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幻想奇緣 > 殘影曉夢 > 第299章 番外一 卿葉/宿炎烈1

第299章 番外一 卿葉/宿炎烈1

作品:殘影曉夢 作者:江三娘子 分類:幻想奇緣 字數:2556 更新時間:21-02-22 03:05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殘影曉夢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凌霄大殿上,在眾仙家的注視之下,一個女子被人拉著鎖鏈拽到了帝君的腳下。

“卿葉拜見帝君。”

她垂下眼簾,表情淡漠,緩緩下跪,語氣是前所未有的平靜,好像獲罪判刑的不是她一樣,不過……既然早就將生死置之度外了,那還有什麼可怕的呢?

“卿葉,你可知錯?”

帝君的聲音威嚴而響亮,在場的眾仙皆是一顫,然而跪著的那個人卻無一點變化,只是嘴巴動了動:

“卿葉無錯,若帝君想罰,卿葉願認。”

這等無所謂的態度卻像乾柴一樣把帝君的心火是越燒越旺,若不是還有季塵仙尊的面子需要給,非要她飛灰煙滅不可:

“好,既然如此,本帝君就罰你除去仙身,輪迴三世,來人啊,行刑!”

聖旨一下,便有兩個仙拉著卿葉就下去了,卿葉一路上安安靜靜,十分聽話,算是他們見過最為聽話的犯人之一。

他們將她綁到牆上,祭出剔仙刀,一刀一刀的將仙身從她那裡剔掉。

那痛苦可想而知,卿葉的眼睛漸漸的模糊,疼痛卻越發清晰,其實她不止一次的問過自己,若是再給她一次機會,她還會堅持嗎?

卿葉蒼白的臉上露出了悽苦的微笑,其實有多少次她可以回頭,她也從來沒有這個心思啊!

在這漫長的行刑中,卿葉的思緒漸漸飄回了以前……

離恨天便是仙界,待人妖鬼修習正道之術到一定境界後就能飛昇至此,脫胎換骨,成就仙身。

當然,也有剛生出來就是仙人,比如上古殷氏,零陵何氏等神族後裔,天生血統高貴,自然從出生就是不用修煉的仙胎。

而卿葉不屬於他們任何一種情況,卿葉的父母都是鸚鵡仙,卻是修煉上來的仙人,像他們這樣的生出仙胎的很少,非仙胎不能存在於離恨天,只能找其他界寄養孩子,而卿葉,就是那很少中的一個。

卿葉的存在讓他們頗為自豪,時時拿出來誇耀稱讚,而卿葉的脾性甚好,溫和有理,沒法讓人討厭,反倒給了她一個很好的人緣。

後來啊,卿葉被分到了草藥地裡,成了管理草藥地的小仙,卿葉也確實很好的完成任務。

不知道為何,她好像能和植物通靈,也對草藥效能頗為了解,尤其是滋養草藥,彷彿她的法力如同天生就是奉獻給草藥的一樣,可她心裡就是有個聲音,她,更想學攻擊的法術,而不是當一個管理園子的藥仙。

時間越長,這個聲音就越明顯,她甚至放棄了去神農氏學藝的機會,寧可只守在四四方方的藥園子裡,也想去學更高階攻擊性的法術。

最好……是陣法,有時候連她自己都奇怪,但她把這些通通的歸了興趣使然,反正她這樣的小仙,或許沒什麼機會能學這些吧?

然,機會總是在你誤以為它不來時,悄然而至。

又是一天,卿葉依舊在藥園子裡滋養著這些藥草,同她關係較好的小草仙突然跑到藥園子裡,直接拉著她就走。

“青兒,你要幹嘛?我還要弄藥呢,今天這些藥祖宗們長勢不好……”

“別弄了!”

那個叫青兒的小草仙激動的說道:

“那個什麼什麼仙尊過來找徒弟了,咱們趕緊過去,說不定找的就是咱們啊!”

“什麼什麼仙尊啊?”

卿葉被青兒的話弄得雲裡霧裡的,仙尊她聽說過,在仙界離恨天,能被叫做仙尊的,必然是地位極高,連帝君都要給幾分薄面的那種,不過這些個高人找徒弟不去那些神族後裔那裡,跑我們這些犄角旮旯的地方找什麼找?

“具體的我也不清楚……”

青兒含糊道:“不過我聽說他們所教的是你想學的攻擊法術,有一個還是學陣法的。”

是嗎?卿葉心中一動,立刻拍打翅膀飛了過去,當然不忘帶著青兒,自己心心念唸的就在眼前,哪怕機會只有一點點,也要試試,說不定……說不定……

沒想到老天還真是夠眷顧她的,她一出現在那裡,那兩個被稱作仙尊的人便拿著陣盤在她面前不知道算了些什麼,許久後,其中一位仙尊指著卿葉問道:

“你可願認吾為師?”

機會近在眼前,卿葉怎麼可能讓它溜走?卿葉“撲通”一聲跪下,在那位仙尊面前磕了三個響頭:“弟子卿葉,拜見師父!”

“好!好!”那位仙尊似乎也沒想到這事情能這麼容易,甚至還和旁邊那位說沒想到她現在性格這麼好云云,讓卿葉覺得他們好像認識她?

自己從未離開過藥園子,更別提見什麼高高在上的仙尊了。

卿葉跟著兩位仙尊就來到了一處仙氣濃郁,清新雅緻的院落內,接著走到一個閣樓處,只見門口站著兩個男仙,一個衣著華麗,豐面俊朗,另一個高大挺拔,面目俊秀,二人見到自己師父時,立刻行禮,稱了一聲“師父,師叔。”

卿葉轉頭看向另一個仙尊,那人微微一笑:“我叫季塵,你的師叔。”

接著師父輕輕的拉著自己的胳膊,走到兩位的面前,指著那個豐面俊朗的說道:

“這位是你的大師兄,殷黎昕,你稱他靳黎也可。”

“殷黎昕……可是上古殷氏?”

卿葉驚道,神族後裔她可從未見過,今日還真是大開眼界,怪不得穿的這麼好,手中劍的靈氣也十分濃郁。

卿葉不由得多打量他幾眼,這一看,心裡卻犯嘀咕,據說上古殷氏乃玄鳥之後,為何它的後人竟是龍身?

而且……很奇怪,明明是第一次見,卻有似曾相識之感,好似久別重逢的老友一般,殷黎昕也有這樣的感覺,不由得走近了一些,也暗暗打量了一番,臨了二人對視一笑,盡在不言中。

殊不知,就這一舉動,竟被那倆仙尊想到了極歪的地方,開始了撮合他倆的大計。

接著師父又指向另一位:

“這位是你的二師兄,恆清。”兩人對行一禮,隨後眾人進入閣樓內,卿葉以禮拜了師,敬了茶,第二日隨著師父上了凌霄殿,跪了帝君受了職,自此,卿葉再不是那小藥園子裡的小藥仙,而是可以站在離恨天凌霄殿上的仙人了。

時光飛逝,歲月如梭,轉眼間,卿葉的陣法和攻擊術突飛猛進,看得師父師叔連連稱讚,但她覺得以她的能力不該只是如此,雖然連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自信,然而她還是向師父申請了要外出歷練。

卿葉性情溫和守禮,師父哪有不放心的?立刻為她打通關節讓她出行,季塵有提出讓殷黎昕一同前往,也好有個照應,卿葉直到現在還在想,要是那次自己不逞強,讓殷黎昕陪著,是不是一切都不一樣?

卿葉這是第一次出了離恨天,她聽了師父的話,選擇去了凡界。仙的能力那是除神魔以外最好的,更何況卿葉的實力也絕對不差,她原以為此次歷練沒什麼可怕的。

然,就是這次普普通通的歷練,卻是她走向深淵的開始。

那時的卿葉好容易離開離恨天,在三天的高度緊張下,發現沒什大不了的,漸漸就解下了心防,甚至於入日月潭戲水暢玩都不設結界,反正凡界不過是些普通人,怕什麼?

凡間的水同離恨天不同,雖沒有濃郁的靈氣,卻輕柔,舒緩,別有一番滋味,況且卿葉還是木水系的體質,入水更是舒適,更是合意,卿葉一會兒拍打著水面,一會兒將水捧起拋向空中,一會兒沉到水裡,一會兒又游上水面,玩的不亦樂乎,竟連有誰接近此地都全然不知。

“哎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