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三國:開局截胡了大耳賊 > 第487章 奮威將軍周泰

第487章 奮威將軍周泰

作品:三國:開局截胡了大耳賊 作者:大琨翼 分類:歷史軍事 字數:2113 更新時間:21-04-02 11:21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三國:開局截胡了大耳賊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看清了周泰的旗號。

孫權忍不住驚恐的嘶吼道:“不是說劉磐還有五天才能達到嗎?怎麼會來的這麼快?”

他身邊的眾人面面相覷。

無人能回答孫權的問題。

按照常理來說。

劉磐的大軍至少也需要八天才能趕到南海。

現在時間僅僅過去了三天。

他怎麼就來了呢?

孫權低估了士燮的智商。

更低估了劉磐的智商。

劉磐從來都不是一個按照常理出牌的人。

他怎麼會給孫權長達八天的準備時間呢?

於是周泰就帶著五千破軍霸王騎離開了大部隊。

晝夜兼行而來。

破軍霸王騎是劉磐的四支精銳之一。

哦。

算上鐵鷹銳士的話。

現在已經是五支精銳了。

其中的破軍霸王騎是騎兵中的典範。

結合輕騎兵與重騎兵的特性於一身。

既能衝陣破敵。

又能千里奔襲。

座下的白義良馬又都是百裡挑一的好馬。

耐力極強。

速度也不慢。

在周泰帶領下。

五千破軍霸王騎在路上狂奔了三天。

終於提前趕到了。

進入交州地面之後。

周泰下令讓將士們下馬休息。

以便消除疲勞。

誰知道剛剛休息了三個多小時。

就聽到喊殺聲傳來。

周泰連忙策馬奔上附近的高地一看。

差點沒笑出聲來。

士燮和孫權狗咬狗打起來了!

而且令周泰感到意外的是。

佔據上風的居然不是之前勢如破竹的孫權。

反而是戰鬥力孱弱的交州軍!

周泰再一仔細觀察。

發現孫權部下的將士超過一半的人綿軟無力。

只能勉強跟著大部隊撤退。

連揮刀的力氣都沒有!

這是怎麼回事?

就在他疑惑之際。

忽然聽到了在後面追趕計程車壹、士武兩兄弟囂張的喊叫了起來:

“孫權小兒!喝了南海郡的水,中毒的滋味不好受吧?俺們勸你還是乖乖下馬投降吧!”

跟隨劉磐這麼多年。

耳濡目染之下週泰也學會了不少兵法。

腦瓜子也比之前靈活了很多。

稍微一琢磨。

他就琢磨過味兒來了。

怕是士燮使了什麼陰謀詭計。

在水中投毒,導致孫權部下將士們失去了力氣!

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之後。

周泰又裂開大嘴笑了起來。

送上門來的肥肉不吃白不吃!

幹一票再說!

從高地上策馬奔下來。

周泰下嚴令禁止破軍霸王騎精銳們喝水囊中的水。

原道突襲而來。

自然是輕裝上陣。

下馬休息的時候大家都把帶來的水喝的差不多了。

現在水囊裡裝的都是南海郡河流中的清水。

搞不好就是有毒的!

那是絕對不能喝的。

而且周泰還打算用這些水。

陰孫權一把呢。

馬蹄錚錚。

周泰帶著部隊從藏身之處殺了出來。

他的目標居然不是孫權。

而是士壹、士武兩兄弟!

周泰手中大刀上下飛舞。

輕易就砍翻了好幾個交州士兵。

這是什麼操作?

周泰的舉動令孫權和士壹、士武兩兄弟同時納悶了起來。

他不是應該刀鋒對準孫權的嗎?

怎麼一出手反而朝著士壹、士武的部隊砍過去了?

雷鳴般的吼聲自周泰的口中發出:

“你們士家欺人太甚!竟敢拒絕我家大王的聯盟好意!俺今天就狠狠的教訓你們一頓!”

周泰氣憤填膺的大吼聲總算是為孫權解了惑。

原來這個鐵憨憨是在責怪士燮拒絕與劉磐聯盟之事而發怒啊!

難怪他不來砍自己,反而奔著對面去了呢!

早就聽說典韋、周泰是劉磐的貼身武將。

對劉磐死心塌地。

容不得旁人說劉磐的半句不是。

現在看來果然如此!

周泰生猛的砍翻了幾名交州軍。

直接突入到了交州軍之中。

一杆大刀就像是索命的閻王貼。

在交州軍叢中大殺四方!

以敵人之血驕傲的宣佈著:

我要打十個!

跟隨在他身邊的五千名破軍霸王騎亦是兇猛難當。

藉著戰馬衝刺時帶起來的衝擊力。

一杆杆龍槍迅猛的刺出。

帶出一朵朵飄散的血花。

交州軍士兵們何時見過如此兇猛的精銳?

抵擋那是萬萬不能的。

能保證自己不被殺死就算是萬幸了!

由於周泰來的很突然。

切入交州軍的方位又選擇的很好。

一陣衝殺之後。

戰鬥力不高的交州軍根本擋不住周泰的率部衝擊。

很快就暴露出了兩員主將之一士武的位置。

周泰並不知道他是士燮的弟弟。

以為他只是士燮麾下的一員武將呢。

二話不說揮刀就砍!

士武的名字裡雖然有一個“武”字。

實際上武力值低下的很。

甚至連戰鬥力為65點的普通麒麟軍都不如。

直接就被周泰一刀劈成了兩段兒。

可憐巴件的慘死當場!

士壹被嚇破了膽。

一點為弟弟報仇的意思都沒有。

調轉馬頭拼命的揮動馬鞭。

鬼似的向著來時的路跑了回去。

兄弟啊!

別怪你二哥不講義氣。

實在是周泰這尊殺神太猛了啊!

你就委屈委屈。

自己一個人去陰曹地府逛逛吧。

二哥就不陪你了!

士壹這一跑。

四萬多交州軍立刻就亂了陣型。

像是一群沒頭的蒼蠅一樣到處亂撞。

更有不少人扔下了武器。

追著士壹方向一起逃跑了!

“丟掉所有負重!追!”

殺紅了眼的周泰不管不顧的下達了追殺了命令。

五千破軍霸王騎精銳立刻丟掉了水囊和糧食袋。

跟著周泰怕馬追了上去。

一副和交州軍不死不休的架勢!

誰讓他們膽敢怠慢我家大王呢?

就該死!

追與逃的形勢逆轉。

士壹變成了玩兒命逃跑的一方。

周泰則是變成了窮追不捨的一方。

原本被追著尾巴逃竄的孫權。

現在反倒成為局外人了!

孫權目瞪口呆的看著雙方漸行漸遠。

後怕的道:“多虧了周泰這個愣頭青啊!要不然今天怕是要凶多吉少了!”

沒有了威脅。

心態自然就放鬆了下來。

孫權部下的將士們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水!有水!”

不知是誰發現了地上週泰所部拋棄的水囊。

視若珍寶一樣撿了起來。

牢牢地抱在了懷裡。

士壹之前曾經說過。

南海郡內的水源幾乎都已經被下了毒。

也就是說他們要喝水的話。

就必須要到南海郡之外的地方去取水才行。

可是整個交州只有南海郡是孫權的地盤。

其他地方仍被士燮握在手中。

讓他們去哪裡取水啊?

周泰丟下的這些水囊。

自然就成了他們唯一的救命稻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