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古代言情 > 姐有良田三千畝 > 第563章:不見棺材不落淚

第563章:不見棺材不落淚

作品:姐有良田三千畝 作者:唐初八 分類:古代言情 字數:2052 更新時間:21-04-02 11:20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姐有良田三千畝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就是!不要再跟她廢話了!直接把她捆了,放火燒死就是!咱們萬福村裡,可容不得這樣害人的東西!”

“燒死會不會太便宜她了?不如,先把她的肉給片下來餵狗,然後再把她丟到河裡,浸一浸。等她知道錯了以後,再放火來燒!總不能她對別人狠毒,我們還讓她好過吧?”

“得了吧!就她的肉?片下來狗都不吃!要我說啊,直接浸豬籠就好了。咱們也莫髒了手,免得後半輩子噁心!”

萬福村的村民們,雖說祖宗幾代,甚至十幾代都是農民,過著臉朝黃土背朝天的日子。但農民,他也不傻啊!

這是非黑白,大家夥兒心裡頭都跟明鏡似的。

一個人說許牡丹投毒害人,或許有假。兩個人說呢,也有可能是商量好了,陷害於她。

可現在,那麼多人都咬定了許牡丹有罪不說,還有證人在!那麼,他們這些圍觀的人,總不能因為許牡丹喊幾句‘冤枉’,就真的相信她是無辜的吧?

再說了,許牡丹那前言不搭後語的狡辯,根本就是心虛,是扯謊!

所以啊,說許牡丹狠毒,那是半點兒都沒冤枉她。

再加上許牡丹投的毒,還是‘奪命菇’。而這‘奪命菇’呢,又是附近幾個村子人人聞風喪膽的東西。

村民們要想輕饒了許牡丹,都過不了自己心裡頭這一關。

多可怕啊?

那可是‘奪命菇’啊!

許牡丹用‘奪命菇’來害人。一害,就是十幾條性命,想要一鍋端。

如此狠辣的人,就在自己身邊!還是自己這個村子嫁出去的人!眾人只要仔細想一想,便覺得毛骨悚然。想要許牡丹償命,那是自然的事兒。

許牡丹這一次,是惹了眾怒的。

不僅僅繡娘們的家人想要她死,就連其他的村民,也容不得她。

有人開始出了主意,便有人爭先恐後去實施。

這不?

一番討論之下,大家夥兒終是決定,先將許牡丹給捆起來再說。

許牡丹看到那麼多人在討伐自己,還有人回家去拿了麻繩,不免嚇得褲襠一溼。

涼風吹過,一陣尿騷味在人群裡散開,更是惹人嫌棄。

“不……你們不能這麼對我!不能這麼對我!”

許牡丹怕了。

這一次,是真的怕了。

她不敢再狡辯,只能一邊哭著,一邊搖頭:“我……我不是萬福村的人,我已經……已經出嫁了!我做錯了什麼事情,自然……自然有我夫家來罰我!

你們……你們私下對我動手的話,要是讓我男人知道了,他……他不會放過你們的!”

說罷,又道:“再……再說了,你們沒有證據!沒有證據證明我就是下毒的人!你們只是猜測而已,只是猜測啊!只要……只要我不親口承認,那你們就是告到官府去,也沒有用!”

“我呸!許牡丹,你要臉不要?”

謝小梅忍許牡丹已經忍了很久了。

她一直沒有啃聲,是因為昨夜照顧大丫時,哭了一宿。所以今日這嗓子,就有些廢了。

再加上有里正和許六月在,她便覺得自己不需要開口,也好養養嗓子。

可誰知?這許牡丹是真的不要臉啊!那不要臉的程度,都讓謝小梅不想要嗓子了!

“嫁了又怎麼樣?嫁出去以後,就可以惡事兒做盡,不用受罰了?嫁出去了,就有夫家護著,我們拿你沒辦法了?

現在說自己不是萬福村的人,我們奈何不了你。那你回萬福村的時候,怎麼不說你是外人?你來我們萬福村的時候,怎麼就不知道去里正那裡打聲招呼?

你連投毒殺人的事兒都能幹得出來,我們還不能找你算賬了?這是什麼理?”

說罷,謝小梅又道:“姓許的,我告訴你!你這一次投毒殺人,殺的可不是一個兩個,而是十幾個人!像你這樣的人,是要遭天譴的!

你莫拿什麼證據不證據來說事兒,也別拿官府來壓我們。就你這樣的人,去了官府以後,也一樣逃不過要償命!就算……就算官老爺瞎了眼,讓你逃過一劫,我也不會放過你!”

謝小梅越說越激動,險些就要上腳去踹人了。

唐老三見此,生怕謝小梅會壞了大事兒。於是,連忙上前把謝小梅抱住:“媳婦兒?好了好了!你今天嗓子不好,少說兩句。”

“我呸!”

謝小梅被唐老三抱著,踹是踹不到了。

但這一點兒也不影響她衝著許牡丹吐了一口唾沫:“我就是把嗓子給罵廢了,我也不後悔!賤人!她就是個賤人!

她害我們大丫中了毒不說,還要賊喊捉賊誣陷我們大丫,她……她個不要臉的,我恨不得親手殺了她!”

“該死的人,閻王爺總會帶她走。梅嬸,稍安勿躁。”

許六月朝謝小梅看了一眼,道:“她不是說咱們沒有證據嗎?大丫的證詞,她可以說不可信。那木工呢,一時半會兒也過不來。正是因為如此,她才會這般囂張,不肯認罪。

我們……不如就成全她,給她一個證據好了!”

許六月早就知道,謝小梅是不會承認的。

而她們這頭,除了大丫和木工那兩個人證,以及她們的推斷外,確實也拿不出什麼實質性的證據來。

想要處置許六月,很簡單。直接把她交到官府那頭,也不是難事兒。

但……

要想在處置完許牡丹後,還能讓許家人和許牡丹的夫家徹底閉嘴,避免後續的麻煩,光有這一些推測和人證,是不夠的。

甚至,許六月有一種預感。

她預感,這一次工作室投毒的事兒,許家還有人參與了。

要不然,現在的許家,不會如此安靜。就連出來看熱鬧,替許牡丹喊冤的人,都沒有一個。

許家的人是什麼德性啊?一旦發現有機會可以訛上一些銀錢,或者發現有機會能讓許六月不好過,她們就絕對不會錯過!

今日許牡丹的事兒那麼大,許家人怎麼能沉得住氣?

除非……

她們心虛,想要自保!

而許牡丹呢?典型的不見棺材不落淚。

若不拿出一些說服力強的東西來,她一定不會認罪!更別提,能讓她供出別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