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科幻空間 > 快穿之我又又又掛了 > 第190章 相遇又別離(6)

第190章 相遇又別離(6)

作品:快穿之我又又又掛了 作者:影舞炫雅 分類:科幻空間 字數:2096 更新時間:21-02-25 20:15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快穿之我又又又掛了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韓翀伸手抓住一個樹枝,手臂用力將它折斷,然後揚著掛著果實的枝椏,對著蘇莫興奮地喊道:“先生,您的晚膳我……”他話還沒有說完,腳下一個沒站穩,直接從樹上摔了下來。

“翀兒!”蘇莫一聲驚呼,奔到韓翀身旁,扶住他:“你怎麼樣?有沒有哪裡受傷?”

“先,先生……韓翀忍著痛,舉起手裡的枝椏:“您的晚膳,我摘到了。”

蘇莫將枝椏接過來,扔到一旁:“一頓晚膳不吃也沒什麼,你快起來,讓我看看,有哪裡受傷嗎?”

“沒事,先生,我好好的。”韓翀從地上起身,伸胳膊抬腿,突然嘴角一咧:“哎呦,我的屁股。”

“怎麼了?”蘇莫關心地問。

“疼。”韓翀扶著自己的屁股:“先生,我屁股疼得厲害,恐怕不能走路了。”

“啊?這,這怎麼辦?”

韓翀嘴角露出一抹壞笑,對著蘇莫伸出雙手:“先生,您揹我吧。”

“背,揹你?”蘇莫看到他的壞笑,立即會意,伸手在他的屁股上使勁一拍:“要先生揹你,你好大的膽子啊。”

“疼疼疼,先生,您下手太重了。”韓翀急忙雙手護住了屁股。

蘇莫白了他一眼,撿起地上的枝椏,轉身就走。

“先生,我知道錯了,您別生氣。”韓翀咬著牙,一瘸一拐地追上。

蘇莫回頭看著他齜牙咧嘴走路的模樣,心中不忍,又返身走回到他身旁:“我扶著你走吧。”

“謝謝先生,您還是心疼翀兒的。”韓翀伸手搭上蘇莫的肩頭,直接將半個身子靠了過去。

一夜無話,第二天,蘇莫剛從睡夢中醒來,就看到韓翀正在燒水。

“先生,您醒了,洗漱用的熱水我給您燒好了。”他說著將溫開水倒進一個小竹盆裡,接著拿下搭在肩膀上的軟布就要投洗。

“我自己來吧。”蘇莫快步起身,走到他的身旁,拿過來軟布,自己投洗:“你以後不必這樣,這些我都可以自己做。”

“您是我的先生,伺候您是我份內的事。”韓翀揚著笑臉說道。

蘇莫看著他的笑容,想起他昨日為自己摘果實從樹上摔了下來,便問道:“你的傷無大礙吧?”

“早就不疼了。”韓翀一拍自己的屁股。

“昨日謝謝你替我摘果實充飢。”

“您是我的先生,我不能看著您捱餓。”

蘇莫不好意思地一笑:“其實,我也沒有教你習讀,我這個先生名不副實。”

“這樣我才喜歡呀,您若是逼著我習讀,我才不會這麼盡力服侍您呢。”

蘇莫聽著這句話,故意陰沉著臉,瞪著著他。

“先生,我知道您是故意給我臉色看。”韓翀嬉笑著將腦袋探近。

蘇莫趁機在他腦袋上使勁兒一敲:“不學無術的小子。”

“我沒有不學無術,跟在您身邊,不習讀也能學到很多東西。”韓翀辯解道。

“口口聲聲叫我先生,居然還和我犟嘴。看我不好好教訓你。”蘇莫說著一把揪住韓翀的耳朵。

“疼,先生,您快放手。”韓翀急忙掙脫,逃也似地走開:“先生,您消消氣,我去給您準備早膳。”

“不是沒有乾糧了嗎?”

“還有兩個果子,我洗乾淨了給您送來。”

蘇莫看著韓翀的背影,心裡升起一絲久違的親近感,她知道這種感覺是家人的感覺。沒想到,在這個陌生的時空裡,第一個給他家人感覺的人居然是這個十七歲的少年。

兩人走進一座城鎮,補充了乾糧馬料後,繼續趕路。就這樣,他們腳不停歇,除了吃飯睡覺就是趕路,終於在十幾天後進入到驪山地界。

韓翀趕著馬車,艱難地行駛在崎嶇的山路上。

蘇莫坐在馬車裡,被顛簸得苦不堪言。她掀開布簾,禁不住一陣的嘔吐。

“先生,您不舒服?”韓翀勒停了馬車,回頭看著蘇莫。

蘇莫長出一口氣,從馬車上下來:“我實在是受不了了,我們歇一會兒再趕路。”

“好。先生,您在路邊的山石上坐一下,我給您拿水喝。”韓翀跳下馬車,從包袱裡拿出裝水的竹筒,走向蘇莫。

蘇莫接過竹筒,開啟蓋子,喝了幾口,然後遞給韓翀。

她望著身後綿延起伏的山峰,雖然此時是冬天,山色不再蒼翠,但她還是不禁被吸引:“這裡的山勢很雄偉壯觀。”

“嗯,很雄偉壯觀。”韓翀仰頭喝了一口水,也把目光看向周圍的山勢。

兩人就這麼一坐一站地觀賞起風景。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身後的山林發出一陣聲響。停在路邊的馬兒突然一陣嘶鳴,翻騰著四蹄,拉著馬車向山路深處狂奔而去。

“誒,好端端的,馬兒怎麼受驚了。”韓翀立即就要追過去。

蘇莫一把拉住他的手臂,眼睛盯著不遠處一個隱沒在山林裡,慢慢移動的影子。

韓翀順著蘇莫的眼睛看過去,只見那個影子突然停止了移動,掩藏在一塊山石的身後。

“先生,那是什麼?”韓翀小聲問道。

蘇莫搖搖頭,但是直覺告訴她,一種危險的氣息正在向他們襲來。

這時,那個掩藏的影子再次移動,越來越接近兩人。而兩人此時也看清了那個移動的身影是什麼,不由得都心中駭然,後背瞬間起了一層冷汗。

向兩人移動走來的是一隻體型魁梧的老虎,它目光炯亮,嘴巴微張,看到立在不遠處的兩人時,再次停住了腳步。

韓翀跨前一步,將蘇莫擋在身後,微顫著聲音說道:“先,先生,您快,快跑,我擋住它。”

“這,這可是老虎,你怎麼擋住它。”蘇莫同樣緊張得心跳如鼓。

她只在動物園看到過老虎,那還是隔著籠子,如今這麼近距離的,在空曠的山林裡遇見,她頓時懵圈了。

“我,我用我自己擋住它,先生,快跑。”韓翀說著就要邁步向前。

蘇莫伸手拉住他:“只要我們不動,它就會不動。”

韓翀用不確信的目光看著她。

蘇莫立即又否決道:“不對,那好像說的是狗熊。”

她接著嘴巴一癟,用帶著哭腔的語調嘀咕道:“你說,我們是跑呢?還是喊救命呢?被老虎一口咬死,那滋味一定特別恐怖。難道,我就這麼掛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