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美文 > 網之中有千千結 > 第632章 姐夫,好男人

第632章 姐夫,好男人

作品:網之中有千千結 作者:夏洛特夫人 分類:言情美文 字數:2123 更新時間:21-02-23 07:31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網之中有千千結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正當兩人扭捏起一團時,樓梯口傳出一陣怒氣十足的聲音。

“你們兩個在做什麼?”

曲萍嚇得魂飛魄散,抬頭一看,是阿婆。

“萍萍,你怎麼可以揹著你老公跟野男人在這裡廝混呢?你,你......你,造孽啊!”阿婆扭身離開了。

“阿婆,不是這樣的!”曲萍想去追,可發現自己仍被困在藍騫的懷裡。

“放開!”

“不放!”

她怒吼:“我要去解釋,萬一傳出去,怎麼辦?”

“這不正好!”藍騫一副正中下懷的樣子。

“好你個頭!你再不放開,我以後都不理你了!”曲萍生氣的踢了他一腳。

藍騫吃痛得鬆開了。

曲萍兔子般跑了下去,藍騫無奈的嘆了口氣,他目光深沉的環視了暗格。

這些暗子不久前被人翻過了,因為有一兩個格子的底部灰塵很少,可見原先裡面是放了東西,而現在那些已經被人洗劫了。

沈叔精通機關暗格,那幾個放了東西的格子隱藏的相當隱蔽,開啟的方式也非常人能及,能悄然潛入沈家,將所有的暗子翻找出來,並將東西拿走,這人相當不簡單。

看來這回,他是棋逢對手了!

等藍騫進到阿婆屋內時,曲萍正急得上竄下跳,而阿婆剛黑著臉打著草帽,不理會她。

一看藍騫進來,曲萍馬上奔過來,大聲道:

“姐夫,你說剛才是不是因為有一隻大老鼠突然跳出去,我嚇壞了差點摔掉,所以你才扶我了一下,對吧?”

“姐夫?”藍騫一愣,隨即臉黑了。

“姐夫?”阿婆也一愣,她抬頭看向藍騫。

覺得眼熟?

“哦!對,這不就是琳的男朋友嗎?以前常來玩的。”阿婆驚呼道。

曲萍借坡下驢,忙附和道:

“對啊!阿婆,他不就是我琳姐的男朋友嗎?也是我姐夫。你現在總該相信我講的話了吧。”

阿婆嘆了口氣道:“琳走了這麼多年,也沒有他來過。還叫什麼姐夫,可能人家早就娶妻生子了。”

“沒有!沒有!我姐夫對琳姐可痴情了,他到現在都沒有再娶。之所以一直沒來,是因為怕觸景生情。”曲萍解釋道。

阿婆詫異道:“他還沒有結婚?那真是個有情有義的好男人!”

曲萍對藍騫豎了豎大拇指,讚賞道:“好男人!姐夫!”

藍騫的臉跟墨一樣黑!

阿婆問道:“萍萍,你們今天過來,有什麼事嗎?”

“想找點東西,可惜沒找到。”曲萍嘆了口氣,又問道:

“阿婆,我聽說琳姐走後,起初沈家的叔伯鬧著要告藍家沈家,後來被人收賣了,他們就不再幫著婧姨起訴了,是有這事嗎?”

說到這事,阿婆就一肚子氣。

“那些沒良心的,收人家幾個錢,就連親情都不認了。你婧姨那時已經剩半條命,哪還有力氣起訴什麼?

我是聽人說過,你琳姐是被人扛上天台的,可影片上又清清楚楚的拍下了你琳姐是自己跳樓自殺的,所以最後也難怪人家警察這樣定案了。”

藍騫沉著臉拿出一根菸想抽,想了想,又放回去。

曲萍追問道:“阿婆,你聽誰說,琳姐是被人扛上天台的?”

阿婆道:“就是我們村的小秀她媽啊。小秀不是跟你琳姐一起考進同一個大學的嗎?當時咱們村出了兩個高材生,村裡還敲鑼打鼓了好幾天呢。

就是小秀她看見你琳姐被人扛上天台的。不過,萍萍,這事你可不能去小秀家問,她們不會說的。”

曲萍不解,問:“為什麼?”

“說不清。那陣子小秀家大門緊閉,不與人來往。警察來敲門,小秀卻改口了,說自己看錯了,還留了筆錄的。”阿婆道。

曲萍與藍騫相視一下,瞭然於心。

車上。

“藍總,小秀就麻煩您了哈。明天,應該能有結果了吧?”曲萍討好道。

藍騫依舊臭著一張臉,目不斜視的看著前方。

曲萍自然知道他因為什麼生氣,不過她覺得自個兒沒錯。

到了點,曲萍一下車,布加迪威龍便飛馳而去。

那“吼吼吼”的馬達聲,就像它家主人此時的火氣一樣大。

曲萍捂嘴笑,還霸道總裁呢,鬧起脾氣來跟三歲小孩子無差別。

這時手機響了,曲萍低頭一看,是阿全。

桃花太盛了!走了一個又來一個。

早上派去跟蹤阿全的人向曲萍彙報:這傢伙一整個上午都在酒店裡抱著女人睡大覺,剛剛才醒。

這個生活糜爛不堪的流氓!

阿全約她喝下午茶,順便講一下官司的方案。曲萍只能壓住內心的嘔吐感前往。

一見到曲萍,阿全便熱情的迎上去,一味濃烈的香水味也隨之而來。

曲萍忍不住捂住鼻子,她最受不了這種俗不可耐的氣味。

“阿全律師,您這是從哪個女人堆裡出來啊?滿身的女人味!”曲萍故作吃味,不悅道。

阿全一愣,隨即笑著狡辯道:“楊小姐說笑了!我早上見一個女顧客,她用的香水太濃味了,沾到我身上了。”

“透過空氣還能沾到一起?不應該是摟在一起才會這樣嗎?”曲萍譏笑著坐下,醋勁十足的樣子。

阿全滿心歡喜。他哪能想到這娘們早對自己芳心暗許了。他歡喜粘在曲萍身邊。

“好臭!”曲萍嫌棄道。

阿全想了一下,連忙脫掉衣服,一不小心手機摔倒在上,螢幕砸破漏液了,觸控式螢幕失靈了,不能接電話。

想起任哥隨時會傳召他,他便無心與曲萍糾纏了。任哥那可是個狠角色,自己可得罪不起。

阿全立即讓服務生就近買了個手機送來,也不怎麼的換卡的時候收一抖,卡掉到縫隙裡,折騰就老半天拿出來時,晶片磨損不能用了。

阿全只得去通訊公司補卡,曲萍自然不肯。

“阿全律師,咱們的方案都沒說呢,你怎麼就走了?我不許你走!”

曲萍蠻嬌無理無理的樣子,實在可愛的得不行,阿全春心蕩漾,哪捨得兇她,只能好言好語的哄她。

“你這樣八面玲瓏的精英男士,怎麼可能只有一個號碼呢?我有朋友在通訊公司上班,我讓她給你互轉一下。”曲萍道。

“沒有!我怕麻煩,只有一個號碼。”阿全起身欲走。

曲萍杏目圓瞪,怒道:“你想離我遠遠的,你就明說!”

“真的沒有!我這輩就辦過兩張卡,另一張還是十年前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