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生活 > 傳道受業解惑 > 第111章 極端

第111章 極端

作品:傳道受業解惑 作者:百分之二十九 分類:都市生活 字數:2007 更新時間:21-02-23 07:30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傳道受業解惑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很多家長根本不會家庭教育,他們是憑藉著自己的本能在家裡教育孩子,所以很多做法都是錯誤的。

有了這封信,在道德上,霍老師和學校就能拿回很多分。學校需要明確,這是王澤媽媽和霍老師之間的問題,跟她宋金花丁點的關係都沒有。

放學了,宋金花直接找到青辰,她等了一天都沒等到學校再和她溝通,她有點心急了,不就是花錢就解決的問題嘛,你一個破學校這麼袒護老師有必要嘛。

青辰根本不想見她,現在被宋金花攔住了,一種發自肺腑的厭惡油然而生。

“您有什麼事?”

“青老師,你們學校的辦事效率也太慢了,怎麼還沒解決老師打人的事?”

宋金花的聲音不小,很快就吸引了附近接孩子放學的其他家長的注意力。

青辰倒是不怕她說,反正事情已經發生了,與其遮遮掩掩,不如大方地露出來。

“我就是個普通老師,這件事我不知情。”

說完,青辰轉身就要走。

宋金花直接就拉住了青辰,還用更大的聲音喊道:“大家都來看啊,這個學校的老師打人了,他們還包庇打人的老師,還有沒有天理了!”

青辰很淡定,一手把班牌放好,另一手直接掏出手機連按了五次開機鍵,報警電話瞬間打了出去。

這是張豔秋跟派出所的民警同志溝通之後教給青辰的方法,只要宋金花敢在學校門口鬧事,民警就能以涉嫌尋釁滋事為理由依法對宋金花進行拘留。

然而青辰也不是法盲,光靠宋金花拉住自己還想鬧事是造不成尋釁滋事的。

於是,他趁著宋金花拉住自己,趕緊往學校跑。

宋金花本能地死命地拽住青辰,青辰對著電話就大聲喊道:“我要報警,有人在閃耀小學門口鬧事,她現在拉著我要打我!哎呦!”

還真別說,宋金花的力氣很大,青辰幾下都沒拽動,既然拽不動,索性不拽了,他直接腳下一滑,摔倒到了地上。

這下還真是不得了,宋金花正使勁拽著青辰,還忘情似的大聲喊老師打學生。沒想到青辰摔倒的力氣太大了,她一個趔趄,然後另一隻手猛地就扇了青辰一耳光。

青辰懵了,他怎麼都沒想到宋金花會打人。好在理智尚在,他對著報警電話就喊:“警察同志,那個人她真的打人了,您快點來啊!”

掛了電話,青辰也是豁出去了,站起身就大聲道:“你打人!別走!”

身為一個歷經無數次風雨的無賴,宋金花還是慌了,但她此時此刻必須強裝鎮定。於是,她轉身對著家長們繼續控訴學校老師打人。

青辰也不是傻子,對這種人,他深惡痛絕。本著只要逮著機會就要好好處罰這樣的人,他站起身,一句話不說,直接進了學校,然後開始爬樓。

很快,青辰就出現在了學校樓頂。

一般情況下,小學的樓頂是沒有人上去的,而且防護都比較嚴密,該鎖的鎖,該封的封。青辰也是偶然發現學校的樓頂有一個窗戶的護欄鬆動了,這才越過護欄來到了樓頂的邊上。

閃耀小學的教學樓可是有六層,足有二十米高,他雖然沒有恐高症,但是他知道,只要自己幹出點極端的行為,宋金花就玩完了。

這也是剛才張豔秋隨口開玩笑說的,被青辰剛剛突然想起來了。

他小心地坐在樓頂的邊緣,他不敢站著,二十米不算高,但也是能摔死人的,自己要是站著,萬一腿抖了,真摔下去可就樂子大了。

宋金花一看青辰跑了,心中大定,繼續控訴著學校。

然而很快就有人發現了做出跳樓姿態的青辰,家長們驚慌地指著樓頂上的青辰,就連宋金花都傻了。

宋金花身為資深無賴,她對法律也是有研究的,要不然怎麼能屢次在法律邊緣遊刃有餘。

她剛才無意打了青辰一巴掌,如果有心人造勢,就能認定為隨意毆打他人,她現在堵著校門,差不多就是破壞社會秩序了,這種情況頂多就拘留她些日子,到時候一出來還是一條“好漢”。

可現在不行了,青辰要自殺,無論放在哪,跳樓這種事都是會造成極其嚴重的社會影響,只要青辰跳下來,她百分之百要坐牢,三年打底。

隨後民警就到了,說實話,這一系列過程也就十來分鐘,民警到的速度已經算是很快的了。

來的兩個民警還是昨天來的那兩個民警,其中就有老熟人黃旭東,一見青辰要跳樓,頓時就是一身冷汗,推開人群就往樓頂跑。

比民警早到的是鄭薇盈,她一直在勸青辰不要衝動。

但是青辰不敢答話,他只是默默地坐著。

民警上來之後,黃旭東開始勸青辰,另一個民警開始疏散無關人員。

青辰扭過頭,對黃旭東說:“警察同志,我有話要說,只要鄭校長留下,其他人都不能在樓頂,包括所有警察。”

黃旭東想也沒想,立刻就答應了,鄭薇盈也是經歷過各種風浪的人了,還能保持鎮定,讓身邊的行政領導帶著其他老師趕緊離開。

樓下聚集的人越來越多了,很快又有好幾輛警察開來了,開始疏散人群。

見所有人都走了,青辰鬆了一口氣,他現在有點習慣現在的高度了,他對著樓下,說:“鄭校長,那個,我說實話,您別生氣行嗎?”

鄭薇盈當了十多年校長了,風風雨雨經歷的也是不少,心思一轉就猜透了青辰的用意。

還沒等她說什麼,青辰繼續說道:“我查過刑法,如果我自殺了,那個家長一定會坐牢。但是我現在只是擺個樣子,這樣怎麼著也不會好過。那個,我真不想跳下去,您慢慢朝我走過來,然後一下把我拽下來行不行?我也好有個臺階下。”

鄭薇盈翻了個白眼,反正民警都在樓裡,青辰說的話只有鄭薇盈能聽到,這附近還沒有攝像頭,所以鄭薇盈直接就答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