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遊戲競技 > 異界的艾澤拉斯 > 第284章 絕望之後的希望(下)

第284章 絕望之後的希望(下)

作品:異界的艾澤拉斯 作者:板磚軍師 分類:遊戲競技 字數:2595 更新時間:21-06-08 14:08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異界的艾澤拉斯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靈風送著溫蕾莎一躍百米,下落之時踩在食屍鬼的背上,再次一躍而起。兩回跳躍,她滑落入遠處黑色的薄暮之內。

身上的裝備立時冒出魔法靈光,生成法術護盾,抵消來自暗影的侵蝕。

暗影中的敵人是蒼白者瑪勒基,溫蕾莎其實並不知道他的名字,這個時候她能看見敵人的全貌每一名臉色與死人一樣蒼白的法師。

溫蕾莎突然從空中出現,來到亡靈法師的面前,,整支軍隊頓時嘎然停止。許多閃爍著邪惡紅光的眼睛死死盯著她,卻一時不再前進。數只縫合怪關門一般擋在亡靈法師身前。

周圍的亡靈也包圍了上來,咆哮了幾聲以表示威嚇,突然之間,一道命令在說道:“殺死她!”

生靈和亡靈的戰爭

頓時,所有的亡靈士兵立刻衝了上去,隨此刺激,所有亡靈都迅速地行動起來,前仆後繼,頓時整個荒野都被亡靈的嚎叫所籠罩。

手上灰燼使者所傳來的力量越來越強,那些村民們心中所渴求的願望此時變得極其簡單,也極度強烈。

‘灰燼使者,救救我們......'

‘灰燼使者,救救我們......'

‘灰燼使者......'

‘灰燼使者......'

.......

聲音彷彿在耳邊一般,一聲聲迴響,卻也在一聲聲強化她的力量。

‘我與這個世界的聯絡趨於緊密了’溫蕾莎心中有一點靈光閃過,她立刻就知道自己的感覺是正確的,她好像與什麼相連了起來,體內所擁有的神力在這一刻都興奮了起來。

她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周圍亡靈的動作變得緩慢。在靈覺範圍內,她甚至能看清楚成千上百隻亡靈,每一個細微的動作,在縫合怪之後的那名亡靈法師他手中正丟出暗影箭。

“哦!不!!”木堡裡的銀色黎明們,當然不會有著溫蕾莎的視野,他們見到溫蕾莎落到黑幕中,身形一頓,很快被亡靈們包圍了,發出一陣絕望的喊叫。

但是,在這個黑色薄暮中,溫蕾莎的靈覺放到了最大,瞳孔變成燦金的色彩。來自達裡安的回憶和灰燼使者的鳴動,在這一刻和她體內的力量呼應。

這就是灰燼使者啊!溫蕾莎高舉武器,天上,地下,前後左右,統統的一切都在她的感知中。亡靈軍隊的包圍中,她屹立在其中,高叫著:

“震邪聖印!”

清脆又堅決的聲音,神聖的力量從灰燼使者的劍身上噴湧而出,卻並不是聖光,而是月亮般的光芒照耀著四周,這是由神力所驅動的力量。

近數百名亡靈士兵頓時失去了自己的控制,它們是因為褻瀆死亡而誕生的怪物,而此時,被光芒所照之處,褻瀆的力量被一掃而盡。

“歸於寧靜吧”溫蕾莎再次喊到,體內由夏恩所灌注的死亡神力,全部流動到灰燼使者當中和殘存的汙穢的死亡之力鬥爭,然後帶著一些純粹的靈質返回溫蕾莎的體內。

月華般光芒越來越亮。

只有數秒,亡靈們已經倒下上百成千,它們並不是被聖力給燒成灰燼,而是像是睡著那般紛紛歸於寧靜。亡靈士兵們的靈魂在它們生前死去的那一刻就不在身體之內了。它們之所以能夠行動戰鬥,是因為就算靈魂不在,身體卻還連結著汙穢的死亡,此時被劍上的光芒斬斷了紐帶。

“那,真的是灰燼使者!!”木堡內的人類,見過前代灰燼使者的銀色黎明,雖然和前代有些出入,但是那劍上的光芒,無不確定第二代灰燼使者的誕生。這一刻已經是淚流滿面。他們終於等來了希望。

溫蕾莎仰著頭,看著光芒組成的穹頂,從劍上噴湧而出的聖力,衝到天上,然後向四周揮灑,天穹似的光幕頃刻就籠罩到了四方。不單單是亡靈,就連暗影負能量也被驅散,從那個亡靈法師手中丟擲的暗影箭,在她身前十米的位置消失殆盡,沒有留下一點痕跡。

周圍低階的亡靈士兵頓時沒有掙扎餘地,就被這種聖力帶去永久的安寧,甚至附近沒有來得及離開的那些縫合怪,也在逐漸地失去力氣。雖然還勉強保持著活動,但身上腫脹肉塊隨時都要崩解的樣子。

隨著一大批亡靈士兵真正的死亡,亡靈法師立刻暴露了出來,溫蕾莎沒有多說什麼,腳下一踏,衝了上去,聖力佈滿了全身。那個法師揮動了幾下法杖,幾個暗影箭打在她身上,就是滴落在火爐上的水滴一般跳動幾下便消失不見。

之後黑色幕布忽然由地下升起,擋在前進的道路上。

溫蕾莎身上的聖力卻更進一步燃燒,出現了一個浮現出無數符號的保護聖盾,神力在她體內沸騰,從村民們那邊誕生的心願力量攀登到更高峰值。

一切就彷彿註定好了一般,溫蕾莎衝出暗影的幕布,灰燼使者刺入正要逃跑的亡靈法師。屬於秩序的死亡流轉劍身,給與了他永恆的寧靜。被溫蕾莎的灰燼使者所斬殺者,靈魂無法復活,身軀不可蘇生。

‘戰鬥將要結束了。’

溫蕾莎抽出大劍,環視四周,只要再清楚掉這些失去指揮的亡靈,戰鬥真的就結束。

女精靈重重地撥出了一口氣,鼓起的神力逐漸退潮,眼中的金色也隨之退去。

如此,溫蕾莎回望木堡,她希望她所想的事情能向好的方向發展,村民村民身上的死氣應該淡化了。

可惜的是,並沒有。

濃墨般的死氣依然濃郁在它們身上。

‘死亡沒有離去’溫蕾莎的心中,第一次誕生出無力的感覺;‘這些到底是為什麼?’

“呵呵呵呵,你一切都改變不了。”

“呵呵呵呵,你一切都改變不了。”

“呵呵呵呵,你一切都改變不了。”

就在這一刻,溫蕾莎還在思考的時候,四周還活著的亡靈,嘴巴一張一合,搖晃著腦袋,上千只怪物一般的眼球一起盯著溫蕾莎看。

“看著吧,他們全部要死。”無數的聲音次響起。

“好好看著吧,無論你做什麼,都無法改變”

“哈哈哈哈哈。”

“你的弱小使你憤怒,你的憤怒會把你帶到我的面前。”

“呵呵呵呵呵呵”

聲音一落,溫蕾莎只覺得地面一陣顫抖,‘轟隆隆轟’......以木堡為中心的地面,猛地消失在地面,數十隻巨大的蜘蛛樣的怪物,在煙塵中翻滾。

溫蕾莎立在原地,手上握緊了灰燼使者,無力感之後,她頭一次對某種事物感到不可原諒。

聖力再次燃起,灰燼使者上點燃出巨大的光刃。

--------------------

天亮了,但也下起了小雨。

是由於凌晨時的大火所造成的降水。

一個身影也不去避雨,卻在廢墟里翻找著什麼。在她不遠處的陷坑裡,男女老幼安靜地躺著,有的還帶著激動的表情,有的卻是恐懼。

那個身影從廢墟里抱出一名幼兒,同樣放在陷坑之內。隨後,她點了點數量,然後拔出背後的大劍,使劍身上激出一些靈光,照應到陷坑之內,使他們死後不再被打擾。

看著男女老幼的表情逐漸舒緩,最後變得寧靜。她才收起大劍。然後伸出戴有戒子的左手,輕輕的鳴唱。

起風了,卻是輕撫的微風。

土地化為軟泥,卻是掩埋了陷坑。

身影站在墳墓前低頭默默地哀悼了一會兒,走出廢墟。

她乘著風雨踏過田野,田埂下稀稀疏疏的麥子迎著雨水,努力展露著長長的葉片,一搖一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