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抗戰之我每天一個簽到大禮包 > 第450章 一個漢奸都不留!

第450章 一個漢奸都不留!

作品:抗戰之我每天一個簽到大禮包 作者:痴冬書亦 分類:歷史軍事 字數:2057 更新時間:21-02-23 09:11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抗戰之我每天一個簽到大禮包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你的良心大大滴壞了,竟然敢在我們櫻花組內安插內線?”

赤坂大佐很憤怒,顯然他是認為沈世昌在櫻花組的內部安插了內線。

沈世昌連忙解釋道:“不,不,赤坂大佐,這份情報不是我從櫻花組得來的,而是自打教員與旗幟接頭後,從教員的手裡奪來的。”

“納尼?那教員呢?”赤坂大佐反問。

“抱歉,教員已經死了。我的人只拿到了這些情報。所以我才推斷出,那個旗幟,會不會就是小武田先生。是

並且我的手下發現了另外一件事,在小武田先生身邊的這個女人不會說日語,但卻可以說一口流利的漢語。

所以我認為,這個小武田先生,還有這個女人,都是假冒的。”

沈世昌將所有證據都擺了出來,但是赤坂大佐還是很難相信。

他自語道:“小武田先生是武田少將帶來的,難道武田少將會連自己的弟弟都認錯嗎?”

沈世昌連忙道:“如果地下黨有心安排,是有這種可能的。所以我才將這件事告訴您,免得帝國遭遇到更大的損失。”

“悠嘻,沈先生不愧是帝國的朋友。倘若我調查清楚了,的確如同沈先生猜測的那樣,帝國一定不會虧待你滴。”

赤坂大佐開了一張控投支票,但沈世昌卻已經很開心了。

兩個人正在握手,但不遠處的金海卻在蹙眉。

然而金海為什麼蹙眉?

有兩點。

第一點,金海沒有想到沈世昌是真正投靠了鬼子當了漢奸。

金海雖然也在替鬼子做事,但那卻是生活所迫。在佔領區,畢竟也要活著不是嗎?

所以金海也僅是做自己分內的事情。例如作為第一監獄的監獄長,他只看管著一個監獄即可。哪怕知道了什麼訊息,他也不會去告訴小鬼子的。

但是沈世昌卻沒有,他不僅幫著小鬼子做事,而且還殺了地下黨成員,他乃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漢奸。

而第二點,他是跟著齊大兵出城的。雖然他不知道齊大兵出城做什麼。但是他猜想齊大兵應該一定就在附近。

否則齊大兵出城做什麼?而且恰恰就在這個時候?

金海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辦,他此時已經知道了一切。但是他又不想知道。

他無所適從,卻不想也正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竟然出現在了他身後。

“金先生?你也在這裡,好巧啊?”

話音未落,金海、赤坂大佐,沈世昌等人盡數尋聲望去。只見一個身著黑色西裝,帶著禮帽的人不知何時出現在了,眾人的身後。

頭緩緩的抬起來,手裡拿著火柴將香菸點燃,不慌不忙的動作,令人看到此人的從容。

但是此時,赤坂大佐與沈世昌等人卻愣住了。

之後,沈世昌看向赤坂,一副你出賣我的樣子。

赤坂搖頭,意思是不是我通知他來的。這與我沒有關係。

“怎麼?剛才不還聊的很嗨嗎?怎麼現在都成啞巴了?”

齊大兵一邊走一邊道。

“不許動!”

長根第一個拔出手槍指著齊大兵的頭。其他的沈世昌的衛隊也都是一樣。

只是不想此時,齊大兵卻根本不在乎,而是一邊抽菸,一邊走向赤坂與沈世昌道:“讓我看看,你手裡的究竟是什麼?”

赤坂警覺的將手中的信封揣入自己的懷裡道:“小武田先生,這是最高機密,恕我不能交給你。”

“屁,只不過是我拍攝的一些照片而已。在昨天夜裡,有人自打我夫人那裡搶走了。倘若我沒有猜錯的話,昨天夜裡的人,是沈先生派去的吧?”

齊大兵面帶微笑,看向沈世昌。

沈世昌蹙眉,而此時赤坂則恍然大悟,質問沈世昌道:“八嘎,昨天襲擊牛口百惠小姐的竟然是你,然後你搶走了這些照片,來誣陷小武田先生?你滴良心大大滴壞了。”

“不,不我沒有。”沈世昌解釋。

然而此時,齊大兵卻又道:“沈先生,你就不要狡辯了,難道你能說的清楚,這些情報的來源?”

質問了沈世昌,齊大兵又質問赤坂道:“赤坂君,這些資料中是不是有我夫人的照片?難道你會愚蠢的認為,我在出賣情報給敵人,然後還要附帶上自己妻子的照片?”

“悠嘻,小武田君說的是,這個人一定是在破壞我們帝國的和諧,他滴良心,大大滴壞了。”赤坂大佐此時徹底明白了。

“不,不,不是這個樣子的,我的情報是從我的一個手下那裡得來的。他隱藏的身份就是地下黨,一直為帝國做事。教員的情報也是他調查出來的。

赤坂大佐,您難道忘了?抓捕教員的情報,不是我給你的嗎?”沈世昌解釋,赤坂又有些動搖了。因為抓捕地下黨教員的情報的確是沈世昌提供的。

不過此時,還沒等赤坂詢問。齊大兵卻冷笑道:“但是教員抓住了嗎?”

赤坂一想也對,沒準就是沈世昌拿一些小魚小蝦來騙自己。

赤坂又看向沈世昌。沈世昌額頭上都是汗水,心想:今天倘若自己不解釋清楚,恐怕小命都要沒了。

思考了片刻,他終於露出了勝利者的笑容道:“教員已經死了,是被我手下殺死的。他叫做馮清波,就在馮記鐘錶鋪,只要把他叫來問一下就知道了。”

“謝謝!”

齊大兵聽到此處,說了一聲謝謝,之後便是一支冰冷的槍口對準了沈世昌的腦袋。

“你,你?你要殺人滅口?”沈世昌驚呼道。

“不,你這種人渣,我早就想要殺你了。只是還是晚了一步。”

齊大兵有些懊悔,沒有第一時間殺了這個沈世昌,否則田懷中也不會死。

“放下槍?”長根用槍口指著齊大兵的腦袋。而與此同時赤坂等人也一樣拿出了槍。

一方面,沈世昌將自己的下線都說出來了,平添了幾分信任感。而另外一個方面,齊大兵的舉動有些令他生疑,所以他便也把槍拿出來了,對準齊大兵說道:“小武田先生,在事情沒有說清楚之前,我奉勸您,還是不要輕舉妄動的好!......”

PS:母親病了,醫院陪護,更新如有不及時,請兄弟們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