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奇幻 > 入侵神話 > 第1860章 冷嘲熱諷!

第1860章 冷嘲熱諷!

作品:入侵神話 作者:大儒 分類:玄幻奇幻 字數:2198 更新時間:21-06-08 06:34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入侵神話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要到達近處河流湖泊的晚期境界,一般情況下,氣體脈衝應具有成年臂厚。

即使他們更好,他們也知道壓力對氣體脈衝強度的增長有多大的影響,他們的靜脈也會像小子一樣有著厚實的手臂。

更強大的,武功天才,或灰暗,他們不能透過筷子厚。

因為這是極限。

但孔文君,看起來,差不多一樣。

明亮,令人眼花繚亂,堅韌。

這種強度是難以形容的。

強化氣脈,攜帶靈氣,但也淨化了很多。

孔文君能感覺到靈氣中雜質較少。融合更完美,相信整體質量的提高,請到高樓上去。

每次我想這個時候,在靈氣的造詣裡,竟然已經從這麼遠的地方出來了,孔文君有點興奮。

年輕人的輕浮有時是不可避免的。

在這一天,聖地遭受了巨大的挑戰!

在明亮的大廳裡,陳祥、蘇軒、趙星帶著憂傷的色彩,聚在一起。

氣氛很壓抑。

即使是最冷漠、最古井無浪的趙星氣質,此時的臉,也不好看。

在這種環境下,人們很容易被壓抑。

孔文君是從大廳外面來的。

在他加強身體後不久,他又一次強化了他的牌。

現在是為一場大戰做準備的時候了。

他覺得身邊的親戚朋友都知道這一點。

而且他們自己也很好。當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時,總會有一些話題.

生活不會無聊的。

他們都是志向遠大的人,心中充滿陽光。

突然被壓制似乎還不夠,是嗎?

“五個兄弟,你來得正好。嘿,海克的一群動物,他們不會再和我們玩了!”

蘇軒痛苦地說。

那是什麼意思?他不太明白。

蘇軒把一份最近寄來的戰地報紙交給孔文君。

有點像羊皮。這只是一個寶藏,可以讚揚大量的資訊。

裡面有保密線路。只有蘇軒,或授權人,才能檢視內容,否則,該檢視將被破壞。

一看,孔文君的眉毛,皺得更深了。

霧濛濛的入侵者曾起到保護聖地的作用。

不能說是保護。

畢竟,它們的邊界與霧水相連,為了保護自己,選擇修復那些古老的地層,是一種必然的選擇。

但現在他們放棄了保護這些古老的形成方法。

現在,黑市邪教,屠殺聖地。

霧海龜縮到海克市無法避免災難,黑市對城市的攻擊微乎其微,望著城市的邊緣!

蘇姆壓垮了簡報。

憤怒的顏色,寫在臉上!

“他們似乎知道他們的存在時間不長,不想被我們打敗,所以他們要打破罐子,把所有的玉石都燒掉。”

陳嘆了口氣。

這個判斷是有道理的。

“但我們情不自禁。作為神聖的人們,我們得到了無數人的支援,現在我們不抵抗,該怎麼辦?”

“現在我想知道這個編隊被摧毀的程度。”

他們都捲入了霧中,並看到了形成的方法。

那是一個非常強大的編隊。如果不是故意釋放的話,外人就很難進來了。

“在這種情況下,溫和地,你在家裡守衛,我和我的第五兄弟,出去看看情況。畢竟,如果你不親眼看到他們,有些事情你是看不出來的。”

這一建議得到了所有國家的採納。

海城。

這是離霧水最近的城市。

當然,它通常是當前入侵者的王國和海洋入侵者的霧氣的共同之處。

但今天這個地方成了廢墟。

這裡唯一的古建築被完全摧毀了。

那種亂七八糟,到處都是骨頭,讓人覺得,腦袋麻木了。

“事實似乎比我們想象的更加兇猛和嚴肅。”

孔文君站在廢墟中,感情用事。

“我們的防禦力量如此之大,以至於我們似乎無法控制這場襲擊。”

黑市的屠殺剛剛繼承了黑市的統一,它怎麼能這麼快就重新燃起,兇猛地攻擊聖地呢?

孔文君認為。在那一天,也許是為了儲存人性中最後一片溫暖的土地,他們並沒有殺死它。

但現在這個傢伙,反手攻擊聖地,奪去無數人的生命。

這種行為,引起了孔文君的強烈反思。

“防衛是無用的,從根本上消除問題的根源是根本。但在我解決這件事之前,我認為有一件事是我必須先解決的。”

如果黑市是可憎的,那麼海洋的霧氣就更可怕了。

他們不認真地與自己的人們和外來者戰鬥。

現在躲起來,似乎沒人知道。

這件事,讓孔文君,挺不開心的!

“讓我們先處理好自己的事情吧!他們釋放了黑市的人,準備利用他們的實力。如果我們不擺脫這些傢伙,就會有很大的麻煩。”

森林達

蘇軒點了點頭,同意了。

兩兄弟之間的想法、意見,一直是相似的。

海克市。

此時,海克市陷入整體防守。

厚厚的遮擋燈,遮住了城市,那種防禦,可怕!

只有在強大的防守時,才會有裂痕,被撕裂。

孔文君和蘇軒,走進去。

孔文君剛一進門,就被一絲不安的氣息驚呆了。

“兄弟,我們走!”

孔文君大叫!

刀拔了出來,冷光噴了出來。

它到處都是殺戮,警惕,不安地四處張望!

在這座受保護的城市裡,人們非常敬畏。建築物街道空無一人。

天空灰暗,給人一種陰鬱的感覺。被壓抑在骨頭裡的氣氛讓人感到毛骨悚然。

蘇軒呆在發呆的地方。

但他知道他哥哥能做什麼。

毫不猶豫地轉身離開。

他知道這一次,他似乎落入了對手的大圈套。

但面對威脅和陷阱,孔文君只是冷嘲熱諷。

如果有親戚,他會擔心的。

但是如果你想要軟化自己,不管你的對手有多可怕,這是很難做到的。

“哦,天哪,有點警惕,還不錯。”

令人敬畏的是,老聲音來自一座冰冷的建築後面。

不久,伍陵和一群強者慢慢地出來了。

只是簡單一看,孔文君背後的人很多,身份有待辨認。

主要成員是四位長老和大廳的八位主人。另外,大約有十多個外援。

“對待客人的迷霧島方式真的很感人。”

“一個嘴尖的男孩”

伍陵略過嘴。

伍陵的兇猛的話出現在孔文君的耳邊。

那表情太兇猛了。

“恐怕你不該這麼說!”

孔文君嘲笑,用刀把它砍了出來。

一把刀光,打破了100米的大地,突然來到伍陵的眼前。

在隆隆的連續破碎中,一群人,完全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