照秘法催動真煞化甲之術,隨即無數的淡金色的煞氣從身體周身爆湧而出,頃刻間的功夫這些煞氣便是凝聚出了一件金色的甲冑,這件金色的甲冑樣式有些類似於古代的明光鎧,表面十分普通,並沒有什麼複雜的符文圖案,可此物的防禦力著實不可小覷。

對此張小凡依舊不放心,祭出了落金砂附著在自己身上的要害部位。

下一刻,這道消失的銀芒忽然出現在了張小凡身前,激射到了靈力護罩之上,發出了清脆的聲響。接著又直那煞氣所凝聚而成的甲冑身上。

一陣砰砰作響之後,一股巨力從身前傳來,張小凡神色微微一變後,整個飛被擊飛出去十幾步之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