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遊戲競技 > 網遊之開局覺醒超神天賦 > 第1950章:大日如來神掌,寂滅般若寺

第1950章:大日如來神掌,寂滅般若寺

作品:網遊之開局覺醒超神天賦 作者:塵緣暗殤 分類:遊戲競技 字數:2121 更新時間:22-05-13 08:59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網遊之開局覺醒超神天賦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說到報應,恐怕,你們這群禿驢,比我好不到哪裡去!”

秦洛昇又冷冷的道。

“你放屁!”主持方丈大聲反駁,“我大梵般若寺乃我佛的最為虔誠子弟,即便是今日捨身圓寂,必然也會被接引到西方極樂世界,而你,將來必被懲戒,下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超生。”

“呵呵!”秦洛昇無所謂的笑了笑,對於這些屁話,根本沒有半點感覺,內心毫無波動,“極樂教,你怕是忘了吧?這可是你們大梵般若寺的門徒創立的,害了多少無辜,手上沾染了多少鮮血,這因果,會算在你們頭上,你覺得,你逃得過嗎?”

見主持方丈要開口辯駁,秦洛昇先一步的開口打斷,“別在自欺欺人了,你能騙天下人,難道你能騙你自己?或者說,你能騙得了你口中那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佛?”

主持反正不說話了。

其他活下來的僧人也不說話了。

現在能夠活著的,肯定都是大梵般若寺的高層中的高層,自然是門清,知道其中的彎彎繞繞,明白極樂教的內情。

“極樂教之事,的確是我門疏忽而導致,但極樂教覆滅,我門也付出瞭如此慘痛的代價,閣下為何要如此咄咄逼人,趕盡殺絕?”

主持方丈看著四周,大梵般若寺萬年基業毀於一旦,心頭在淌血,心中的恨,傾盡三江五湖之水也難以洗清,但形勢沒人強,無可奈何,唯有低頭,唯有委曲求全,才能有機會保住性命,東山再起。

大梵般若寺,不能覆滅在他的手上!

正如當初那位英名果決的先代掌門,以絕大的毅力和智慧,捨棄大梵山,捨棄大梵般若寺祖庭,避其鋒芒,才將大梵般若寺的火種保留了下來,才能後續不斷髮展,有了今日之輝煌。

他亦是想要效仿先賢。

今日保留住了大梵般若寺的火種,來日,必然在後輩的努力之下, 重登巔峰,重現輝煌。

“極樂教之事,我大梵般若寺罪有應得,被清算也是理所應當,我們認!”主持方丈一臉的悲苦,讓還活著的大梵般若寺僧人面露不忍的悲愴之色,“但事已至此,我們也得到了應有的教訓,這還不夠嗎?我大梵般若寺降妖除魔,行走世間普度眾生,功德無量。閣下能否看在這個份上,就此罷手?”

“罷手?”秦洛昇頭顱微抬,不屑的冷哼傳遍了整個大梵山,“休想!”

“你這魔頭,你當真要覆滅我大梵般若寺一脈,徹底的趕盡殺絕嗎?”聽到這話,主持方丈再也偽裝不下去了,跳起來怒罵道:“你是何等的心腸,為何如此歹毒?我大梵般若寺,如今損失慘重到了這般程度,祖庭被毀,就只剩下這點獨苗,難道你還不放過嗎?”

“放過你們?你們也配?”秦洛昇冷酷無情的話語,震盪在每一個僧人的耳中,無視了這些傢伙憤怒無比的殺人眼神,秦洛昇又道:“既然事情都到了這一步,我也不怕告訴你們。我此行,乃是皇帝的意思,你們,明白了吧?”

“說到報應,恐怕,你們這群禿驢,比我好不到哪裡去!”

秦洛昇又冷冷的道。

“你放屁!”主持方丈大聲反駁,“我大梵般若寺乃我佛的最為虔誠子弟,即便是今日捨身圓寂,必然也會被接引到西方極樂世界,而你,將來必被懲戒,下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超生。”

“呵呵!”秦洛昇無所謂的笑了笑,對於這些屁話,根本沒有半點感覺,內心毫無波動,“極樂教,你怕是忘了吧?這可是你們大梵般若寺的門徒創立的,害了多少無辜,手上沾染了多少鮮血,這因果,會算在你們頭上,你覺得,你逃得過嗎?”

見主持方丈要開口辯駁,秦洛昇先一步的開口打斷,“別在自欺欺人了,你能騙天下人,難道你能騙你自己?或者說,你能騙得了你口中那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佛?”

主持反正不說話了。

其他活下來的僧人也不說話了。

現在能夠活著的,肯定都是大梵般若寺的高層中的高層,自然是門清,知道其中的彎彎繞繞,明白極樂教的內情。

“極樂教之事,的確是我門疏忽而導致,但極樂教覆滅,我門也付出瞭如此慘痛的代價,閣下為何要如此咄咄逼人,趕盡殺絕?”

主持方丈看著四周,大梵般若寺萬年基業毀於一旦,心頭在淌血,心中的恨,傾盡三江五湖之水也難以洗清,但形勢沒人強,無可奈何,唯有低頭,唯有委曲求全,才能有機會保住性命,東山再起。

大梵般若寺,不能覆滅在他的手上!

正如當初那位英名果決的先代掌門,以絕大的毅力和智慧,捨棄大梵山,捨棄大梵般若寺祖庭,避其鋒芒,才將大梵般若寺的火種保留了下來,才能後續不斷髮展,有了今日之輝煌。

他亦是想要效仿先賢。

今日保留住了大梵般若寺的火種,來日,必然在後輩的努力之下, 重登巔峰,重現輝煌。

“極樂教之事,我大梵般若寺罪有應得,被清算也是理所應當,我們認!”主持方丈一臉的悲苦,讓還活著的大梵般若寺僧人面露不忍的悲愴之色,“但事已至此,我們也得到了應有的教訓,這還不夠嗎?我大梵般若寺降妖除魔,行走世間普度眾生,功德無量。閣下能否看在這個份上,就此罷手?”

“罷手?”秦洛昇頭顱微抬,不屑的冷哼傳遍了整個大梵山,“休想!”

“你這魔頭,你當真要覆滅我大梵般若寺一脈,徹底的趕盡殺絕嗎?”聽到這話,主持方丈再也偽裝不下去了,跳起來怒罵道:“你是何等的心腸,為何如此歹毒?我大梵般若寺,如今損失慘重到了這般程度,祖庭被毀,就只剩下這點獨苗,難道你還不放過嗎?”

“放過你們?你們也配?”秦洛昇冷酷無情的話語,震盪在每一個僧人的耳中,無視了這些傢伙憤怒無比的殺人眼神,秦洛昇又道:“既然事情都到了這一步,我也不怕告訴你們。我此行,乃是皇帝的意思,你們,明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