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奇幻 > 我也不想當魔主 > 第274章 各顯神通

第274章 各顯神通

作品:我也不想當魔主 作者:秋夕夜歌 分類:玄幻奇幻 字數:2141 更新時間:21-04-02 13:44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我也不想當魔主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虛無空間之內。

緋紅色的天空之下,一望無際的赤色大陸上,已是一片狼藉。

充斥蒼涼、磅礴之感。

這一道空間本來是一處鳥語花香之地,乃是九畹葉神的領域。

但此時,全毀了。

裴幽香的實力也跟著大減,沉睡的時間越來越長。

樊玲一個人很疲憊,坐在一隻無比巨大的蟲子身軀上,看著血紅色的天空,發呆。

蟲子全身披黑色甲殼,足有百米之長,無數條腿,身上也是千創百孔。

數日前,她與蟲魔的一縷分身對抗,打的昏天暗地。

最終,她僥倖的贏了。

是的,擁有神尊附體的樊玲仙子,差點沒死在這。

說起來也是沒辦法,裴幽香每次想要融合樊玲的軀體,不知道什麼原因,都宣告了失敗,總差那麼一丟丟。

最終的結果就是,裴幽香出來的時候,蟲魔無知的這個分身,立即被完全壓制,瘋狂逃竄。

但是持續的時間很短暫。

很快,輪到樊玲出來佔據身體,然後……輪到她死命的逃。

這片虛無空間裡的花花草草,多數都是被蟲魔的攻擊。腐蝕掉的。

一會蟲魔使勁的追,一會拼命的跑。

一會樊玲哇哇亂叫的跑,一會裴幽香叱喝地打回去。

無限迴圈。

蟲魔的無數的複眼到此時,只有一隻完好,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靈氣即將枯竭,再也扛不住這巨大的身軀折騰了。

盯著樊玲冷笑:“哈哈哈,九畹葉神的領域已毀,你……短時間是出不去了,大齊發生的一切事,你都無力迴天,哈哈哈哈。”

樊玲怔怔出神,過了一會才道:“我告訴你什麼才是無力迴天,遇見了一個人,苦苦等待他的轉身,我在仰望著他,他卻對我無動於衷。”

蟲魔:“……啥意思?你說啥呢?”

樊玲沒理他,繼續道:“好不容易在一起了,卻……只是曇花一現,我想得到……我想待在他身邊,可祭司的身份,永遠無法改變,這才是無力迴天。”

說完,樊玲隨手一甩,銀絲刺穿,蟲魔的分身最後一絲神念暗淡下去,黑色甲殼慢慢變得發綠。

蟲魔死後,分身還在,就是一隻大蟲子。

樊玲看的清清楚楚,這道空間就那麼大,以她的實力出不去的。

小聲嘀咕起來:“我難道要在這裡,孤獨的等死嗎?嗯……很有可能還是餓死的。”

這裡一點食物都沒有。

心中一想,肚子就開始咕嚕咕嚕叫。

“唉,到死都見不到他了啊!”

咕嚕咕嚕~~~~~

打了幾天幾夜,她早就餓的要死了,渾身沒勁。

自嘲地笑了笑,目光慢慢落到甲蟲身上。

她突然沉默了,臉色煞白。

幾乎下意識咬了咬牙,自我鼓勵:“為了見到他,老孃我拼了。”

上去就是一口。

⊙﹏⊙_

嘴角流出點綠水。

“媽耶,這玩意有毒,好難吃。”

不過,蟲子畢竟是十二使魔的分身,肉體內的靈氣竟然充沛至極,很快就彌補了她的疲憊。

痛並快樂著。

過了一會:“不行,這麼大一坨,不拿來吃完簡直就是太浪費了。”

蹲在蟲魔旁邊,認真思考。

纖纖玉指杵著甲殼,點了點:“嗯~~~~~怎麼吃呢?”

~

渠良站在宰相府門口,一直沒有進去,宰相府大門緊閉。

只因為他在等唐文。

二人分工明確。

唐文已經是拿著渠良自己的錢,去各大商號採購糧食去了。

其實想法也很簡單,若是貴一點也能買到,吃虧一些也無妨。

救急才是更重要的事。

順道看看沙無痕的底線在哪。

到底是想致他與死地,棄難民於不顧,還是坑他一大筆錢,對災民還有著一絲憐憫。

只可惜,唐文沒來。

沒法下結論,也就不知道,採取計劃中的哪一種方式應對。

渠良糾結了,二人本來約好的傍晚相見,一起去宰相府講理去。

唐文不會是看上哪個女孩,走不動步了吧。

他也只得繼續等待了。

附近圍觀的百姓那是越來越多了。

~

另一頭。

唐文被綁架了。

五花大綁,緊緊把他綁在一道銅像上。

這一次皇城無數少女,就是綁匪。

當然,唐文是一粒米都沒買到,也沒人賣他。

一切只因為去買糧的時候,自報了家門。

很多宗門弟子也都聚在這,全都是這幫官宦女孩邀請來的。

唐文雙拳難敵四手,況且好多都是上三宗的弟子,到底是栽了。

一動都動不了。

御史之女,寧柳狠狠一個嘴巴子抽在唐文臉上,頓時他的臉就腫了。

“說,我家唐文呢?”

唐文一臉委屈,一邊臉上印著五個指印:“我……我就是……”

啪!

又是一個狠狠地嘴巴子,寧柳下手一點都不手軟。

“什麼玩意?我要找的是唐文,唐文你知道不,英俊瀟灑、玉樹臨風,當今大齊女子們心中的夢中情人,你知道不?”

旁邊的女孩指指點點:“這貨這麼醜,肯定不是。”

唐文:“……”

寧柳點了點頭,指著唐文怒喝:“你特麼是誰啊?”

唐文哭了:“我是唐文,我是真的唐文……我真的是唐文。”

啪!

又是一個嘴巴子:“放屁,我知道你認識唐文,趕緊給我說,唐文到底在哪?我要找的是唐文。”

“我就是……”

啪!

“你是拿我當白痴啊!”

“我真是唐文……啊~~~~我有令牌為證。”

啪!

唐文已經說不利索話了:“無陣滴似躺文啊。”

啪!

“還在那吹牛~姐妹們,打死他~”

啪啪啪啪~!

~

夜鶯城南城外。

懸崖上的大魔東方輓歌,揉了揉眼睛。

魔尊看了看天色,已經是傍晚了。

“這皇城大考之日,渠家都沒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來了?”

大魔怒喝:“不可能,我不信,就是死,我要在這等到他渠安出現,我要先殺了那小子的爹。”

說完話,只覺得身體冷颼颼的,派出去的魔道,竟然沒有回來,也不知道發生了啥。

總覺得,事情的發展有些怪怪的。

魔尊搖了搖頭,他吃過聖丹,體內的聖丹讓他變得開始像個人了。

和大魔的斷絕吸食生機一個道理。

身體的反應,雖然不是人,卻越來越接近人。

會餓,會痛。

此時的他,就是餓了。

對著旁邊的百魔團成員,招了招手道:“你們幾個,去附近買點吃的,我準備在這涮火鍋。”

大魔回過頭,也覺得吃點熱乎乎的東西,身體能好受一點。

“記得多買點羊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