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現代言情 > 重生八零:我有空間只想種田 > 第674章 不想坐牢

第674章 不想坐牢

作品:重生八零:我有空間只想種田 作者:蕭柔 分類:現代言情 字數:2127 更新時間:21-06-08 06:20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重生八零:我有空間只想種田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想當年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他不知道自己怎麼養出這麼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小小年紀就要打要殺的,真是無藥可救。

想起向姍和向婕之間鬧絕交的事情,如果當年他能把這個家挑起來,盡到做父親的責任,事情也不會鬧到今天這個地步,那麼向武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說來說去,責任都在我呀!”向大年,愧疚道。

向婕心疼的望著向大年,心裡說不出來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原來他覺得自己家裡現在條件好了,他完全可以讓父親享享福了,可沒想到家裡事情不斷。

雖然向大年沒有操太多的心,但這些年也不怎麼好過。

“爸,這不怨你,怨就怨向武自己不爭氣,有光明大道不走,非要走一條歪門邪道。”

向婕對著向大年勸慰道。

是啊,怪就怪,向武他自己不爭氣,非要把自己送進了監牢裡面去,家裡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非得跟著香山去走這一條歪門邪道。

可是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了,又能有什麼辦法呢?

只能像向婕說的那樣,竭盡所能的去幫助向武,讓他少坐幾年牢,少受一些罪吧。

向大年跟向婕具體瞭解了一下關於向武的事情,也知道了他的打算,只要有向婕,向大年心中也總歸放心了許多。

一次又一次,向武做著傷害向婕的事情。可從頭到尾,向婕從來沒有怪罪過他,反倒在他遇到任何事情的時候,還是會第一時間衝在前面,現在去幫助他,為他解決困難。

有時候向大年真的想不通,向武明明有這麼好的一個姐姐,為什麼不選擇非要去跟著向姍做一個小痞子,小混混。

難道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嗎?把自己送到監牢裡去,這樣的結果,他現在可否滿意?

說來也是,向姍這孩子不爭氣,好好的一個姑娘,不是想著跟自己的兄弟姐妹抱成一團,好好的過日子,非得鬧出這些么蛾子。

他總是那麼的自以為是,以為自己了不起。可她出去之後努力了那麼多年,可曾到達向婕現在這樣的成就?

有些時候做人不能不服氣。而向姍就偏偏是那個不服氣的人。

而他不服氣的最終後果,卻是搭上了向武的一生。

這幾天,一家人都在為這向武的事情東奔西走,希望可以給他得到一個最好的結局。

之後上次又去過醫院幾次,但都被他們給趕出來了,他們的態度很堅決,不給他們任何的機會。

後來向大年也不顧一切,放下的放下自己的尊嚴,專門去求人家,最終的結果可想而知。

向婕跟隨律師一起去看望了向武,坐在桌子前,且雙手交叉在一起,內心有些許的緊張。

向武被帶出來的時候,雙手上戴著手銬。當他看到向婕的時候,情緒一下子就崩潰了,哭喊著撲到了桌子前。

“大姐大姐。你幫我,一定要救救我呀!我不想坐牢。”

向武的情緒太過激動,警察把他按在了桌上,讓他穩定好情緒。

向武在這裡邊關了幾天,學乖了許多。這些年在外邊,自認為了不起,拜了那麼多的把子,一個個稱兄道弟的,他遇到事情的時候,卻一個比一個跑得快。

當時這件事情,可不是因為他。而是他去替其他兄弟出頭去的。可到最後他們都跑了,卻把向武一個人留下了。

以前他們一口一個大哥的叫著,可遇到事情,誰還顧得了誰呀?

而且他之前還認識一個所謂的大哥,說黑白兩道都有交集,如果真的出現什麼意外的話,他託託關係也就辦成了。

可他的事情發生了,沒有一個人來探望他,也沒有人來管過他。那個所謂的大哥也消失了。

最開始被關進來的時候,向武無法無天,喳喳呼呼,自認為了不起。因為他覺得自己有依仗,有這麼個大哥,能夠給自己撐腰。

可他這樣的結果,無疑是受了很多的苦楚。

小小年紀便已經看透了這人世間的人情世故。所謂大難臨頭各自飛,他倒是將這些人的真面目給看的清清楚楚。

其實,當看到向婕的時候,向武是有些心虛的。

在監牢裡,他想得最多的就是向婕,他期盼著大姐能過來救救自己。

想起了之前去魔都的事情,在他最無助最恐懼的時候撥通了向婕的電話。

原本,他是沒有抱著太大的希望的,畢竟,他跟大姐之間已經鬧到了這樣的地步。

可沒想到的是大姐居然真的千里迢迢趕來救他了。

雖然最後他還是選擇跟向姍回去了,但是他的心裡其實是感念大姐的恩情的。

只是他的內心貪戀的東西太多了。

而且在向姍這裡,他能夠得到比向婕得到的更多。所以他貪婪的選擇了向姍,放棄了願意為自己不顧一切的大姐。

他原本以為以後和大姐的關係就這樣了。而且,他以為自己以後再也沒有事情可以麻煩大姐了。

可沒想到,事情才過去多久啊?就開始啪啪的打臉了。

向武望著向婕,心中激動不已,放在桌上的雙手,都禁不住的顫抖起來,戴在手上的手銬撞擊著桌面,發出叮叮噹噹的響聲。

他低頭看了看戴在自己手上的手銬,心中悲痛萬分。他從來沒有想到,自己總有一天會落到這樣的一個結局。

“大姐大姐……”向武顫抖的聲音,一聲聲的呼喚著向婕。

他彷彿有話要說,可話到嘴邊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了。

他能跟向婕說什麼呢?無非就是讓他救救自己的話罷了,剛才自己已經說過了,重複再多又有什麼用呢?

而且他心裡清楚的知道,大姐今天既然來了,那就肯定是奔著救他來的。

所以向武索性讓自己安靜下來,等著向婕開口。

向婕對著向武輕輕點了點頭,面上沒有其他的表情。如今他們姐弟以這樣的方式見面,真的是太令人惋惜了。

“向武,這是我給你請的律師,你今天一定要把那天發生的事情毫 接受教育無保留的告訴律師。”向婕對著向武說道。

在這種環境下,他們沒有說其他話題的權利,只能這隻能圍繞著這一個話題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