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奇幻 > 太荒吞天訣 >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纏綿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纏綿

作品:太荒吞天訣 作者:鐵馬飛橋 分類:玄幻奇幻 字數:3140 更新時間:21-04-02 07:30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太荒吞天訣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突破之後,柳無邪一邊穩固修為,一邊參悟大寒冰術。

天道神書展開,幫助柳無邪一起參悟。

一晃十天過去,柳無邪的修為徹底穩固下來,周圍的氣息也趨於平靜。

睜開雙眸,恐怖的寒氣瀰漫蒼穹,目光朝四周看去。

發現周圍的世界完全變了,冰川消失,形成一座汪洋大海。

水面一眼望不到頭,彷彿直達天邊,這才是天際一線。

一束光亮穿過水平面,照耀大地。

新的一天又到了。

接著,一輪大月竟然也從海平面升起來。

看到這一幕,柳無邪身體一個趔趄,險些從空中跌落下來。

“日月升,竟然是日月同升!”

柳無邪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四種天地異象,全部出現。

因為冰川消失,導致海平面跟陸地形成一個交叉的現象,明明是月落,看到的卻是月升。

日升月落,呈現兩種都是上升的景象,其實是視覺差,跟冰川的地勢應該有關係。

如今四種景象全部出現,按照赤腳老人的預言,應該可以進入星域了。

“嗖!”

柳無邪消失在原地,出現在岸邊。

半月庵還有名劍山莊的人還未離開,一直守候在這裡。

“我要離開了,你們多保重。”

柳無邪需要抓緊時間,以免錯過這萬年難遇的天地奇景,一旦錯過,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了。

韓非子還有接近兩年的壽命,柳無邪必要儘快進入星域。

沒等眾人反應過來,柳無邪早已消失在原地。

“從此以後,北城城主之位,由楊尼前輩擔任,誰敢不服,殺無赦!”

一道恐怖的聲音,響徹北城上空,席捲每一寸空間。

只要是北城的修士,全部聽清楚了,紛紛朝聲音來源看去。

只見一道人影,劃破蒼穹,消失在北城上空。

“恭喜老祖,成為北城之主!”

半月庵眾多弟子紛紛走出來,恭喜老祖。

半月庵已經消失了,他們無家可歸。

現在好了,老祖成為城主,他們可以入住城主府。

“恭喜楊大師!”

苗飛羽率領名劍山莊眾人,紛紛走上前來,恭喜楊尼。

這次名劍山莊沒有半月庵支援,他們早就被天下第一劍莊滅掉,這個人情,名劍山莊永遠不會忘記。

“苗莊主客氣了,以後我們一起共同打理北城。”

楊尼連忙回禮,她很清楚,能有今日這番成就,全是拜柳無邪所賜。

北城的事情,暫且告一段落。

半日之後,柳無邪回到星耀城。

將所有人召集到一起,包括柳家一些成員。

“天地異象出現,我可能要進入星域,天道會的事情,交給你們了。”

柳無邪開門見山,沒有隱瞞接下來的計劃。

星域之路,勢在必行。

眾人沉默,天地異象的事情,他們也聽說了。

得知柳無邪要離開,每個人心情很沉重。

“無邪,你的路絕不止真武大陸,我們不攔你,此番前往星域,必定危險重重,我們能做的只有支援,天道會的事情,你大可不必擔心。”

沐天黎站出來,他早就看出來了,柳無邪不屬於真武大陸,他屬於更廣闊的世界。

其他人紛紛點頭,都很期待,想要知道真武大陸外面的世界。

沒有離開南域之前,他們認為南域就是這片天地最高的存在。

當進入中神州之後,才發現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得知星域的資訊後,每個人都在暗暗期待,希望有一天,能看看星域的模樣。

安排好了一切,返回柳家,同樣是一番囑託。

得知柳無邪前往星域是為了救韓非子,柳家沒有一人站出來阻止,連柳母都支援兒子的做法。

做人就要有情有義。

韓非子為了救她的兒子,才搭進去自己的性命,柳無邪既然知道解救之法,做母親的沒有理由阻止。

爺爺還有父親分別突破到天玄境,柳家已經成為超級大家族。

夜晚一家人團聚,氣氛有些沉重,此番前往星域,是福是禍,沒有人知道。

也許這次離開,將是永別。

“母親,你找我何事?”

席間,顏玉拉著柳無邪離開,走到一處偏僻之地。

“我雖然同意你離開,但是你也得答應我一個要求。”

顏玉看了一下四周,確定沒有人之後,這才小聲說道。

“母親請說!”

別說一個要求,就算再多的要求,柳無邪也會答應。

“離開之前,必須要給柳家留後。”

顏玉不是那種死板之人,兒子此番離開,必定凶多吉少,作為母親,心裡不難受那是假的。

但是大義告訴他,做人不能自私。

“這個……”

柳無邪抓了抓腦袋,雖然他跟幾女關係已經明確了,除了徐凌雪是他妻子之外,其她三個並無夫妻名分。

“這個很難嗎,你岳母早就告訴我了,你跟雪兒幾年前就拜堂成親,已經是名正言順的妻子,這個條件,你必須要答應我,不然我不會讓你離開。”

顏玉的要求很簡單,讓柳無邪離開之前,給柳家留個後。

看母親的樣子,估計是鐵了心了。

今日不答應,肯定不會讓他離開真武大陸。

“我可以答應你,關鍵雪兒能同意嗎。”

柳無邪抓了抓腦袋,雖然他跟雪兒之間的關係已經緩和,而且感情持續升溫,已經到了如膠似漆的程度。

但是行房之事,確實沒法開口。

“你這傻小子,雪兒那邊我早就做通工作了,什麼事情都要讓娘操心。”

顏玉狠狠的瞪了一眼柳無邪,這都結婚好幾年了,還不給他添個孫子,很是著急。

柳無邪一頭黑線,沒想到母親都安排好了,看來他應該是最後一個知道的。

“好吧!”

柳無邪只能無奈答應,說完朝大殿走去。

“那邊。”

顏玉一把拉住他,讓他趕緊滾回去休息。

柳無邪只好乖乖聽話,朝住處走去。

路過徐凌雪院子的時候,柳無邪停住了腳步。

四周靜悄悄的,奇怪的是,旁邊三座院子全部熄燈,一點動靜都沒有,好像慕容儀她們三個全部搬走了,看來知道今晚之事,將機會讓給了徐凌雪。

母親為了安排這一切,真是煞費苦心。

輕輕釦了扣門。

“進來吧!”

徐凌雪的聲音在屋內響起。

晚上聚會的時候,四女都沒有參加,柳無邪就覺得奇怪。

推開屋門,柳無邪走了進去。

屋內重新裝飾過了,整個屋內煥然一新,雖不是新房,卻也相差無幾。

桌椅換上了嶄新的紅色傢俱,包括床上用品,全部都換上繡著鴛鴦圖案的新被子。

徐凌雪坐在床邊,低著腦袋,身著薄薄的一層紅色長裙,將整個曼妙的身體,呈現在柳無邪面前。

“咕咚!”

柳無邪吞嚥了口中唾液,他是陽氣方剛的少年,看到如此絕世佳人,身體沒有反應,那是假的。

一步步走向床邊,徐凌雪低著腦袋,臉色羞紅。

輕輕挪動一下身體,給柳無邪騰出一些地方。

輕輕坐在徐凌雪身旁,柳無邪竟有些不知所措。

雖然他有過一次肌膚之親,但是那時候,主要是為了給慕容儀解毒。

嚴格來說,這應該才是柳無邪第一次。

“夫君,就寢吧!”

徐凌雪突然抬起頭,露出一張美的讓人窒息的面孔,看來今晚徐凌雪特意裝扮過了。

說完,輕輕脫掉身上長裙,雪白的雙肩,出現在柳無邪面前。

“呼!”

柳無邪伸手一掃,桌子上的油燈突然滅掉,屋內陷入一片黑暗。

隨後,一枚陣法盤悄無聲息的祭出,將整個屋子籠罩起來,任何神識,都無法靠近。

距離屋子幾十米開外,顏玉還有柳大山走出來。

“成了!”

顏玉很開心,看到他們在一起,心裡一顆大石終於落下。

“我們走吧,別耽誤他們。”

柳大山拉著妻子離開院落,回到大殿。

柳修城還有眾多高層還在,一直沒有離開。

“怎麼樣了?”

看到他們兩個回來,柳修城還有柳大志一臉八卦之色,朝柳大山問道。

“成了!”

柳大山端起桌子上的酒水,一飲而盡。

“好好好……”

柳修城一連說了很多個好字,他等這一天同樣等很久了。

……

屋內,春光一片。

柳無邪脫掉身上的外套,進入被窩之中。

徐凌雪像是完美無瑕的精靈,鑽入柳無邪的懷裡。

“夫君,我有些害怕。”

徐凌雪小聲說道,身體像是小兔子一樣,瑟瑟發抖。

“沒事的!”

柳無邪輕輕撫摸徐凌雪的臉頰,看她楚楚可憐的樣子,有些不忍。

“我聽慕容姐姐說,會很疼的!”

徐凌雪突然抬起頭,雖然屋內沒有燈光,藉助月光,倒也能看到彼此的模樣。

“額……”

柳無邪一頭黑線,他跟慕容儀之間的事情,徐凌雪怎麼會知道。

“咳咳……”

柳無邪乾咳幾聲,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看來她們四個之間,有很多事情瞞著他。

“夫君,你能輕一點嗎?”

徐凌雪身體還在發抖,看來很緊張。

“恩!”

說完,柳無邪身體壓上來,吻住徐凌雪的雙唇。

猶如兩條靈蛇,糾纏在一起,開始的時候,徐凌雪還有些抗拒,但是很快,身體傳來一陣燥熱,開始迎合柳無邪。

漸漸的,已經忘記了身在何處,那種玄妙的意境,讓兩人沉醉其中。

“啊……”

一聲痛苦的驚叫聲,從徐凌雪口中喊出,緊緊的咬住雙唇,不讓自己繼續喊出來。

ps:只能這樣了,不敢多寫,怕和諧,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