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遊戲競技 > 法術真理 > 第710章 傳送門

第710章 傳送門

作品:法術真理 作者:奇蹟祈願 分類:遊戲競技 字數:4148 更新時間:21-02-07 02:54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法術真理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掌握了6環的觸發術與神諭之眼,無疑也為趙旭的動作大戰再添加了極為有利的砝碼。

他每一輪的行動的冗餘量之龐大,已經到了近乎難以估量的地步。

甚至說句誇張點的,趙旭同時砸出5道公理之錘的威力,都足以毀天滅地,消滅傳奇級別以下的怪物。

而剩下的強大法術依舊不少。

諸如六環的死靈系法術群體疫病術,作為三環疫病術的升級版本,它除了能夠指定疾病的範圍,升起紅黑纏繞的迷霧之外,可供選擇的具體疫病的種類也很廣泛,從顫慄症再到噁心症都有,能夠極度的壓制屬性。

而六環的碎骨術更是霸道,只要目標的生命骰數小於趙旭的施法者等級,就必然會無豁免地震懾一輪,堪稱無解。

同時在下一輪,還會進行再次檢定,一旦失敗就會受到劇烈的痛苦,66陷入反胃的負面狀態。

至於神術方面,最關鍵的是趙旭終於掌握了五環的復活神術。

死者復生。

從此他終於擺脫了依賴卷軸的命運,能夠獨自的復活一個死亡時間不超過施法等級每天的生物。

只要對方願意復活的話。

這也意味著趙旭那,金庫中龐大的鑽石終於能夠用的上。

只是5000金幣每次的復活代價,也是並沒有多少人能夠支付得起。

而五環的幸運浪潮法術,則正式宣告了趙旭,終於實現了必然一擊的可能性。

這道輪級法術持續的時間過程中,趙旭的攻擊、傷害等等諸多檢定都能得到2階的幸運加值。

但更為重要的是,在法術持續時間結束之前,他能夠以直覺動作引導法術的剩餘力量,作為一個完美般幸運的瞬間。

這一刻,幸運之神降臨。

這樣子在接下來的絕大多數檢定,如攻擊、豁免、技能乃至屬性檢定和法術穿透檢定,都認為趙旭打出了完美的20階評價。

如此一來,便意味著他能夠靠著這道法術,必然命中某位目標、必然豁免透過某次威脅。

將所有不穩定的表現,收束於最為完美的一點。

從此時開始,趙旭正式擺脫了“正態分佈”的束縛,擁有“搖骰子”必出最大點的能力。

最終,隨著一道道六環奧術與五環神術被他掌握後,實力達到巔峰狀態後,趙旭也根據既定的計劃離開了這片深淵。

他的目標是前往深淵的第66層魔網深坑。

這一層比起無底深淵中,大多數處於惡魔領主支配下的深淵層面,是完全屬於神祇的世界。

而蛛後羅斯作為一名獲得神格的惡魔,她所在的這一層面,堪稱是無底深淵中最為出名的陰謀地帶與邪惡聯絡點。

羅絲的天性讓她並不會滿足於當前的狀況,否則最初她便不會背叛那位精靈主神,從而被打落凡間。

而蛛後羅絲,經過了多年的研究,也是靠著某位隱秘的法師,終於找到了一條關鍵的路線。

她可以透過吸納主物質位面的空間,將其吸附於魔網深坑裡,從而帶來力量的無限增強。

每一次魔網深坑國度的拓寬,都意味著螺絲自身實力與慾望進一步增益。

同時她還無比覬覦這那些神靈們的威能,試圖透過最為傳統的邪惡手段,諸如殺戮、暗殺、欺騙等,卓爾們最直接的本性手段,來實現最終的目標。

而魔網深坑這一位面,因為特殊性和諸多的主要位面,乃至半位面進行相連,因此在其他位面進入到魔法深坑,有時候反而是一件更為簡單些的事物。

比起在深淵找到傳送門直達魔網深淵,還要簡單些。

一陣恍惚後,趙旭便施展出自己剛剛學來的五環法術“異界傳送”,成功地回到了亞瑟主物質位面世界之上。

這道次元轉移法術,最多能夠讓他等待著八位小夥伴進行轉移,不過傳送本身還存在著8-800公里的誤差範圍。

但也是為趙旭彌補上了位面旅行裡,最關鍵的一個環節。

回到主物質位面後,趙旭還沒來得及觀賞周圍的這一片崇山峻嶺,便意識到自己偏差了起碼有三百公里之多,當即啟用傳送術,再次進行遷移。

趙旭並不缺乏前往魔網深坑的手段,甚至“異界傳送”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一種方式。

可他需要的是“隱秘”。

甚至按照“內心倒影”的說法,在諸多的環節裡,很可能那位九獄之主,已經透過蛛絲馬跡推測出了趙旭的最大目標。

自然對方會重新採取徹底的方式進行檢驗,也許此刻那第四層大深淵處的通往66層魔網深淵的傳送門裡,都被惡意的目光所傾注。

等待著趙旭的自投羅網。

不過那位九獄之主,尚未知曉趙旭的真實身份這點,則是他的最大優勢。

而趙旭也徹底死心,直接決定用更巧妙的“光明正大偷渡法”,在眼皮子底下,悄然潛入。

趙旭要做的,便是利用蛛後羅絲自己留下的渠道來進行潛入。

這些隱秘的傳送門,都是對方在某次侵襲吞噬空間的過程中,失敗而留下的後手,是被羅絲視作禁臠的隱秘手段。

天生就具有高度的隱秘性,能夠避開絕大多數明面上的眼睛。

他就相當於別人還在走海關的安檢通道,趙旭大搖大擺穿著工作服走進去通關辦公區,然後脫了馬甲換上便服,從另一邊的員工通道走出來。

事實上,羅絲也不會意識到這些只有祂知道的“傳送門”,穿過深淵意志,讓某位11級的小法師也知悉了。

這一趟趙旭的目標,便選擇了傳說中的人類城市伊斯提威恩。

他走在這座城鎮上,直接感受到了四周的繁華之處,小攤販的叫賣聲,婦女池塘邊的盥洗聲,鐵匠鋪的敲擊聲,不絕於耳。

一副太平盛世的安逸模樣。

不過這個看似平凡的城市,卻曾經是那66層魔網深坑的狩獵目標。

沒錯,按照一段隱秘的深淵歷史,當時蛛後羅絲派遣了山丘巨人,火巨人以及霜巨人部落等部落進行結盟。

曾幾何時,這層深淵被包裹在巨大的黑色魔法半球之中,理論上是被帶入了深淵之中,等待著慢慢被包裹。

只是後面,在整個城市英雄的捨生忘死撲擊之下,蛛後羅絲的圖謀終究是失敗了,也讓這座陰影之城重新得到了喘息的機會。

不過趙旭觀察了一番後,便慢慢走到了城市中央的奎爾塔納廣場上,他環顧了一週,發覺絕大多數人都在圍著一位吟遊詩人進行了,聽著對方吟唱的英雄史詩。

按照無底境域的說法,當初蛛後羅絲哪怕攻佔失敗,也沒有徹底放棄,甚至還用了最後的手段,在這個城市,留下了一道無比隱秘,能夠通往無底深淵的傳送門。

但它卻是一道特殊的傳送門,本質上是讓魔網深淵的大軍,在某個時間節點,透過這道傳送門到達伊斯提威恩。

同時傳送門就位於廣場旁的一條小巷子裡,而且為了避免有誤打誤撞的小孩子碰觸到傳送門,亦或者不小心一個摔跤跌落到上面。

傳送門設定了“返程”特點,只有透過這個傳送門到達城市的目標,才能夠透過它回去。

但這些,對於趙旭而言,都不是大問題。

魔法,本來就針對世界法則漏洞而出現的捷徑。

“分析傳送門!”

趙旭直接就位自己施展上這道法術,隨著魔法之力匯聚,他雙眼的紅光一閃,眼前浮現出20米半徑的無形力場,彷彿有無數紅外線不斷地進行著掃描。

為他揭示這片區域存在的“傳送門”與“異界之門”。

說實話,一般在地下城這些隱秘封死的地方,或許還有人賊心不死,用著“偵測密門”等法術排查檢索。

而對於一個人潮絡繹不絕的廣場,來施展上偵測傳送門相關的法術,哪怕是法術位多的燒的施法者,都不會做出這種不理智的舉動。

也就知道底細的趙旭,就這樣維持著自身的專注,一條條地穿梭過整個廣場的巷子裡。

不得不說,羅絲在佈局方面還是考慮到了戰術佈置,奎爾塔納廣場位於城鎮的最中央位置,周圍都是最密集的城鎮居民住宅,一旦深淵大軍降臨此處,毋庸置疑在最核心的位置插入了一道匕首。

最終,耗費了大半小時的行程後,趙旭總算瞄到了一座視野內散發著詭異光芒的傳送門。

而他整個過程都處於“隱形術”籠罩下,並沒有人注意到他這個外鄉人的存在。

整座傳送門便僅僅貼在一處高牆建築旁,三米高的石門框上,在“分析傳送門”的視野下,看得出紋畫諸多蜘蛛的形象,也包括羅絲眷顧的熔蠟妖一族。

趙旭輕輕將手部貼在散發微光的傳送門上。

冰涼,沒有任何異樣感,同時他也沒有被猛然吸入。

彷彿所看到的,只是一個幻術的騙局而已。

倒也不是沒有法師施展六環的“永恆幻影”法術,製造出一道永恆存在的“傳送門”幻象,結果騙得一大堆學徒懵懂撞牆。

當初研究過傳送門的趙旭清楚,這種看著只能夠觸發“返程”的效果,本質上就是一種傳送因素的設定。

諸如他可以給自己製造的傳送門,設定只有人類能夠通往,亦或者只有佩戴指定掛墜的目標才能夠透過。

這樣子便能夠用雙向傳送門進行單向打擊。

但是,魔法也容易被魔法剋制。

趙旭直接從揹包的卷軸庫存裡,掏出了一張僅僅存在於傳送領域的八環神術“重設傳送門”。

一道連法師都無法掌握的法術,只有代表著傳送、履行神職的神靈,才能夠賜予祂們選擇了傳送領域的牧師信徒。

不過使用卷軸的趙旭,並無法動用任何壓縮施法時間的手段,他也就老老實實的張開羊皮卷軸,看著上面拗口而又複雜的咒文,開始了長達十分鐘的施法時間。

慢慢地,趙旭的咒文之力開始伴隨著奇異的魔法光輝,化作有形的湛藍光帶,自動朝著傳送門纏繞而去。

趙旭在這時也從內心深處大喝一聲!

“更改要素,返程變化為限制一小時前來自於深淵的過客可以透過它返程。”

所謂偷渡,那是悄悄地用鑰匙開啟大門,然後再恢復原樣,而非大搖大擺地把大門拆掉然後進入。

一會後,趙旭繼續靠著“分析傳送門”的效果,看到了自己變更的要素已經生效後。

謹慎起見,他還再施展了四環的“視觀傳送門”,確定傳送門的對面並沒有佈置百十位刀斧手嚴陣以待。

鬆了口氣後,他直接一步走入,沒入傳送門內。

而半步之遙,跪倒在地上玩耍的兩個甩著鼻涕的小孩,忽然一個激靈,“怎麼感覺有股陰風啊。”

另一位大些的孩童,急忙一把手按住,“就算今天惡魔把這裡佔領了,你也得賭完這把!”

--------

穿越傳送門之時,趙旭的全身都帶著無比的戒備之意,手中的傳送法杖緊緊握住。

只要環境有些微的變化與異樣,他便是二話不說開迅捷爆發。

先是“鐵心之力”解開可能存在的束縛于禁錮傳送狀態,緊接著瞬發權杖“異界傳送”逃跑。

這簡短的深淵之行,讓他意識到,再大的命,都禁不住深淵這些隨處可能到來的風險。

每一位深淵的惡魔,能夠順利活下來,本身都是氣運十足,也難怪各個要死要活地想著偷渡到主物質位面來。

只是剛剛透過傳送門看到的場景,趙旭當時不以為然,以為是66層魔網深淵難得常見場景。

可真的到達後,他卻發覺有些不對勁。

純粹從感受,便讓人意識到這並非什麼良善之地。

這是一座寬大的石室角落,紫色真菌覆蓋著房間的牆壁與天花板,散發著朦朧的磷光。

同時地面還灑落著樹枝與已經碎裂的骨骼,甚至還能夠看到已經破爛腐敗的衣服隨意覆蓋在砂礫地板之上。

五扇完全相同的門,就這麼排列在對面牆壁之上,恭候著趙旭到來。

這是一座迷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