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遊戲競技 > 神秀之主 > 第892章 海龍(7000補)

第892章 海龍(7000補)

作品:神秀之主 作者:文抄公 分類:遊戲競技 字數:2072 更新時間:21-06-12 16:13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神秀之主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翌日。

“拜見前輩!”

姜元生一大早便來到憐星樓外,恭敬等候。

見到鍾神秀出來,立即行禮,只是不見那個侍女,眼中浮現出一絲疑惑。

“我那侍女昨夜太過操勞,今日有些疲憊,就讓她去休息了。”

鍾神秀擺手道:“你帶我走走逛逛便可。”

“遵命!”

姜元生想到秦為音那不算天姿國色,也是小家碧玉的相貌,不由心中一笑,感覺這位大聖突然變得親近了許多,在前方帶路。

……

“見過方道友!”

略微巡視一番之後,鍾神秀就見到一個黃袍人笑吟吟地等在前方,正是黃龍大聖。

黃龍士道:“今日老夫準備巡視萬島海域,道友何不一起?”

“故所願也!”

鍾神秀點點頭,吩咐姜元生一句,旋即就跟黃龍大聖來到島嶼之外。

“地罡應命,海龍招來!”

到了海洋之中,黃龍大聖就沒有多少顧忌,大聖級的法力盪漾,於虛空中勾勒出一道符籙。

咕嚕嚕!

大海之下,無數氣泡升騰、炸裂……映照出下方一團巨大的黑影。

那是一條奇異的‘海龍’,或者說……巨型蚯蚓一般的怪物。

它頭部是無數鋒利的牙齒,有著一層藍色的厚厚角質層,絲絲縷縷的鐵線蟲從它體內冒出,令它又宛若變成了一條百足蜈蚣。

鍾神秀一眼就認出來了,這是一種上位級妖魔,名為【巨噬海蟲】,可以隨意潛入深海,修士極難剿滅。

“此乃老夫的坐騎海龍,道友可一起乘坐出海。”

黃龍士落到【巨噬海蟲】的頭頂,發出邀請。

‘算了,你想叫它海龍就海龍吧……’

鍾神秀心裡腹誹一句,同樣落在海龍頭頂。

他望著這條怪物,又若有所思地望向黃龍士。

‘此人以黃龍大聖為號,顯然有其用意……’

這時一看,只覺黃龍士身上一塊塊鱗片浮現而出,背後有一條似蟲似虺的扭曲黑影。

‘這感覺,走的是旁門之路……並且,融合了大地譜系與海洋譜系兩家之長啊……’

鍾神秀心中一動。

單獨修行一種旁門經典,很容易就被源頭妖魔收割。

因此,真正有著傳承的旁門修士,大多采取一些手段進行預防,比如——同時修煉兩冊不同路線的典籍。

比如這個黃龍士,八成就是兼修了兩種典籍,並且將之融匯貫通,利用兩位不同派系的大凶級妖魔之間的矛盾,在弱小時候騰挪轉移,成為大聖之後再斬斷聯絡。

‘而不同譜系的大凶級妖魔之間,的確不會給什麼面子……那些大凶,早已半瘋甚至全瘋了……’

‘若修煉同一譜系的兩部典籍,說不定就沒有此種便利,會被聯手收割……或者……引動更上一級的存在,比如【天姥】?’

鍾神秀心中各種念頭紛至沓來,卻依舊與黃龍大聖有說有笑,進入深海。

黃龍大聖並不知道,自己的底細,已經快被這位方大聖給看光了,臉上笑容充滿:“這萬島海域之中,也不知潛藏了幾頭大凶妖魔,老夫也是力不從心啊……有道友來,真是太好了。”

“我倒是想弄個一勞永逸的法子。”鍾神秀隨口說了句。

兩位大聖一邊交流修煉經驗,一邊觀察著四方海面。

沒有多久,黃龍大聖就被鍾神秀對各門經典的造詣感到心驚:‘此人……似乎博採百家之長,居然還能融會貫通,沒有瘋掉,當真天資橫溢,令人心驚肉跳啊……’

……

恍惚之間,七日轉瞬而過。

這一日,鍾神秀正在侃侃而談:“若論道行提升之速,恐怕天下間任何典籍,都無法與【太始真經】相比……”

“太始道祖道化,所傳法門已經盡皆變得無比危險,不過,道化與道行提升,實際上只相差一線,宛若一體兩面,若真能壓制【太始真經】的道化,的確會是此界第一修行法門,數年成就大聖都不是沒有希望。”

黃龍大聖贊同道。

‘妥了!’

鍾神秀見此,卻是暗中下了論斷:‘經過這段時日觀察,這位黃龍大聖狀態不佳,距離道化恐怕只差一步……而看他對【太始真經】都有如此研究,肯定是早就揣摩過類似速成的法門,這是準備催生一位大聖來接替自己麼?’

‘再結合最近大周王朝在瘋狂搜集海洋靈性之物……有一個準備突破大聖的九境,想要藉助一些涉及海洋的危險法門突破麼?’

表面上,他卻不動聲色:“又看到一處島嶼了,此處部落之民,似乎信仰‘海洋之父’,不知是哪位大凶級妖魔的化身……”

“這個,老夫還真不清楚。”

黃龍大聖搖頭道:“大凶級妖魔都有接受信仰,傳遞力量的能力……而土著的這種信仰,往往摻雜著諸多謬誤,不成體系……”

“比如海洋之父、風暴之母等等大眾化的詞彙……甚至因為各地神祇形象、祭祀手法的不同,指向數個不同的海洋譜系之大凶。”

鍾神秀若有所思地點頭。

論大凶級妖魔的不同形象,乃至在各地的隱秘信仰、各種宗教團體……那簡直可以寫一部巨厚的著作,還未必能解釋清楚。

此時,海龍路過一處海島,可以看到懸崖之上,有不少土著食人族正在進行血腥的祭祀。

當他們看到海面之上的海龍,以及兩人之後,竟然不退反進,發出驚喜的歡呼聲,將一個個敵對部落的活人祭品推下懸崖。

絲絲血液流淌而出,將附近海域都染成了淡紅。

而黃龍大聖座下的那條海龍,還真的有些忍受不住,絲絲縷縷的觸鬚不斷掙扎,想要衝過去享受血食的樣子。

“小寵尚缺調教,讓道友看笑話了。”

黃龍大聖略微一跺腳,身後那扭曲的黑影發出一聲長鳴。

海龍立即變得安靜下來。

“我自然是不怪的,不過……此地真正的主人見不見怪,我就不知道了……”

鍾神秀望著深海,突然開口,說出讓黃龍大聖都大吃一驚的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