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生活 > 鎮國戰神 > 第二百五十章 事情解決

第二百五十章 事情解決

作品:鎮國戰神 作者:一萬年太少 分類:都市生活 字數:2049 更新時間:21-04-02 11:20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鎮國戰神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於偉看著眼前已經徹底瘋亂的異族人,嘖嘖兩聲。

“於哥,這人的承受能力也不行啊,你說他厲害,究竟厲害到哪種地步呀?”

於爭被於偉的話給逗笑,看著他的胸膛之處,毫無印記的樣子,將他拉到了身後,望向異族人。

“所以,現在你還要再繼續跟我們對手嗎?”

此刻的異族人,再也無話跟於爭說。

他怎麼對手?

一個能解毒,一個能吸收毒,他就算拼死也打不過這兩個人呀。

轉頭看向吳量,衝他搖搖頭,“對不起,這我實在是無能為力,無法幫助你了。”

異族人說完就想離開,於爭直接攔在他的跟前。

“來都來了,哪還有走的道理呢?”

被於爭給攔住,異族人嚇的後退。

“你,你想幹什麼!你雖然能解毒,但是我們異族人可不是隻有一位。但凡我死了,我的夥伴們能立即知道我死在哪裡,會向你尋仇的。”

“那又如何呢?”於爭笑著,慢悠悠的走到異族人的跟前,“來多少我殺多少,像你們這種敗類,本就不應該活著。”

被於爭那樣的眼神徹底的給嚇到了,異族人眼神中帶的恐懼。

他仗著手中的劇毒,耀武揚威,橫行整個西域。

可現在有一人能將他徹底的制止住,把高高在上的他,一下子拉入了泥潭。

無論怎樣都無法讓他接受。

“你真要趕盡殺絕?”

於爭根本沒理會異族人的話,直接一拳打在他的脖頸之處。

另一隻手,迅速的拉扯下他披著的黑袍。

一瞬間,那異族人暴露在空氣當中,他毫無反擊能力,只能伸手遮住陽光。

可那些暴露在光亮之處的面板,逐漸的腐爛,猶如被蚊蟲叮咬一樣,頓時出現紅疹子,逐漸的流露出鮮血。

整個人痛苦的趴在地上,瘋狂的掙扎。

那模樣,嚇得圍觀群眾們倒退一大步。

他實在是過於恐怖,平民百姓的他們,從未接觸過這樣的事情。

於爭靜靜的看著那異族人最終被光侵蝕的只剩下一具殘骸,隨後目光看向吳量。

“你還有時間,若是你能將與這異族人的關係說得一清二楚,我能饒你一命。”

見識了異族人如何痛苦死亡的樣子,吳量擔心於爭會用對付異族人的招數對付自己。

他可不想死的如此屈辱,頓時嚇得屁股尿流,直接癱軟跪在於爭的面前,痛哭流涕。

“我說,我都說,求你救救我吧!”

吳量猛然口吐鮮血,感受到身體的不對勁,伸手想要去拉入於爭的褲腳,卻被於爭躲了過去。

“我需要知道一些有用的訊息,你若不說,也就只有等死的命了。”

吳量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了,不允許他再這麼磨嘰下去了,立即開口。

“我也是偶然與這異族人有關係的,我手上有需要他們的毒,而他們則是能幫我在管事處立足。”

說到這裡,吳量看了一眼趙聰,“之所以他被汙衊陷害,也是因為那個人在背後幫我,所以我現在才可以成為管理者,統一管事處。”

慌亂著急的說完這些話,吳量再一次的口吐鮮血。

這一次吐出的血,卻帶著黑色,他頓時慌了,求救般的目光望向於爭。

“你想知道的,我都已經告訴你了!求你,求你救救我吧,我不想死,你讓我幹什麼都可以,只要你能救我一命。”

看著那委屈求全,向自己求饒的吳量,於爭冷哼一聲。

“像你這樣的人,死有餘辜。”

吳量的眼神瞪大,充滿了不可置信。

直至生命的最後一刻,仍瞪大了眼,看於爭的眼神中帶著不甘。

所有事情都解決了,於爭轉頭看著圍觀的那些人。

“各位,事情的原委你們都一清二楚了,現在管事處的管理者是誰,你們心中明白嗎?”

那些人不僅僅是礙於於爭的威力,更是清楚的知道有趙聰當他們的管理者,他們的生活能好過一點,所有人紛紛吶喊著趙聰的名字。

“趙聰,你為自己洗刷冤屈了,這些人也是真心實意的擁護你。所以你願意重新當這管事處的管理者嗎?”

趙聰看著那麼多人殷切的目光,在這個時候猶豫了。

他只不過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而已,當這個管理者需要有手段。

他是有頭腦,可能力根本不足,無法支撐著他坐在這個位置上。

趙聰眼神中帶著抱歉,“我很想帶領大家,帶領西域走向更好的未來。可是我並沒有那麼大的能力,我這個人,根本不足以支撐我坐在這個位置上。”

那些人聽見趙聰的話,意識到他的決定,人群當中有人吶喊。

“不,你很好,起碼有你在的時候,我們不會餓到。”

“對,有你在的時候,我時常能受到救濟的糧食,不至於讓我餓死在街頭。”

“你很好,如果當初不是你,我家的孩子也不會現在生活得好好的。”

說話那人,想起那天半夜下著大雨,趙聰揹著他自家的孩子,找醫生的場面,至今還讓他動容。

像這樣一位樂善好施的人,當他們的管理者,他們還有何不滿足?

於爭走到趙聰的跟前,輕拍他的肩膀,“你看,所有人都支援你,你確定不再好好考慮考慮嗎?”

面對著於爭的目光,趙聰低下頭。

他很想當這個管理者,但他沒有能力,他怕再一次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若那是於爭沒能到來,他是不是隻有死路一條了?

見趙聰始終猶豫著,於爭望了一眼於偉。

收到於爭眼神的於偉,立即走上前去,笑著摟過趙聰的肩膀。

“兄弟,人生那麼多美好事情,別那麼喪氣行不行?大不了你文我武,我留在你身邊。”

趙聰猛然抬頭看著於偉,眼神中充滿不可置信。

“你說什麼?你留在我身邊?”

於偉剛才的能力他見識過了,雖說並沒有對敵人造成傷害,可他那一副身體就已經是最好的武器了。

趙聰的視線放在於爭人身上,見他衝自己點頭。

眼見趙聰還要說什麼,於偉笑了笑,“別勸我,這是我自己的意願,跟於哥可沒有任何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