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現代言情 > 戀人味滿 > 第四百五十章 正義之心(8)

第四百五十章 正義之心(8)

作品:戀人味滿 作者:兔一雙 分類:現代言情 字數:2127 更新時間:21-04-02 11:21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戀人味滿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福記眼下的排名,最差也是第三,這就讓同在三甲之列的“愛本”和“帕里斯大飯店”,隱隱然感到某種不可名狀的壓力。

對於“愛本”來說,他們擔心的始終還是“長江後浪推前浪”,而“帕里斯大飯店”則不然。

在“正義之心”比賽開始之前,韓燦榮給瑞貝卡下了死命令,“帕里斯大飯店”輸給誰都可以,但輸給福記,絕對不行。

雖然佐敦·拉姆齊現在宣佈的,不過是中期成績,但是對於瑞貝卡而言,即便是中期成績,她也不容許自己有輸給福記的可能。

說來也巧。此刻的宋桑梓,同樣有這樣的執念。

宋桑梓為了鼓勵唐青山說出了定要在“正義之心”比賽上帶領福記取得第一,這番宣言,她是當了真,而且是當了千金不換的真。在宋桑梓看來,這不單單是一個誓言,更像是某種跟禍福相聯絡的預兆——倘若這番宣言落空,唐青山也很有可能會遭逢厄運。

宋桑梓當然知道這是毫無根據的迷信和偏執,但此情此景,她除了迷信和偏執,再也沒有任何事情能為唐青山去做。既然如此,她唯有將這份迷信和偏執,貫徹到底。

所以宋桑梓不能輸,不能輸給“帕里斯大飯店”,不能輸給“愛本”。

佐敦·拉姆齊也不知道是看穿了這三家餐廳的心思,還是單純想不按套路宣佈排名,還是覺得這麼宣佈才有更足的懸念,他就是突破了常規,沒有先宣佈第三名或者第二名,而是搶先宣佈了第一名。

“暫時排在第一名的餐廳是——我們的老朋友,來自西海岸的絕對王者,‘愛本’餐廳!”

儘管所有人都認為,“愛本”奪得第一是理所應當的事情,但當事人馬特·戴蒙,卻禁不住為之松出了一口氣來。

第一名塵埃落定,接下來,壓力就均攤到福記和“帕里斯大飯店”兩家頭上了。

瑞貝卡想要強裝淡定,但確實做不到。就連一直都一副漫不經心神情的浦士傑,也難掩緊張神色,一雙眼珠子咕嚕咕嚕亂轉。福記成員們,或抿嘴或捏手或不安分地彈動著自己的指頭。

宋桑梓或許是最冷靜的一個。她冷靜的原因,說起來,既簡單,又傲慢——

宋桑梓覺得自己會勝過瑞貝卡,取得第二。

要說宋桑梓何來這麼足的底氣,她也說不清楚。深究起來,大抵是她以為,自己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吧。

佐敦·拉姆齊難得地沒有賣關子吊胃口,在宣告了“愛本”暫列第一之後,緊接著,就非常利落地宣佈道:“暫列第二名的餐廳,是——”

所有人的心,都緊張得提到嗓子眼裡。

“是——一個非常令人緊張和意外的結果。因為兩家餐廳,實在咬得非常緊,雙方的差距,可謂只是毫釐之差啊!”

佐敦·拉姆齊的賣關子,還真是會遲到但不會缺席,被他這麼一搞,本就焦躁緊張的兩家餐廳成員,此刻真是殺了他的心都有了。

佐敦·拉姆齊察覺不到兩家餐廳成員對他的惡意,相反,他此刻正為整個比賽現場,因為名次宣佈而瀰漫出來的緊張感,沾沾自喜,又忍不住開始想象,在“正義之心”比賽結束之後,自己和《魔鬼廚房》,將會受到娛樂圈和美食節甚至乎大眾,何等的稱讚和禮遇。

在這份幻想的刺激下,佐敦·拉姆齊終於揭破了這個暫時排名的迷霧,讓福記和“帕里斯大飯店”,陷入了有人歡喜有人愁的尷尬之中。

“目前暫列第二名的餐廳,跟第三名的餐廳,只有零星差距,可謂險勝,讓我們恭喜——福記!”

宋桑梓雙手捏拳在胸前一收,無聲地做了個“耶”的姿勢,福記成員們外放得多,全都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連一向擺出一副事不關己模樣的里昂也不例外。

朱莉亞·杜靈頓走到宋桑梓身邊,輕輕一拍她的肩膀,肅容道:“宋,暫時贏過了‘帕里斯大飯店’是很值得高興,但現在高興,還有些太早了。我們的目標,不是第一麼?沉住氣。”

看見素來都因為自大自戀而鬧得旁人哭笑不得的朱莉亞·杜靈頓,都變得如此嚴肅正經,宋桑梓當即正色起來,鄭重地點頭應是。

“朱莉亞,你說得對。”

說完,宋桑梓就面向福記全體成員,朗聲道:“各位,我們暫時壓過‘帕里斯大飯店’很好,可是我們的最終目標,是第一!讓我們一起努力吧!從現在開始,我們連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費!”

“是!主廚!”

跟福記那邊計程車氣高漲,眾志成城相比,“帕里斯大飯店”這邊的氛圍,可謂是如墜冰窖,冷到了極點。

沒有一個人敢說話。如果不是“帕里斯大飯店”的成員沒辦法的話,他們真是連呼吸都想要忍住,以免鬧出聲響,為自己招惹麻煩。

瑞貝卡整個人,像被貼了符的殭屍一般,生硬地定在原地。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她是在醞釀一場風暴。

倒是浦士傑,冷靜得像是個無事人,只是在埋頭做著屬於自己的工作。

浦士傑的這份冷靜,被瑞貝卡解讀成了冷漠,她柳眉一豎,譏諷道:“浦副廚真是冷靜自若,身為外人,果然對我們‘帕利斯大飯店’的存亡漠不關心。”

浦士傑面不紅心不跳語調不變,淡淡道:“就算我們真的輸了,也不會被淘汰,哪裡說得上關乎存亡?更何況我們還沒輸,這不過是個暫列排名。瑞貝卡,別太感情用事了。”

“我感情用事?”

瑞貝卡本來就是個炸藥桶,浦士傑這一句話,無異於一團烈火,將她瞬間點燃。

“浦士傑,你給我搞清楚,是我收留你,你才有資格站在這個比賽場上!是誰給了你底氣,敢這麼跟我說話!啊?!”

面對瑞貝卡的責難,浦士傑依舊面不改色,頭也不抬地說道:“瑞貝卡,我很清楚我是靠什麼站在這個比賽場上的,你沒必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強調。正因為我很想繼續留在這個比賽場上,所以我才不想浪費時間。現在我們已經落後了,如果我們因為感情用事浪費時間,只會讓我們落後得更多。瑞貝卡,對你來說,難道發脾氣比打敗宋桑梓,來得更加重要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