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仙俠 > 我是靈館館長 > 第233章 如我所願【完】

第233章 如我所願【完】

作品:我是靈館館長 作者:槐館長 分類:武俠仙俠 字數:4818 更新時間:21-10-13 15:21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我是靈館館長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燈火裡有塵埃,亦有陰影。

陰影裡有人在竊竊私語。

“我們去佔一座城吧!”

“哪裡有地方?”

“隨便找一個小國,佔據一個百八十萬的人口,只要建好祭壇,那我們就能夠創造出足夠的奴僕。”

“哪個地方好?”

“找一個臨海的地方,我們只要在那裡建起祭壇,很快就可以讓那裡的人都轉化為魚人奴僕,再現我們的魚人國度。“

“那就開始吧,但我們不要忘記了,我們的神廟還在夏國。”

“夏國太強,我們不要去招惹他們。”

一個月後,非州某個小國臨海城池被侵佔,並被建上祭壇,祭壇的祭祀之下,這座城裡人的身體都在改變著,變成了兩棲的魚人,而這事在諸多事件之中,就如落入水中的石子,只激起一團漣漪,在時代變革的巨浪之下,幾乎都沒有人看到。

……

同一片星空下,不同的地方發生著不同的事。

有些為了生活,有些則是了世界和平,而有些,則只是為了理想。

在城鎮化快速發展的時間裡,有許多偏遠的村子都荒棄了,於是,現在被一些人佔據了。

今天是地獄花組織的一場大會,這是第一次有這麼多人一起在這裡開會,討論著未來。

一間祠堂時在,就在附近撿了一堆的木柴,在天井裡燒了一堆的火。

兩邊的房間陰影裡都站著或坐著一個個的人。

“還嘎哇哈事嘛,不要不做聲啥!”陰影裡有一個人咋呼道。

“剛郭語,郭語。”旁邊一個坐在門檻上的人大聲的疾呼著:“不剛郭語,別個都哇聽不懂。”

“臥槽,說普通話,說普通話,你們這些江西老表。”有人忍不住的發聲了。

“啪啪!”一直隱於祠堂最裡面的黑暗裡的人拍了兩下手,說道:“好了,多餘的話就不說了,大家應該都相互知道對方,即使是第一次見,但是都能夠猜到對方的名號,我就不介紹了,今天開這個會呢,主要是討論一下,靈童計劃要不要再重啟。”

“在場的人都沉默著,這個計劃很早之前就有,而且實施了不少次,但是呢,都以失敗而忠,唯一的成功,當時也認定為失敗。但是現在回過頭去看,那種失敗也可以說是另類的成功。”

“靈童計劃重啟的話,那就要看我們目的是什麼了,如果是為了接引未知的神靈的話,那大可不必,以前我們之所以進行那個計劃,是因為這片大地上前路有限,現在地球納入天圍之中,整個地球都將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我們完全沒有這個必要。”

“但是,如果是像那個人一樣,以這個接引儀式當作一種洗禮的話,也許這會成為我們組織的一大優勢,也許可以吸引更多優秀的人才,從此一步一個腳印,做大做強。”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贊成重啟計劃,我提議,就將這個計劃名字改為‘幽冥洗禮’。”一個人站在陰影之中,周身環繞著金色的蟲子,又有陰影在腳下形成各種形態,似在無聲的咆哮著。

這一剎那,站大陰影裡的都深感自己所處的陰影變的神秘詭異起來,一些人不由自由的從陰影處走出來來,來到火光能夠照耀的地方,防備陰影的侵襲,但也有人施法抵擋著,頓時陰影與火光形成波動漩渦,無聲的震盪。

“段淳,你想做什麼?”有人大聲的喝問著。

“我只是想看看在座的各位,有沒有這個資格保守這個秘密。”段淳這位曾經的滬城靖夜局局長,聲音像是這帶著肅殺的風,捲起了黑暗的浪濤,將火焰吹的忽明忽暗。

“好膽!”

“幹你孃。”

“姓段的不是好人。”

“我就說這個姓段的舍了權勢地位來我們這裡沒安好心!”

……

地球上每時每刻都在死人,每時每刻都在醞釀陰謀。

如果跳出這個界限去看,地球上的人類與螻蟻何其相似,相對於蒼茫宇宙的生命來說,短暫百年不到的生命,地球人類又是何期的短暫,而若是論一個人的思想與肉身都處於好的狀態,那就只有幾十年而已。

當面對可能的長生,面對著真實的長壽,沒有什麼比這個誘惑來得大。

之前地球各國也有著神秘側的修行,但是這些都需要投入全身心的努力,而且即使是長壽也未必能夠長多少,血脈改造之類的則有著相當大的禁忌。

時至今日,很多人都知道,地球上各個國家那些流傳下來的傳承,其實都是來自於地球之外,更準確的說是來自於天圍宇宙裡其他的流派的傳承。

而現在很多都已經認親了。

……

關於月亮,夏國有許多的詩詞。

月上有仙人,遺世而獨立。

自那一劍之後,隗林就來到了月球上。

地球上很多人沒有猜錯,那一劍是他集自身的意志,以及全國人的期待意願融入神氣,最後盡付於那一劍之中,盡誅來敵,可以說那一劍不只是他一個的意志展現,而是無數夏國人的心願。

那一劍原本有一個名字——祈天斬神術。

而在隗林這裡,眾生之意,即天意。

他現在是在調養自己的神氣,那一劍殺盡敵人,風采驚豔世人,但是他自己卻有一種油盡燈枯的感覺。

明月劍派的吳憂說他的元神敏而薄,他完全沒有留手,盡展心中所願所學,而他本人也將如剎那綻放的煙花一樣而熄滅。

不過,隗林本身的意志卻很堅韌,並沒有立即死去,而是來到了月球上,並在一個山坡上開了一個洞,當做洞府,又找了一塊石頭立在洞門口,以劍削成一尊長方立體的石碑紮在洞府前,並在上面刻著幾個大字——隗氏靈館。

隗林曾被神秘儀式洗禮,失去了一部分記憶,所以認為自己來自於另一個世界,但後面內心深處對於隗氏靈館,卻有一種刻入骨子裡的感情,要不然的話,也不會從京道場畢業之後,一心的想回靈館,那正他內心深處的記憶與牽掛。

以前或許還不太明白,然而現在坐在洞裡,面對著無邊的空曠,隗林看著遙遠的地球,心思反而是平靜下來。一些人和事都浮上心頭。

國、家、情事,同學、夢想,在這一刻,都似遙遠的風景。

地球無論多麼的沸騰,那些人無論多麼的興奮要迎接即將到來的文明躍遷,但這片太空之中是孤寂的。

他從懷裡拿出一個個珠子來,這個珠子是吳憂給他的,說是接引令符。他細看裡面,確實有一道玄奧的法符。

吳憂告訴他,那是道門的一位大能開闢的道場,只用為道門立下大功的人,才會獲賜這樣的接引令珠。

而吳憂也將駐守在崑崙城之中,他本是要離開的,但是因為自由之戰之中沒有出什麼大力,自請在崑崙城值守,並在那裡重新建立道門勢力。

隗林將自己的意識探入那漆黑幽深的令珠裡,而與在太空裡,有衛星路過月球時,總會響起一聲一聲的呼喚。

一開始是呼喚名字,後面則是播報有著地球上發生的各種事,每一天,只要是有衛星路過月球,都會準時響起呼喊與廣播。

但是隗林坐在山洞裡的身體卻已經蒙上了一層塵土。

……

當隗林的意識沉入接引令珠之時,就感覺自己進入了一個漩渦黑洞之中,不斷的墮落,忽一個轉念,卻又覺得自己在不斷的朝上飛,再猛的墜落,他的眼中出現流光。

突然深身一輕,他發現自己坐在了一個蒲團上,而自己的前面已經坐了一排排的人。

當他出現在後面的蒲團上時,有些人回過頭來看他,又有些人根本就無動於衷,但是隗林可以看得出來,來這裡的人都不是真身,而是一縷神念。

只是本身的狀態卻完全的體現出來了,因為這個境界,這裡體現的就是真正的神態,他的神態萎靡,一縷灰色,暗淡無光,如煙霧,隨時都會散去,而其他的人都是神光熠熠,凝實如真人。

隗林同樣的打量著這個地方,發現這裡是一座小廟,身後有關著的門,有采天光的窗戶,從那窗戶往外看,只有白茫茫的一片,什麼也看不到。

牆壁上面,卻像是有著處處汙痕,像是被火燒過一樣。

在他打量著這一個小廟的同時,他的身邊的蒲團也有人出現了,大家都很安靜,沒有人說話,當然,隗林也發現自己想說也說不出來,他太虛弱了。

不過,他卻聽到身後有人驚訝的說道:“這個人,都要死了,怎麼還浪費名額來這裡。”

“也不能這麼說,也許,來這裡未必沒有一線生機。”

“但是能夠來道廟聽學的機會實在是難得,用在他身上也太過浪費。”

隗林聽得到,但是無法回答,這時有一道光霓虹的光從虛無之中出現,霓虹的光曲折變幻,就如一抹夢境光輝。

這光華之中有一個人走出來,卻是一個坤道,她的手上拿著一柄拂塵,黑絲高盤成道髻、一根碧玉簪橫插其上,身上著杏黃道袍,袖口有云雀飛騰圖案,細看又某種古老而神秘的符文。

她的眼睛是一雙丹鳳眼,天色的帶著幾分高冷傲氣,她的目光掃過在場的諸位,隗林覺得這就像被那虹光照耀了個通透。

身下自生霓虹,盤坐於虛空裡,而這小小的道廟也似擴大了不少。

她身上的神光,似乎將整個道廟點亮了,道廟之中更加的鮮亮。

“你們可能有些人知道,有人不知道,這裡是道廟,道廟是什麼地方,是培育天人的地方,你們都是我道門優秀弟子,將來在你們之中,一定會有人跨過天人界限。”

……

天圍網路接入地球后十年。

地球上各國都與外來勢力合作,他們獲得讓人的意識接入天圍神網的技術,進而開發出了一種意識連線的虛擬遊戲。

只是這種遊戲有著一定危險的,若是在裡面死亡則是可能腦死亡,儘管如此能夠獲得帳號的人個個欣喜若狂,而且在這個遊戲裡表現優秀的會被各大勢力招攬,有資格進入真正的天圍神網的試煉世界之中歷練,從而開啟神秘進化。

當然,其中能夠接入真正的天圍神網的名額是有定數的,而在地球上分得這個名額最多的就是夏國,因為隗林在自由之戰中出力最大,夏國出力最多,所以一國獨得五成,其他的諸多勢力分那五成。

地球上其他的一些勢力不服氣,在天圍神網之中申請名額重新分配,在明月劍宗無憂的帶領下,以及這些年來絡繹到來的道門子弟,挫敗了其他勢力的挑戰。

之後,吳憂在崑崙城之建立崑崙道院,以天圍神網為基礎,用入夢之法,發放入學通知書,培育入道弟子。

每一個入學的學生,都是都會進入一個個熟悉或不熟悉的小說、電影、神話故事世界之中歷練,並從中獲得獎勵。

當然,這些獎勵是吳憂從道門大能那裡申請而來的。

又五十年,崑崙城之中建立起了與地球連線的傳道陣,同時在崑崙城之中又建立起了與其他非物質世界的傳送陣,地球從真正的意義上的與整個天圍宇宙連通了。

百年新勢力保護期結束,地球也被天圍神網納入了勢力考核。

地球上的人需要去對外征戰,與別的勢力競爭名額和資源。

地球成立了大聯盟,統一指揮,相互合作,但是因為道門的存在,大夏國一直佔據著主導。

而地球上本土的特產也在天圍神網之中開始被人所知。

各種有生命的機械,有著一定智慧的飛船,他們成了探險運輸遠航的極佳工具,地球上的產品開始遠銷售各處。

同時,地球上也有一些人在天圍宇宙裡嶄露頭角,其中以巴山劍客顧紅炎最為出名,她在天圍神網之中的天驕榜,其劍術璀璨而靈動,遠看似朝陽初升,霞光萬道,近時目不能視,虛實變幻,燦爛奪目。

有人問其劍法名字,她自言隗氏九劍。

然而無人聽過這個劍法,但亦因其揚名。

百年後,終於有人可以在脫離地球,遨遊太空,顧紅炎來到月球上,她花了十餘年的時間,在月球行走,終於找到了一座石碑,在石碑邊找到了坐在山洞裡的隗林。

但是現在的隗林坐在那裡,就如泥塑之身,她不敢動。

她在旁邊挖洞而居,採攝太空的射線修行。

在這其間,不斷的人坐著飛船到來。

又三十年後,顧紅炎離去,參加地球勢力參與的開拓的戰爭,而後隗林所在的那個地方被劃為禁地,而後,地球已經完全開啟了宇宙征程,開拓各種小千位面,但是在每至一個特定的日子,整個環繞地球的衛星都會想起一段深情的呼喊,這呼喊在廣袤的深空裡迴盪。

而也就在某一天,月球上的那個洞穴裡的人身上的那一層土破裂,綻放出神光。

地球上隗氏靈館裡,那一間暗室之中,有一個人走出來,他來到了床邊,抬頭看月亮,又看著這一片小巷街道,身後的門被突然開啟,一個女子急匆匆的走進來,她看到窗邊的人影緩緩的走近,然後在五步外停住了腳步,問道:“是隗館長你回來了嗎?”

人影回頭。

明明只是虛幻的人影,但是戴月容卻似乎看清楚了他的笑容。

“是我。”

“你的身體?”

“神遊大千,寄託虛空,於我來說,有肉身和沒肉身並沒有什麼區別。”說話間,他那如影子一樣的肉身突然快速的凝實,包括身上的衣服,頭髮,真真切切的勾勒出來。

……

之後,隗林走遍華夏大地,走過國外各處隱秘之處,見了許多故人。

“這地球,如我所願,那我也可以放心的離開了。”

“如果有什麼大危機,你可以到那暗室之中喚我,而我,要前往宇宙的最深處看一看了。”

再後來,地球上出去的人,常會有一些人擁有某種請神的法術。

【請館長降臨,助我殺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