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幻想奇緣 > 魔尊重生後只想鹹魚 > 第302章 魔‘神’

第302章 魔‘神’

作品:魔尊重生後只想鹹魚 作者:逐一2019 分類:幻想奇緣 字數:2461 更新時間:21-10-13 15:17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魔尊重生後只想鹹魚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爾等見到神明,為何不跪!”

雷霆聲音響起,猶如自四面八方在魚神廟裡傳蕩而來,震的懷玉的耳膜一陣刺痛,胸口氣血翻騰。

洞淵揮手在懷玉頭頂一抹,她才舒服一些。

玄桐臉色慘白,失聲道:“這是...神鳴!”

風宏、風盈的身子不受控制的變得僵硬,塗穹也是一臉驚惶。

端吳的聲音越來越大,似驚雷般響徹天空。

“安敢不跪!”

風宏、風盈、塗穹、玄桐竟無法自控的伏倒在地。

懷玉感覺自己的雙腿似千斤般沉重,剛要跪下,洞淵一把拖住她的肩肘,運起九霄神訣,他額間天通眼勁射出道道金芒,直插雲間,打在端吳巨大的神體之上。

幾道強閃耀眼飄過,玄桐等人終於站起身子。

懷玉感覺自己的身子一陣陣的發軟,五臟都在銳疼,一股腥熱自胸口湧上喉頭,定是適才的威壓讓她早已衰弱的身子受了很重的內傷。

她用力壓下這口淤血,如今大敵當前,絕不可讓眾人為她分心。

大家抬首再看端吳,哪還有什麼寶相莊嚴的神尊和七彩霞光的瑞祥,只有黑壓壓的遮天網漫天籠罩在上空。

“這是怎麼回事?”塗穹驚呼著。

洞淵臉色凝重,“端吳並未晉升上神,剛才是他用魔功變出來的幻象!”

塗穹微微送了口氣,“還好這老賊沒有晉上神,否則我們連一斗的機會都沒有!”

“哈哈——”一陣令人膽寒發豎的笑聲由遠及近。

半空中顯現一個穿著黑衣斗篷的身影,此人身形矮小佝僂,身側有無數的黑色光碎,如眾星捧月般環繞著他。

洞淵眼底閃過一道寒光,指向這道身影,“他才是端吳的真身!”

黑衣人頭頂的斗篷慢慢滑下,露出了一張極為醜陋的面容,整張臉上像是斷裂未愈的傷疤,縱橫錯錯,似被刀子割開狠攪過一般,那深陷的眼窩處,隱藏一雙灰褐色的眼珠,散發著濃郁的妖光,在遮天網的對映下,顯得極為陰森可怖。

風盈被嚇的劇烈哆嗦,聲音俱是哭音,“老族長,我們現在怎麼辦啊?”

風宏緊縮眉頭,一聲不吭,只是雙目怒瞪著端吳。

洞淵眸色愈加幽暗,周身的護體罡氣已經提升至最強。

塗穹側眉厭惡道:“呸!這隻惡蛟龍竟然長這麼噁心難看!”

懷玉眉間一挑,介面道:“塗穹,你知道這條老蛟為什麼要幻化出剛才那威武神聖的神尊模樣嗎?”

“為什麼呀?”

懷玉冷笑一聲,“我之前也不知道,不過如今看到他的真容後,終於明白了,這惡蛟生來畸形,相貌又醜陋,所以他連做夢都想成為俊美端莊、受萬人敬仰的神尊!可是他當不上,便變幻出一個假的出來!”

玄桐嗤笑道:“哦——師傅一說我就明白了,!這世間生靈果然是缺什麼,就越是想要在人前炫耀什麼!真是可笑!哈哈——”

幾人調笑間,早已暗中把靈力佈滿周身,懷玉身側也環繞了一圈靈符。

端吳在半空中陰冷的望著眾人,他的瞳孔微縮,最後把目光放在懷玉身上。

“你這個卑賤的尸解仙,命不久矣,竟敢在本尊面前放肆,本尊若不是看神農草被你成功所取,早就殺了你!”

懷玉心中一驚,端吳知道神農草在自己手中。

端吳接著道:“爾等以為本尊不知道你們進入風玄的法身嗎?其實你們一入魚神廟,本尊便對你們的行蹤瞭如指掌,實話告訴你,風玄那老東西殘留的神識將僅剩的一株神農草的靈根藏起,本尊若不是要利用你們將神農草取出,你們早已死過千次萬次了!”

懷玉與洞淵對視一眼,原來一進魚神廟,他們就被端吳盯上了。

塗穹喊道:“可惡,你竟然利用我們!你當年不過是我爹手下的一隻狗而已!”

端吳輕蔑的望了他一眼,“哼,難怪有魔煞針,原來你是千盛的兒子,我告訴你,別說你,即使千盛今日在這裡,他都不是我對手!”

塗穹:“你——”

玄桐眼珠轉了轉,按住塗穹,義正言辭道:“端吳,你不是早已投靠了天帝?”

端吳掃了他一眼,“那又如何?”

玄桐道:“我便是天帝的四皇子玄桐,你今日敢攔我,難道不怕我父君嗎?”

端吳揚起頭道:“我已鎖神成功,只要取了神農草便可升級上神,到時候天帝能奈我如何?哈哈!”

懷玉眉目冷轉,沉聲道:“端吳,你不過是想要神農草,如今神農草的靈識與我相聯,我若不給你,你就算強行取草,神農草也會化掉。你若放了其他人離開,我便將神農草給你!”

洞淵臉色一變,“懷玉!你說什麼——”

端吳奸笑道:“憑你,也敢與我講條件,你不心甘情願又如何,我只要將你魂魄吞下,你的靈識便會匯入我體內,到時候神農草就是我的!”

“去你大爺的!”塗穹揮去一掌,猛攻端吳,強烈的掌風連端吳衣角都沒有碰到,便在他面前消失殆盡。

洞淵、玄桐、懷玉聯手攻向端吳,法力也似石沉大海般,毫無效果。

端吳眼中充滿了鄙視和輕慢,他倏而雙手一提,霎時之間,無數黑色的碎片從端吳的周身散發而出,混合在半空之中,聚合成無盡的黑炎,黑炎如落雨向著眾人刺去。

洞淵、塗穹、玄桐同時運起靈力,擋在眾人身前,可沒想到,那些黑炎似萬鈞之所壓,瞬間將眾人震飛。

半空中的懷玉眼前發花,胸口久壓的淤血,一口噴出。

“懷玉——”

洞淵疾呼一聲,在空接住懷玉。

眾人被震的七葷八素,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內傷!

漫天的黑炎再次向眾人襲來。

懷玉臉色泛白,臟腑似翻江倒海般絞痛,她疾呼:“大家把靈力給我!”

洞淵等人毫不猶豫將靈力輸入懷玉的靈海處。

懷玉雙手輪轉,勉力祭出符陣之盾。

四道紫色光牆頃刻間將眾人保護在中間。

“咚——”一聲聲巨響震耳欲聾。

饒是這道符陣之盾是集幾人之靈力所鑄造,黑炎打在光牆上,依舊將光牆打的忽明忽暗,搖搖欲墜。

懷玉:“符陣之盾堅持不了多長時間,大家儘快調息,想對策!”

玄桐一邊調息,一邊焦急道:“師傅,端吳已是半神之體,一般法力根本傷不了他,就算再來十個咱們也不是對手,怎麼辦?難道要坐以待斃嗎?”

塗穹抹去唇間鮮血,“當然不能等死啊!”

洞淵的臉色發青,顯然也傷了真氣,他沒有言語,與懷玉借用金色石環和白色石環的力量最快書的的恢復兩人靈力。如果沒有辦法,儘快恢復實力是唯一的辦法。

風宏滿眼絕望,“唉,不等死又有什麼辦法!難道我人魚族真的該命喪於此!”

風盈在一旁已然淚如雨下。

懷玉鎖骨上白色石環內雙色火焰燃起的鎏光不斷輪轉全身,靈力在飛快的恢復,周身臟腑雖然劇痛不已,但是靈臺之處卻從未如此澄明通透。

她掃了一眼不遠處,瞳孔亮如星辰,“大家不要慌,我有一個辦法,還可一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