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幻想奇緣 > 韶華緣夢錄 > 第832章 宿敵立場悄然現

第832章 宿敵立場悄然現

作品:韶華緣夢錄 作者:唐月汐潮 分類:幻想奇緣 字數:2053 更新時間:21-02-23 09:35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韶華緣夢錄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孟珺桐的身份對於薛星沒有什麼要隱藏的:“按照韶華夢城的規矩,入世應劫者,本不該去主動接觸其他的韶華織夢人,這會影響到其他織夢人身上的功德和氣數。”

薛星苦笑搖頭道:“不礙緊的,在這輝業城,我也無甚能夠積攢的功德,影不影響都無所謂。”

孟珺桐不由得皺了皺眉頭,或許是因為承受了太多苦難的原因,在薛星的身上,孟珺桐並沒有感覺到那種獨屬於韶華夢人的樂觀與勃勃生機。若是沒有這兩點,是很難給蒼生帶來美好的夢境的。

“你……還在織夢嗎?”孟珺桐猶豫了一下,還是問出了這個有些自己都覺得不算妥帖的問題。

薛星很是直接得搖了搖頭:“不織了,在這裡,我不能織,也不敢織夢。”

孟珺桐只是簡單得想了一下就明白了這其中的原因,不為別的,單是羅家這樣一個與獵夢者組織高層有牽扯的大家族矗在這兒,還有哪個織夢人敢在輝業城編織夢境。

這也是為什麼薛星在察覺到孟珺桐那縷韶華織夢人氣息波動時,會有那麼激烈的危機感的原因,那些獵夢者的鼻子可真的是太尖了,稍稍露出點馬腳,就會被盯上,這些所薛星可以說是過得戰戰兢兢。

“我的父親,五年前,在一次織夢的時候,不小心暴露了自己,被不知名的一群人圍攻,重傷之後被擄走,至今生死未知,從那以後,整整三年的時間,暗中一直有人在關注著我,我知道他們是想確認我有沒有傳承到我父親的織夢者血脈,所以……”

“即便是這樣,你也沒有離開輝業城?”孟珺桐感覺自己的心有些揪痛。

薛星又是搖了搖頭:“娘死前告訴我,這座城裡,無論如何,都應該留下一位織夢者,哪怕他不再能給別人織夢。”

孟珺桐一隻手緊緊得握白瓷茶杯之上,全然沒有顧及到那滾燙茶水傳匯出來的灼熱,她的眼底有一層淡淡的水霧:“是韶華夢城虧欠了你們。”

“談不上。”薛星似乎是不願意在這個話題上多作討論,話風一轉開始詢問起孟珺桐:“少城主,你來輝業城找我,是有什麼事需要我做的嗎?”

孟珺桐嗯了一聲說道:“不要叫我少城主了,我的名字叫孟珺桐,叫我珺桐也可以,在韶華夢城,大家都這麼喚我。”

薛星有些不好意思得點了點頭,孟珺桐繼續說道:“來輝業城的目的其實很簡單,那就是羅家。”

薛星聞言先是一怔,繼而再次出現了先前的那種緊張情緒:“少……珺桐,我不建議你去找羅家的麻煩,那就是一個不見底的深淵,哪的是站在它的邊上俯瞰,都會感到渾身戰慄。”

孟珺桐並不吃驚於薛星的恐懼,畢竟他已經在這種恐懼之中生活了至少五年的時間。

“獵夢者不會因為我們的退讓而停止對我們的屠戮,”孟珺桐語氣淡然得說道:“起初我們受制於韶華的種種限制,不去與這些人間之人對抗,可是現在他們已經觸碰到了咱們的底線。”

薛星沉默著,但是他的臉上依舊佈滿了陰霾,顯然他仍然不覺得羅家是可以他們所能夠對付得了的。

孟珺桐想了想問道:“你有沒有聽過一個人的名字,他叫羅苦玄。”

薛星的目光一下子亮起,繼而綻放出了仇恨的光芒:“我怎麼會不記得他,就算是死,我也不會忘記,就是他親手殺了父親,然後用父親的韶華功德之心煉成了獵夢法器!”

孟珺桐一陣錯愕,沒有想到她在羅苦玄的記憶中讀到的,被其第一個殺死的織夢人,竟然就是薛星的父親。

“總有一天,我會親手殺死他為父親報仇,哪怕為此我要付出生命的代價,哪怕一世功德毀於一旦,我也再所不惜。”

孟珺桐搖了搖頭:“你應該沒有這個機會了。”

薛星一怔,不過隨即他就想到了什麼,他從來都不是一個笨蛋,每一個韶華織夢人,幾乎都有著一顆天一的七竅玲瓏心。

“你已經殺死了他?”薛星問道。

孟珺桐搖了搖頭:“沒殺死他,不過比死還要慘,從今以後除非他不眠不睡,否則永遠會沉浸在那個被剜心的惡夢之中。”

薛星有些錯愕,眼神之中既有大仇得報的暢快,卻也有著一種不可言喻的忌諱:“珺桐,你這麼做可是織夢人的禁忌,夢術不可以用來害人的。”

這是從小到大,父親一直都在給他灌輸的一個思想,這種理念就像是一顆種子落在他的心土之中,早已經生根發芽,生成了一株參天大樹,孟珺桐的所做所為雖然讓他感覺痛快,卻也違背了他心中對於織夢者的認知。

孟珺桐似乎早就已經預料到了薛星的反應,坦然道:“我不會為我的行為去狡辯什麼,但是如果再來一次,我依舊會這麼做,而且從今往後,任何屠戮韶華織夢人的獵夢者,只要落在我的手中,他們怎麼虐殺織夢者,我便兌換給他們一個永世無法解脫的惡夢,以德報錯怨,何以報德。有仇報仇,有怨報怨,這就是我孟珺桐眼下的道理。”

孟珺桐身上忽然出現的那種威嚴,讓薛星不由得一陣心神搖擺,只是他始終都低著頭,沒有去與孟珺桐對視,因為他仍然無法立刻就認可孟珺桐的這種做法。

孟珺桐放鬆了一些情緒說道:“薛星,你放心,我不會要求你們跟我做同樣的事情,所有的因果業障,我一人可以挑起。我現在要做的事就一個,那就是從羅家人的身上,順藤摸瓜,找到黃泉道的觸手和影子。”

“黃泉道?”

孟珺桐點了點頭:“否則你以為是什麼樣的人或者勢力,能夠將獵夢者聰明搞到如今這種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

“所以羅家人便是黃泉道徒了?”

孟珺桐不置可否:“至少和黃泉道脫不了干係,這也是接下來我們要查清楚的事,如果羅家人真的是黃泉道徒,那就真的是站在咱們韶華人對立面的宿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