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古代言情 > 背靠王爺好斂財 > 第343章:沒有選擇

第343章:沒有選擇

作品:背靠王爺好斂財 作者:楠奚 分類:古代言情 字數:3140 更新時間:22-01-14 11:30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背靠王爺好斂財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御書房裡,辰皇雙手搭在龍椅扶手之上,向後靠在雕滿栩栩如生飛龍的椅背上,眯起黑眸目視前方,盯著立在御書房最中央位置的葉歆恬。

葉歆恬此時正低著頭,眼中掠過思緒萬千,痛苦地閉了閉眸子,她仍舊無法做出最好的選擇。選擇對她來說並不難,難的是有沒有兩全其美的辦法。

“怎樣,瑾王妃決定好了嗎?”辰皇嘴角噙著笑,大聲詢問臺階下的人。

葉歆恬抿了抿乾燥的嘴唇,微啟雙唇,剛吐出一個字,才驚覺自己的聲音沙啞了,啞得連她自己都分辨不出是不是自己的聲音。

“非要逼我選一個嗎?”她痛苦地閉上了眼眸。

“只有選一個,另外一個才有活路,這才是你該做的,懂嗎?”

“為什麼這麼不公平?”

“這世間何來公平這一說呢,人只有自己強大了,才有壓制別人的權力,而你如今沒得選,不是嗎?”辰皇說話向來狠,這一刀直插葉歆恬的內心。

最後,葉歆恬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御書房的,只知道一踏出那個空間,她瞬間如洩氣的皮球,險些癱軟在地上。

她不是懼怕辰皇,而是從心裡懼怕辰皇的精於算計,那種無孔不入的壓迫感,令人太難受了。她一直以為自己是可以堅定自己的選擇,但辰皇一出現,她所有的打算都亂了。

她覺得頭很疼,她以為自己掌控了全域性,沒想到最後都會成為辰皇的棋子,這樣的反轉是很可怕的。

她走路搖搖晃晃的,一旁的太監想上前扶一把,但被她制止了,她繼續搖搖晃晃地走著,忽然地面凹凸不平,她始料不及,腳尖踢了上去,身體重心往前傾斜,眼看就要摔倒。

就在這時,一隻強而有力的手扣住了她的手肘,用力將她往上一提,她身體向後倒去,這一前一後的重心傾斜,令她難以反應過來,最後她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葉歆恬的後背緊貼著寬闊的胸膛,熟悉的心跳聲和熟悉的感覺傳來,她錯愕抬頭,驚撥出聲:“你怎麼在這?”

“這話不是應該我問你?”易思瑾圈住她的肩膀,將她的身子扶正,出聲反問。

“我就隨便逛逛。”葉歆恬用最快的速度調整好自己的心態,收起臉上不該浮現的表情,然後說。

易思瑾狐疑地看了她一眼,說:“隨便逛逛也能逛進皇宮來,你確實有能耐。”

葉歆恬尷尬咳了聲,試圖掩飾自己的心虛,後來索性在易思瑾看穿一切的表情下,抿了抿唇,沒有再說話。

易思瑾意識到自己的語氣有點重了,這還不是因為自己關心她,偏偏她什麼都不說,他心裡煩躁,所以說話都帶刺了。

他扶著她站好,接著問:“沒事吧,能走?”

“好像扭到腳了……”葉歆恬低著頭,小聲說道。

易思瑾立刻彎腰,將她打橫抱起,往前走去,臉上帶著急切,他皺眉說:“你怎麼不早點說。”

他這麼大搖大擺地抱著她在皇宮裡行走,宮女、太監、侍衛紛紛側目,葉歆恬臉紅彤彤的,有點不自在,於是把頭埋在他胸膛上,索性來個啥都看不見。

“阿瑾,大家都看著呢,把我放下來,我自己走吧。”她用只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說。

“他們愛看就看唄,我們是夫妻,又不是見不得人的關係,你怕什麼。”易思瑾說得理所當然,他現在一副心思都在她身上,其他人怎麼看,與他無關。

葉歆恬覺得,易思瑾要是生在現代,一定是個愛秀恩愛的主,可如今是在古代,大家的封建思想很嚴重,她擔心明天傳遍大街小巷的又是另一個版本。

“你還是……放我下來吧。”她思來想去,認為這樣最好。

易思瑾淡淡瞥了她一眼,壓根就沒把她乞求的表情看在眼裡,而是將她往上輕拋了下,調整了下抱她的姿勢,然後抱緊了她,他不懷好意地低下頭,湊在她耳邊說:“放你下來也可以,先告訴我,你來皇宮做什麼。”

“我發現你真的很八卦耶。”葉歆恬不滿地嘟著嘴巴說。

“我是關心你。”易思瑾加重了關心這兩個字,挑眉看著她。

其實,她不說,他可以調查出來,但是這樣不太好,有事應該互相說出口,而不是靠去查來維持彼此的關係。

一聽到‘關心’兩個字,欲說出口拒絕的話,讓葉歆恬給硬生生嚥了下去,她嘆了口氣,思考了下開口說:“阿瑾,親情與正義之間,你選擇什麼?”

易思瑾擰眉仔細想了想,然後說:“那得看是什麼樣的親情,還有如何正義的事了,有些事不是局中人,做不出很好的選擇,就算我能說出自己的選擇,也未必是你想要的選擇。”

葉歆恬失望地垂下了雙眸,若有所思盯著某一處,小聲嘀咕:“那就是沒有選擇咯。”

“你說什麼?”易思瑾抱著她在走路,一時沒聽到她在說什麼。

“沒什麼。”葉歆恬強顏歡笑看著他,一笑帶過之後,緊接著問:“你為什麼還在宮裡?早朝不是早下了嗎,還沒回去?”

“我要是回去了,還能遇到你嗎?”易思瑾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而是撒了個謊。

“我覺得你火氣比我還大,發生什麼事了嗎?”葉歆恬察覺到他的不對勁,於是摟著他的脖子問。

“邊境俘虜了一群士兵,今天早朝商議怎麼處理,朝中竟然有大半的官員支援殺了,我據理力爭,但人微言輕,最後這件事交給了太子,我剛從東宮出來。”

“沒談好?”

“談?”易思瑾冷哼了聲,說:“根本就不是談了,是拿著雞毛當令箭,太子說了算。”

唉,有時候人確實是無能為力的,葉歆恬很明白這個感覺。

於是她伸手,按著他的眉心中間,輕輕往兩邊撫摸,並說:“別老皺眉了,會不帥的,有些事我們盡力了就算是對得起自己了,努力過也不後悔了。”

權力分明的制度下,上級壓制下級,不聽諫言,那是無法反抗的。

“你今天來是為了太子妃的事吧。”易思瑾說。

“你知道了?”

“當時在御書房鬧得挺大的,父皇都發火了,要皇兄收回這話,皇兄不肯,氣得父皇砸了價值連城的硯臺。”

“真的沒有挽回的餘地了嗎?”葉歆恬嘆了口氣,她明白婚姻要是分崩離析,神女有心襄王無夢,繼續強留著夫妻之名,對誰都不好。

可是,一想到葉傾城對著她哭得梨花帶雨的模樣,不甘心的樣子,她就知道傾城動心了,怕是十頭牛都拉不回來了。

“這件事我其實建議你別插手的,畢竟是兩個人的感情事,要是我們去參與其中,恐怕結果會更糟糕。”易思瑾知道太子的意思很明白,說著和離,實際上是廢太子妃。

葉傾權在朝中的勢力被太子分割了不少,葉傾城自然是沒用的棋子了,留在身邊礙眼,更何況太子最近和白薇薇走得很近,偏心得很,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太子鍾情於誰。

“可是,要是我不幫傾城,就沒人能幫她了,我不忍心。”發生這麼大的事,葉傾權不管不顧,可見他已經打算把葉傾城這顆棋子棄了。

易思瑾嘆了口氣,沒有強行要求她什麼,而是說:“行,那你自己看著點幫,別讓太子抓到把柄了。”

“好,我明白。”葉歆恬圈住他的脖子,拉近兩人距離,把頭埋在他脖子處,蹭著他身上的味道。

易思瑾一出宮門,就帶她來到醫館,小心翼翼把她放在床上,拉起她的裙襬,脫下靴子,露出雪白的腳,此時關節處紅腫了一大片。

“看來你有一陣子得乖乖待在家裡了,這樣我也能安心。”易思瑾幫著大夫的忙,在一旁替她上藥。

葉歆恬嘟起嘴巴,這對她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

另一邊,東宮的角落裡,六個黑衣人圍在一起,壓低聲音說著話。

“記住,我們這次的目標是葉傾城,都明白了嗎?”

“是。”

“對方的意思是,只許成功不許失敗,人一定要死,並且做好善後。”

“明白。”

“千萬不要透露我們背後的人是誰,如果被擒住了,咬破後槽牙藏著的藥,你們死後,你們的家人會收到一筆豐厚的錢,衣食無憂。”

“收到。”

“現在兩個人進去動手,兩個人守著門口,另外兩個守著兩邊窗戶,不要讓一隻蒼蠅進去!”

然後,六條黑色身影竄向了不同的地方。此時的東宮人都不見幾個,似乎都有意調走了,只有太子妃的房間還有人在。

兩個人推開門,如同進入自己家那般熟練,壓低腳步聲走了進去,沒有在外廳見到人,透過內室屏風看到床上隆起的被子,隱約像有人躺在裡面。

兩個黑衣人互看了對方一眼,抽出腰間的匕首,舉著一步步靠近,來到床邊的時候,床上的人依舊沒動靜,於是他們同時掀開窗簾,揮舞著匕首刺了下去。

被窩裡傳來一聲悶哼,黑衣人拔出匕首,看到上面沾著鮮紅的血液,冷笑著轉身從窗戶竄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