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生活 > 傳奇浪潮十八年 > 第802章 原來你也在這裡(大結局)

第802章 原來你也在這裡(大結局)

作品:傳奇浪潮十八年 作者:樊迦 分類:都市生活 字數:5852 更新時間:21-10-13 15:21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傳奇浪潮十八年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因為全球總決賽,所以集體婚禮舉行的地點也在天涯。

嚴西盼說,這個地方選得非常好,寓意著愛情的長久和甜蜜。

為此,他準備了一首七零後和八零後都知道的雙人合唱歌曲《選擇》,他說這是自己為婚禮準備的主基調。象徵著我們選擇了這條路,我們選擇了自己的愛人,我們也選擇了忠誠和夢想。

時間正好是七夕。

每對情侶的請柬上用了不同的詩詞,比如邱新軍和陳婷是: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秦媛媛和歷銘的是:人長久,共嬋娟;還有陳峰和侯麗麗:迢迢牽牛星,皎皎河漢女;廣哥和小玄姐的是: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嚴西盼和他的妻子曉菲則是: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這也是蘇清越第一次見到傳說中的曉菲,之前他只在宋小玄的口中聽過這個名字。

這次見她,看她一身黑色長裙,設計感十足,在腰部巧妙融入鏤空設計,這就能秀出纖細柔軟的腰肢與曲線,凸顯性感嫵媚的女人味,露而不俗。據說,這些衣服都是她自己設計的。因為她本身就是設計師,本次所有婚紗都是她親自設計、跟盯,一直到成品出來。

當然,嚴西盼在她的改造下,也變得文藝起來。

不再穿什麼潮牌,而是一件乾淨的白色體恤,配一條牛仔褲。和曉菲搭配起來,顯得乾乾淨淨,清清爽爽。看到他們,蘇清越只想到兩個字:般配。

尤其是配合這個七夕,夏日的天空,湛藍中白雲朵朵,遠山的綠樹成蔭,海天在盡頭成了一線,風景如畫。

蘇清越忽然覺得這是一段與青春有關的歲月,這段歲月裡,他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又在心裡醞釀了一下待會兒要講的稿子。

他為今天的稿子準備了一個月有餘了,可總是覺得不太滿意,感覺還是差了一些。

想不清楚為什麼。

和大家走在海邊的沙灘上,還一直在想。

因為這次他們的全球總決賽和集體婚禮,遊賢鳴早一週就不接待客人了,只為了招待他們。當然要求也是有的,就是他也必須參加。當時聽到這個訊息,蘇清越都傻了,問道:“大哥,別告訴我,你又離婚了。”

遊賢鳴哈哈大笑回:“哪有那麼誇張,只是我想給我老婆一個更有意義的婚禮。”

旁邊馮小江插話道:“放心,他再結婚,我們是不會隨份子了。”

王旭在一旁說:“我也不出車了,還不夠累的。”

眾人笑著,這次參加婚禮的除了遊賢鳴、馮小江夫妻雙方,當然也少不了廣哥和宋小玄、陳婷與邱新軍、于成龍和他南粵的妻子,更有周子友與李維珍,歷銘和秦媛媛以及員工的幾個代表。

這一次的花童由蘇清越的兒子、廣哥兒子以及家屬帶來的各位可愛的寶寶。

阿眸特地為他們挑選了合適的衣裝。

現在海灘上,他們正拍照,已經拍完了嚴西盼。西盼幫曉菲擰開礦泉水瓶蓋,走回來又和蘇清越說:“今天真的是熱,下一次咱們要搞集體婚禮,還是應該十二月份。”他說,呲牙了呲牙。

宋小玄跟著笑起來,說道:“你還想結婚啊?”

“不,不,不是,你誤會了。”嚴西盼趕忙擺手,回頭看曉菲,又道:“我都沒有想過她會原諒我,哎……”他嘆了口氣,說道:“這麼多年轉來轉去,就會覺得還是她好,還是初戀好。”

他說著,眾人鬨笑起來。

宋小玄在一旁掐了一下廣哥說道:“小廣,是不是你們男人最愛的都是初戀?”

廣哥忙擺手說:“我的初戀就是你,你放心。”

幾個人說著話,曉菲走過來,看他們都在笑,問怎麼了。

嚴西盼的臉竟然一紅,說不出話來。

這下大家笑得更厲害了,看得出來嚴西盼的變化,蘇清越很震驚。

宋小玄說:“西盼變化很大,主要是變得成熟了。”

“嗯,我也覺得。”曉菲說,抬頭看著嚴西盼,也跟著笑起來。

初戀雖然美好,但能最終步入殿堂,開花結果的卻不多,大多時候還是因為太年輕了,不懂相處、不懂珍惜,直至錯過,才後悔莫及。但也正是這種遺憾,教會了什麼是愛情,讓雙方紮紮實實地成長。也正是這種遺憾,才讓重聚變得更為可貴,才能更為長久的相知相惜。

不遠處的沙灘上,攝影師正在給其他人拍婚紗照。

這次,他們請來了著名的白冰攝影工作室負責人—牛看山。他是整個娛樂圈非常出名的,曾經是國內幾名一線明星的御用攝影師,所以嚴西盼推薦他,大家全都舉手表示贊同。

現在在拍攝的是剛剛趕到這裡的秦媛媛和歷銘。

看著他們兩個人終於到了一起,勇敢地對外公佈了喜訊,大家都非常高興。

牛看山又不住地要求歷銘和秦媛媛做好情感調整。他很會調動大家的情緒,蘇清越明白這種婚紗照拍出來是好看的,但是過程卻是疲累不堪。

在他們的身旁,還有家人、朋友。

為了這次婚禮,蘇清越包下了足足兩架飛機,直達天涯。

這是他第一次包機,阿眸跟他說:“還是包機好,感覺自由多了。”

廣哥和宋小玄說道:“以後,等公司上市了,我也享受享受。”

“別了,我還是更喜歡開車。”宋小玄笑說。

“對,我也覺得開車舒服。”阿眸在一旁插話。

這個時候,牛看山在不遠處喊道:“大家現在一起來吧,咱們還缺一張集體照!”

他語罷,眾人走過去,有說有笑的,牛看山和大家強調道:“對,大家自然一點,不要端著,儘量放鬆。我會在不知不覺間,找到一個合適的狀態拍攝,你們就負責聊天說話,但是人不要出框,我的背景就是天涯這個背景。”

他說著,眾人按照他的安排,說話聊著天。

此時已經接近六點了,太陽雖然已經有落入海平面的趨勢,可是光依舊耀眼。

陳峰母親和蘇清越母親聊著天,說道:“清越這個孩子,人是真的好。陳峰說,他這個人從來沒有忘了兄弟,一直還記得來平京時的樣子。重情講義,又有能力,這樣的人真不多見。”

她說,蘇清越回頭看著阿眸。

難得的是,阿眸雖然已經是孩子的媽媽,但是還是和年輕時一樣,清新大方,眉眼裡一樣的清澈柔情。

阿眸目光卻落在小蘇童身上,看他和廣哥的兒子在隊伍裡胡打亂撞,說道:“童童,你和哥哥別總是亂跑了。”

“彆著急,就讓小孩子跑很好的。”牛看山趕忙說。

這個時候,小蘇童忽然停下來,拉住宋小玄的手,說道:“乾媽,那你是這會兒才和乾爹結婚的嗎?以前沒結婚,為什麼在一起啦?”

他說著,眾人鬨笑起來。

牛看山按下快門,發出連續的清脆的響聲。

很快他抬起頭說:“好了?”

蘇清越一怔,感覺大家還在聊天,這就好了。問道:“拍完了?”

“對。”牛看山語罷,指指螢幕。

大家走過去,看到一張油畫一樣的照片,他們每個人都很自如。就像是一副全景畫,小蘇童燦爛笑著,穿梭其中,正好點綴了整個畫面,像是生命在狂奔,而每個成年人,都有一副歡樂的笑臉。

這要遠比他們之前想的那種大合影看著漂亮,大家不由自主地讚歎起來。

夕陽漸漸地開始在海平面的一端落下,火燒雲把整個海灘染成金黃的顏色。七月初七的天涯,即便是太陽落下,也有一番不同的風景。

遠山逐漸成了剪影,如同照片上一樣,海邊潮水擁抱著海灘。

他們說笑著走回到酒店草坪上,那裡此時已經擺上了花束。

遠處剛還溫暖的沙灘,如今已經被斜陽映成了火紅的顏色,海浪一波波沖刷著沙灘,逐漸淹沒之前拍照的地方。酒店為他們開啟巨大的氙氣燈,將整個場地照亮。

酒店的草坪上一共擺了二十八張圓桌。

這是蘇清越和嚴西盼商量好的,因為蘇清越的爸爸就是騎著二八腳踏車迎娶的媽媽。他們的寓意是傳承上一輩的幸福,帶著上一輩的期許奔向未來。

每桌除了必要請來的親人朋友,還特地預留了三桌給媒體朋友。

肖玉早就在佈置現場了。

雖然沒有參加集體婚禮,可是她作為執行導演,一直忙前跑後的。

人生不是非得結婚,才會美好。

這一點她和來參加他們婚禮的好好姐姐是一樣的想法,好好姐姐對蘇清越說:“看著你們幸福的笑臉,其實我也挺幸福的。總之,人就是要過好自己想要的生活,我覺得我這樣就挺好。”

雖然人生會有所改變,連嚴西盼都變了,但有人堅持也值得尊重。

就像董小花剛才在拍攝婚紗時說的那樣:“東方駿啊,雖然我們結了婚,會要孩子,可是我們還要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愛情。我們還要有屬於自己的內心世界,和和美美地過上一生。”

董小花還是那麼歡快,她的每張照片,總是在蹦跳,讓人忍俊不止。

東方駿和蘇清越說道:“能找到小花,是我最快樂的事情。”

此時他們落座,蘇清越陪著阿眸父母,坐在最前面。現場的音樂響起來,是那首著名的《奔跑》。不一會兒,嚴西盼跑過來,拽了一下他說道:“主持人叫你了,你上去吧。”

“好的。”蘇清越說。

其實他還是對整個稿子不滿意。

蘇清越隨著音樂走上臺。

主持人開始講起來集體婚禮的祝詞,宣佈開場,跟著主持人說道:“咱們大家都知道,組織這場婚禮的,其實是咱們悅道創始人蘇清越,他也是咱們這場集體婚禮的證婚人,那麼就讓我們用最熱烈的掌聲,請出我們的證婚人蘇清越吧!”

他語罷,臺下頓時響起來掌聲。

嚴西盼跟著吹起來匪哨,不過曉菲拽了拽他,他就停止了,身後的董小花瞬間站到椅子上,大吼:“老大,講一段順口溜。”她說著,旁邊桌馮小江和他的妻子笑起來。

歷銘和秦媛媛說著話,阿眸親自拿起來相機,為他拍照。

這個時候,蘇清越從衣服裡拿出演講稿,這是他準備了很多遍的,想著講述他們在平京的歲月。可是如今再看,還是覺得並不好,他忽然猶豫了,隨即他瞬間把稿子收回到兜裡。

對大家笑著說道:“本來我還覺得還是提前準備一下的好,可是剛才我看了這篇稿子,又看看你們,忽然覺得這份稿子有點多餘了。它可能什麼都想到了,但是它卻忽略了裡面的感情,所以我想了想,今天也都是自己人,還是隨意說點心裡話吧。”

他說著,董小花忽然在臺下來了一句:“當成自己炕頭就行啊!”

她說著,眾人鬨笑起來。

接著,蘇清越又道:“今天來得人很多,有很多我的朋友。他們當中有的人是經歷過無數坎坷,才終於遇到了自己的愛人。看著你們,我就想起了七年前的我……”

他說著,在這裡頓了一下。

現場安靜下來,蘇清越說道:“七年前,我突然有一個可笑的想法:要去平京,開創一番大場面!說實話,當時幾乎沒有人相信這個看似瘋狂的想法。六年前,我一無所有從公司辭職時,感謝嶽總無條件相信我。即便現在看來,嶽總也是瘋了。臨島軟體剛剛被併購,嫂子連錢的影子就沒有看到,他就全部給了我。而且至今我還記得一句話:後期不夠再找我。至今我都不知道,他是真的信我,還是那天喝酒喝多了?”

他說著,臺下的人笑起來。

“我要感謝我的家人,‘守正出奇’‘寧要萬人嫌,不要人可憐’,這些樸素的話語恰恰是支撐我向前的哲學。我尤其要感謝我的太太言星眸,她從來沒有相信過我,卻從來沒有離開過我。相信我跟著我,那是理性;不相信還跟著我,那是愛情……”

“我還要感謝所有悅道系的兄弟們,廣哥、婷姐、子友、歐陽、小江,還有我的老大陳峰等等。我們從底層爬起,我們從‘死亡之地’爬起,我們從別人的門縫裡爬起,你們用你們的肩膀,撐起了我的事業和理想,撐開了如今的天空和大海……千言萬語,都在待會的酒裡……”

他說著,臺下陳峰和馮小江說道:“清越即興演講是有名的。”

馮小江笑起來說道:“我也早發現了。”

他們說著,蘇清越將目光灑向現場的每個人,稍微斷了一下之後,他才又道:“我還要感謝曾經幫助過我的投資人。即便在金融危機肆虐的時候,你們仍然用真金白銀的投入表達了對悅道及悅道系企業的認可和支援!所幸的是,我和悅道的團隊沒有對不起大家。”

“同時我要特別感謝悅道的所有粉絲。正因為你們的支援,我們一步一步成長,才有現在的看似奇蹟的小小成績。我們今天特別邀請了十位從悅道成立之初就支援我們的公會、使用者代表。我們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他們的認可和滿意。有了他們的認可,才有我們的成就。今天仍然請你們放心,悅道每一寸血管裡都流淌著創新的血液。感恩所有給予我們的理解、信任、鼓勵與支援!”

他說著,大家再度鼓掌。

歐陽大叫道:”老大說得好!”

這個時候,蘇清越說道:“另外,今天還有五十位海內外悅道員工代表,還有直播中觀看我們這場婚禮的悅道系一萬名員工,再次感謝所有的悅道兄弟和他們的家屬們!你們給了悅道青春,悅道必將回饋你們未來!”

他說著,臺下又安靜下來。

“今天在臺上略顯笨拙可愛的花童們,都是我們的下一代,其中也有我的兒子蘇童。他們生活在和我們不同的年代,接受著和我們不同的教育方式,那麼作為父母我們在他十八歲成年的時候,能給他們講什麼呢?直到今天,我想清楚了,我們可以跟他們講,過去的十八年是網際網路‘狂飆突進的十八年’,也是爸爸、媽媽、叔叔、阿姨‘傳奇浪潮的十八年’……”

“感恩這個時代,感恩這個行業,最後我想用一幅作品來表達我的內心,也與所有在座的朋友共勉。”

他說著,招了下手,司儀和另外一個人拿上來他寫得一幅字。

展開卷軸,大家看到上面寫著:

無善無噁心之體,

有善有惡意之動,

知善知惡是良知,

為善去惡是格物……

臺下雷鳴般的掌聲再起響起來,有人為蘇清越端來酒杯。

歐陽大叫道:“老大威武!”

小蘇童跌跌撞撞跑上來,大叫道:“爸爸!爸爸!”

摟住自己的兒子,蘇清越這個時候說道:“最後我希望我們都能不忘初心,砥礪前行……”他說著,高舉起酒杯,又道:“來吧!我們大家!這一杯敬自己,敬父母,敬愛人,敬最親愛的我們。敬我們的不忘初心,敬我們懷揣夢想,敬像我們這樣奮不顧身的人,敬像我們這樣優秀的人,像我們這樣傻的人……”

他語罷,一口飲盡杯中酒,眾人也都跟上。

這個時候,場中的音樂響了起來,秦媛媛走上臺,唱道:“輕霧之下,宛如秋月。恰又白皙,就那一次,少年怯怯,孤身入戲。”

他唱著,歷銘也接過麥克風唱道:“瘦削的臉龐,泛起絲絲漣漪。若有似無,卻又深藏心底,滴答……滴答,任時間流逝你在這裡。”

他們兩個人唱著,整個場中其他人也跟著哼了起來……

輕霧之下

宛如秋月

恰又白皙

就那一次

少年怯怯

孤身入戲

瘦削的臉龐

泛起絲絲漣漪

若有似無

卻又深藏心底

滴答

滴答

任時間流逝你在這裡

……

多少的柔情隨意

醒來卻在夢裡

意興闌珊

繁華已經激不起任何欣喜

多少的風裡雨裡

就為等你一句

你卻說

原來你也在這裡

原來你也在這裡

……

蘭亭銀杏

翹首期盼

獨獨缺你

他們提起

去往南方

和他在一起

淡淡一笑

欲說還休在酒裡

奮筆疾書

心裡都是給你的詩

一次

又一次

世間難事無非那相知相惜

……

多少的柔情隨意

醒來卻在夢裡

意興闌珊

繁華已經激不起任何欣喜

多少的風裡雨裡

就為等你一句

你卻說

原來你也在這裡

原來你也在這裡

……

玉女峰上

輕舞飛揚

仍不知是你

一言一行

一顰一笑

像極當年的你

兜兜轉轉

你去了哪裡

縱使萬難

只一句都已過去

回憶

再現

緊張過後習慣咬唇的你

……

多少的柔情隨意

醒來卻在夢裡

輕輕揮手

卻在十年之後再聚

過往已雲淡風輕

無須誓言不分彼此

只想道

幸好你也在這裡

幸好你也在這裡

……

漸漸地音樂聲消散,蘇清越大聲宣佈道:“現在!集體婚禮正式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