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奇幻 > 孫猴子是我師弟 > 第1150章 好鄰居,金肆(第三更,求月票求訂閱)

第1150章 好鄰居,金肆(第三更,求月票求訂閱)

作品:孫猴子是我師弟 作者:漢寶 分類:玄幻奇幻 字數:2135 更新時間:21-06-08 16:48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孫猴子是我師弟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物理。”班納不耐煩的回答道。

他在考慮,怎麼把金肆趕走。

“說起研究,我也有個研究經歷。”

班納詫異的看著金肆,難道自己看走眼了。

這個看起來像是惡棍的傢伙,也和自己一樣,是個隱姓埋名的科學家?

“你研究什麼?”

“生物遺傳學,主攻人類遺傳學。”

“嗯?你的研究方向是?”

“比如說雙性在交pei的時候的姿勢。”

班納差點就沒控制住自己了。

確認過眼神,這貨是個人渣沒錯了。

“要不要來一片披薩?很好吃的,我前幾天吃剩下,一直沒捨得吃。”

班納看著披薩上毛茸茸的一片,這還算是披薩嗎?

這已經是真菌培養槽了吧。

“請你離開。”

班納已經快要失去耐心了。

他覺得,繼續和金肆交流下去。

可能身體裡的另外一個東西就會出來了。

“好吧,也到了休息的時間,對了,以後如果有麻煩,記得來找我,作為你的好鄰居,我會幫你解決一切麻煩的。”

班納覺得,金肆就是那個最大的麻煩。

可惜,在這方面金肆很沒有覺悟。

班納總算是將金肆趕走。

他真不想在這裡待下去。

可是他隱姓埋名,根本就沒資格去挑三揀四。

為了弄個假身份,他用掉了幾乎所有的錢。

現在的還要靠著打臨工賺點生活費。

再換個地方,換個身份,他根本就沒有那個資本。

班納深吸一口氣,平復下心情,又開始了今天的正事,研究自己的血液樣本。

團,班納看到窗外探出一個頭。

原本班納是沒發現的。

關鍵是那顆腦袋在反射月光。

“金先生,你在幹什麼!?”

“啊……你發現我了嗎?”

“你說呢。”班納黑著臉看著金肆:“如果你不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恐怕我們這個鄰居真的做不下去了。”

“好吧,我覺得你是在制du,我在考慮要不要報警,畢竟制du販du的都沒資格活下去。”

班納看了眼金肆:“這個街區多的是毒fan。”

“並沒有,至少我住過來後絕大多數都改過自新了。”

“那還有少部分呢?”

“少部分沒來得及改。”

“我不是在制du,所以你可以從我的眼前消失了。”

“那你手中那個瓶子裡的綠色化學物品,確認不是什麼新型dupin吧?”

“不是,這是我的血液。”

“別開玩笑了,怎麼可能是血液,你女朋友給你戴了多少頂帽子,連血都染成了綠色的?”

你tm的會不會說人話?

不會就給我閉嘴好嗎。

班納又一次差一點暴走。

“我中毒了,化學元素中毒,並且被一群人追殺,所以隱姓埋名藏在這裡,金先生,能幫我保守這個秘密嗎?”

“放心,我這個人嘴巴最嚴實,絕對不會跟人說你被戴帽子了……不對,是化學元素中毒。”

金肆推開窗戶,又摸了進來。

班納嘴角一陣抽搐。

這傢伙就不知道怯生這個詞是什麼意思嗎?

“我是個老中醫,專治各種疑難雜症,要不要我幫你治治?不管你是不孕不育,還是雄風不在,我都能妙手回春,藥到病除,當然了,收費的。”

“謝謝,不用了……”

老子信你才有鬼了。

“呵呵……我也就和你客套一下,看你這窮酸也付不起醫藥費。”

此刻班納內心是咆哮的,他感覺自己的小宇宙都要突破了。

真的!真的想弄死這個混蛋。

就在這時候,金肆的手機響了。

“喂……等等……班納,能給我一點私人空間嗎?”

“哦好……等等……這裡是我家!”

班納黑著臉看著金肆。

“我們都這麼熟了,用得著分你的我的嗎?”

最終金肆還是被班納驅逐出家門口。

“真過分,居然半夜將我趕出家。”金肆抱怨的說道:“獨眼龍死禿子,半夜三更給我電話,你是想原地昇天是吧?不知道我要睡美容覺嗎?”

如果可以,死禿子……不,是尼克弗瑞真想直接結束通話電話。

甚至,如果不是沒必要,他都不想和金肆通話。

“金,我這有個委託,想要請你幫忙。”

“我和你很熟嗎?你當我是什麼人?我為什麼要幫你?”

“給錢。”

“你這麼說就見外了,我不是那種見錢眼開的人,就算沒有錢,衝著我們的交情,我也是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金,你確認接下這個委託了,是嗎?”

“在史塔克大廈的總機房裡,我需要你將名為ULB-122的檔案複製一份。”

“我說局長先生,先不說你給不給的起價碼,就算我接了這個委託,你確定我能完成這麼複雜的任務嗎?”

“以你多次潛入史塔克大廈以及託尼.史塔克私人住宅的能力,我覺得潛入機房完全沒有問題。”

“我不是潛入有問題,是我不知道怎麼開電腦,也不知道怎麼複製。”

“我這邊有專業特工,遠端指導你。”

“可是我的道德約束了我,你知道的,我和託尼可是生死之交。”

“金,直說吧,你有什麼條件。”

“希爾特工還是單身吧?”

黑皮臉一黑,這貨真的是無恥到了極點。

“即便我是她的上級,我也不能左右她的私人感情。”

“我又不要她愛上我,我就想讓她陪我幾天,你放心,我只會和她發生很單純的身體接觸,不會對她產生感情,更不會要求她對我產生感情。”

嘟嘟嘟——

“瑪德,太沒禮貌了,也不說一聲再見就結束通話電話!不是說好,專業的特工可以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條件嗎,為什麼黑皮這麼抗拒?難道他和希爾特工有一腿?”

既然買賣沒談成,那也不要仁義了。

金肆撥通了小妮妮的電話。

“f***”電話那端傳來小妮妮的咒罵:“你知不知道現在什麼時間?你知不知道我已經睡著了?”

“有個很吊的特工組織剛剛委託我,去你的公司總機房裡盜竊一份編號為ULB-122的檔案,你放心,我沒答應,我這個人可是很有職業操守的,即便對方以美色引誘我,我也不為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