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現代言情 > 誘妻入懷:總裁深度寵 > 第八百〇九章說明了他有事情

第八百〇九章說明了他有事情

作品:誘妻入懷:總裁深度寵 作者:野蘋 分類:現代言情 字數:2040 更新時間:21-02-23 07:30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誘妻入懷:總裁深度寵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蘇清揚笑著出了一口長長地氣息:“只有辰夜知道,他娶了自己等待了八年的女孩。”

“等待了八年?”孟夢不可置信的蹬大了眼睛!

嚴辰夜先不說他立體深邃俊美異常的容顏,就他的身份地位,想要個漂亮的女人,根本不是件困難的事情。

還有“等待了八年”又是什麼意思?

蘇清揚笑著點頭:“所以,我輸的心服口服。我想孟小姐是能幫我繼續守住這個秘密的,對嗎?”

孟夢認真地點頭:“當然。”

不過,隨後孟夢又笑了:“我很好奇嚴少和她之間的愛情故事。”

蘇清揚也笑了:“我也很好奇,但是我也只是知道一星半點,辰夜那個人,雖然偶爾喜歡在我面前炫耀,但是嘴還是緊的很。”

孟夢卻一點不嫌棄地道:“有多少給我講多少。”

蘇清揚點頭笑著:“嗯,不過,我想我們現在是不是應該先去吃晚餐?不然有人該著急了。”

孟夢朝著廚房外看了一眼。

透過廚房鏤空的窗戶,她能看到殷鈞還在客廳站著。

轉身,孟夢對著蘇清揚笑了笑:“蘇醫生,你覺得殷大哥現在對我的喜歡程度到了什麼階段?”

蘇清揚笑著回答:“剛剛他吼我,讓我過來哄你。”

孟夢的小臉皺起,輕輕嘆了口氣:“什麼時候才能到佔為己有的階段呢?”

蘇清揚笑的有幾分無奈:“嫉妒很容易讓人發狂,殷鈞是理智型的男人,想讓他違背道德強取豪奪,可能性幾乎為零。”

孟夢聽了蘇清揚的話,小臉已經皺的五官都快分辨不出來了!

蘇清揚輕輕拍了拍孟夢的肩膀:“放心吧,我有辦法讓他對你袒露真正的心聲。”

孟夢抬頭對上在她心裡如清風徐來的蘇清揚,有種說不出的感動。

就像是那年在A國的車禍,他挽救了她的生命,而此時,他又像個天使一樣,在幫自己追求愛情。

這麼好的人,應該有個天使一般的女孩來喜歡他!

“蘇醫生,你一定會遇到再次讓你心動的女孩的。”

孟夢的話很是真摯!

蘇清揚怔愣了一下,但是很快他便恢復了溫潤純淨的樣子。

他會不會再次遇到讓自己心動的女孩,他不清楚!

但是有一點可以清楚的,即便是心動了,他這次可能還是要忍下去!

“謝謝!”蘇清揚純淨的黑眸中泛起了漣漪,蒙上了一層光潔的水潤。

兩人在廚房聊的時間不算很長,但是等在客廳裡的殷鈞卻焦灼的覺得度秒如年。

一直見蘇清揚和孟夢有說有笑的走出了廚房,他才朝著餐廳的方向走了過去。

並且一直懸著的心也算是落下了!

孟夢抬頭對著殷鈞笑了笑,然後便有點不好意思地下了頭。

殷鈞裝著彷彿剛剛什麼都沒有發生似的,對著孟夢笑了笑:“好了,我早就餓了。”

說話間,已經坐到了餐桌前。

蘇清揚和孟夢跟著也坐定了。

一頓飯,三個人,吃的很是安靜。

只是吃完飯,蘇清揚起身要幫孟夢收拾餐桌的時候,他覺得自己鼻子一熱。

快速地握住了鼻子,蘇清揚跑進了洗手間。

在洗手間裡清洗了好一會兒,蘇清揚還沒有出來。

孟夢忍不住有點擔心!

蘇清揚捂的很及時,所以,孟夢和殷鈞都以為他是想要吐。

孟夢將餐桌整理好後,忍不住對幫著他一起整理餐桌的殷鈞道:“殷大哥,你去看看蘇醫生,他中午喝了不少酒。”

殷鈞嚥了咽嘴裡的酸澀,不怎麼情願地去了距離餐廳不遠的洗手間。

輕輕敲了敲門,然後在門外問道:“清揚,你沒事吧?”

停了一會兒,沒有人迴應他!

殷鈞又敲了敲門:“清揚!清揚!”

連喊了兩聲,蘇清揚還是沒有迴應。

這下子讓殷鈞也忍不住心裡緊張了起來。

“清揚,我進來了。”殷鈞說話間,已經轉動了洗手間的門把手,推開了洗手間的門。

但是洗手間內蘇清揚的樣子,卻讓殷鈞整個人凝滯了片刻。

“清揚,清揚!”殷鈞大步跨進洗手間,將滿臉是血,已經倒在洗手間的蘇清揚扶了起來。

“清揚,你這是怎麼了?”殷鈞扶起蘇清揚晃動了兩下。

但是蘇清揚還是沒有任何反應。

不再等蘇清揚有任何反應,殷鈞已經將蘇清揚從地上扶了起來。

將蘇清揚往洗手檯邊緣上抵著支撐了一下,然後迅速地轉身,將已經昏迷的蘇清揚背了起來。

揹著蘇清揚跑出洗手間後,殷鈞便對著還在廚房忙碌的孟夢喊著:“小夢,幫清揚拿著外套,快點跟我走。”

孟夢聽到殷鈞緊張的聲音,迅速地跑出廚房。

看到殷鈞揹著沒有生氣兒的蘇清揚後,孟夢一邊跟著殷鈞往電梯方向跑,一邊詢問:“殷大哥,蘇醫生這是怎麼了?”

殷鈞也不清楚狀況:“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流鼻血了,而且還暈倒了。拿上我的車鑰匙,送他去醫院看看。”

孟夢迅速地將三人掛在玄關的外套扯了下來,然後拿起了殷鈞的車鑰匙。

殷鈞將蘇清揚放在了後座,讓孟夢上去照看著。

他迅速地鑽進了車裡,開著車朝著醫院衝去。

快到醫院的時候,蘇清揚緩緩地的有了意識。

臉上的血漬,孟夢已經幫他擦過了,但是有些乾涸的地方,還粘在他那張白皙純淨的俊臉上。

到了醫院,因為殷鈞提前給醫院打過電話的原因,救護的推床已經在醫院外候著了。

殷鈞幫著醫生將蘇清揚從車子上攙扶下來的時候,他聽到了蘇清揚虛弱的聲音:“我沒事,酒喝的有點多,加上最近上火的原因。”

殷鈞銳利的黑眸緊緊地鎖在蘇清揚純淨的俊臉上,眼前這個從小便樂觀獨立什麼都喜歡自己一個人承受的男人。

他越是說他沒有事情,則越說明了他有事情!

而且還是很嚴重的事情!

跟著急救隊伍一直跑到了手術室外,殷鈞和孟夢兩人的腳步才停了下來。

殷鈞挺拔的立在那裡,白色的襯衫後背上全是血跡,肅然的眉心皺起,整個人陷入了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