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奇幻 >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 第1521章 破壁者

第1521章 破壁者

作品: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作者:偷神月歲 分類:玄幻奇幻 字數:4175 更新時間:21-11-25 11:00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鄭拓保持警惕,望著面前出現的魔小七。

作為自己的老婆他自然十分熟悉,而面前的魔小七無論是氣息還是模樣,與自家老婆一模一樣。

“看什麼,不認識我了嗎?”

魔小七的聲音依舊甜美,傲人身材微微前傾,保持著一種高高在上。

“你不是她,雖然你幻化出的樣子與我心中的小七一模一樣,可惜,你僅僅只是我心目中的樣子,而不是真正的小七。”

鄭拓搖頭。

如此把戲是他早已晚爛多少次的把戲,可以說對他沒有任何作用。

“拜託,請不要侮辱我的老婆,因為那會讓我很生氣,你應該明白,如果我很生氣,便有可能答應仙樹的要求,我想,那對你來說應該非常不利才是。”

鄭拓非常厭惡別人變成自己家人的樣子,他感覺自己的家人受到了侮辱,自己也受到侮辱,雖然這對吞魔泉來說是本能手段。

“抱歉,作為如此強者的你應該明白,這是我的本能手段。”

魔小七的形象變化,成為一陌生男子。

“這位無疆道友,相信我,不要相信仙樹所言,他在騙你,如果你對我出手,它會脫困不假,然而你也會被其抹殺,因為他恨透了修仙者。”

吞魔泉如此出聲,勸說鄭拓。

“無疆道友,不要相信吞魔泉所言,我不會害你,我向你保證,曾經我的確仇視修仙者,因為他們坑害了我整個種族,將我整個種族作為武器使用,然而曾經那些殘害我種族之人已經全部身死,我沒有理由對你出手。”

仙樹不甘示弱,極力勸說鄭拓,生怕其投靠吞魔泉,對自己不利。

如今他與吞魔泉處於相對平衡的狀態,這位無疆道友站在誰的位置,誰便會贏得這場曠日持久的僵持。

“哈哈哈……”

吞魔泉大笑出聲。

“無疆小友,你不會真的相信仙樹所言吧,樹族最是記仇,當年那仇怨讓他記恨整條仙路,甚至發誓,將整個仙路上所有生靈全部摧毀,怎麼,因為時間過長,所有不記得了嗎?”

吞魔泉顯然知道當年發生了什麼,此刻毫不避諱,直戳仙樹痛處。

“當年是當年,如今是如今,在你我爭鬥這漫長歲月中,我已改變。”

仙樹平靜的說著,聽上去發自內心。

“而且,無疆小友,你千萬不可聽信吞魔泉所言,吞魔泉能夠吞噬心魔,能夠吞噬慾望,只要你是生靈便會有慾望,他便會將你吞噬,然後將你化為影魔,成為被其趨勢的奴僕,永生永世。”

仙樹反手爆料吞魔泉的手段,試圖讓鄭拓不要選擇吞魔泉。

鄭拓將二者所言聽在耳中。

吞魔泉像是兩個長不大的孩子。

他們為了生存互相揭短,互相看不上,都想從自己這裡獲取某些幫助。

很有趣的場面。

明明不是人,僅僅只是生靈,卻有這種思想覺悟。

仙樹與吞魔泉,他對仙樹瞭解不多,從言語中能夠聽出其為樹族,想來與先天神樹一樣。

至於吞魔泉他則是多有了解,畢竟自己曾擁有過吞魔泉,也曾多有研究。

“吞魔泉,我想詢問你一些問題,如果你的回答能夠讓我滿意,我或許便會幫你。”

“好好好,你說你說。”

“無疆小子,你可要考慮清楚,吞魔泉不像你想象中的安全,他非常危險。”

仙樹試圖繼續說些什麼,可鄭拓已將目光鎖定在吞魔泉身上。

“實際上我對吞魔泉有些瞭解,所以,我現在想了解更多,告訴我你來自何處。”

鄭拓有心詢問,想知道更多關於吞魔泉的資訊。

“我來自何處?”

如此問題當場將吞魔泉問愣住。

彷彿這是一個非常非常困難的問題,他思考許久許久,最終搖頭。

“我不知道自己來自何處?”

吞魔泉的回答,鄭拓顯然很不滿意。

“很好,很好的回答,哈哈哈……”

仙樹哈哈大笑,如此回答別說無疆道友不滿意,就是他聽了都感覺是在敷衍。

“無疆小友,我當真不知自己來自何處,我的記憶僅存在於我甦醒後,自己便已為吞魔泉,已是如今這個樣子,自那以後我便遊歷於整個仙路之上,見識過仙路的繁華,無數大勢力匯聚於此,也曾見識過仙路的蕭條,行走千百年不曾見任何生靈。”

吞魔泉說的很誠懇,他真的需要幫助。

與其說他困住仙樹,倒不如說他也被困在這裡無法離開。

當年那個人隨手將他封印於此,讓他永生永世難以脫困。

後來有仙樹紮根於此,他才有機會脫困,離開此地。

很顯然。

鄭拓對於此刻吞魔泉所言並不滿意。

吞魔泉他曾在修仙界遇到過很多次,每一次都會帶來巨大麻煩。

如今在仙路之上居然也遇到吞魔泉,且這吞魔泉比修仙界中的吞魔泉強大無數倍。

自然的。

出現麻煩自然也會麻煩無數倍。

如果可以,他很想知道關於吞魔泉的所有資訊。

可是如今看來,這吞魔泉似乎並不想告訴自己。

“吞魔泉,你已錯過這次機會,下面就要看仙樹給不給你機會。”

鄭拓看向仙樹。

“告訴我你的來歷,如果你的回答讓我滿意,我自會幫你,當然,如果你的回答讓我很不滿意,那麼很抱歉,你也將失去這次機會。”

鄭拓不緊不慢的說著。

他掌握主動權,自然要知道更多資訊。

他清楚的知道資訊的重要性,特別是在他沒有絕對實力的前提下,資訊的重要性尤為關鍵。

“我名為仙樹,來自樹族。”

經過剛剛吞魔泉的教訓,仙樹顯得十分乖巧。

“樹族與人族一樣,皆是生活在這天地間的生靈之一,同時因為樹族的壽命通常無比悠久,所以在某個時代,有修仙者開始針對樹族進行實驗,想要知道樹族長壽的秘密,從而試圖推演出長生的秘密。”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說道這裡,仙樹多有神傷。

“樹族近乎被屠戮殆盡,無數樹族被抓,被焚燒,好在那時仙路開啟,我順利逃入仙路之上,可是後來,我居然被另一群人族抓住,他們以我為中心建立大教,名為仙樹教,然後從我身上某得仙紋,從未身上獲取力量,直到後來發生了絕世大戰,所有人全部被抹殺,包括我曾經的本體。”

仙樹講述著自己身上發生的事,聽上去僅僅只有幾句話,卻是橫跨數十上百萬年的歲月。

“樹族天生頑強的生命力讓我得以重生,變成如今這個樣子。”

仙樹說完,鄭拓看向吞魔泉。

吞魔泉沒有說話便足以說明仙樹沒有撒謊,不然如此時刻,吞魔泉肯定立刻反駁仙樹,試圖給自己爭取機會。

“無疆道友,我對人族已無惡意,我只想離開這裡。”

“你不能離開。”

吞魔泉終於出聲。

“事已至此我便將實話告訴你無疆道友。”

吞魔泉看上去異常狠辣。

“實際上我與仙樹所在鎮壓著某種通道,這通道的背面鎮壓著某種可怕的種族,若是將這種族放出來,整個仙路都將被屠戮,當年大戰時,這個種族也是當時的主力之一。”

吞魔泉終於肯說實話。

“還有這種事?”

“沒有錯,吞魔泉說的沒有錯,當年那個人出手將吞魔泉作為封印,封印了通道,不讓那個種族進入仙路,避免造成更大禍亂,所以,你千萬不能放吞魔泉離開,不然整個仙路必會生靈塗炭。”

仙樹抓到某些弱點,立刻出聲。

“無疆道友,仙樹也不能離開,我二者糾纏無盡歲月,導致我身上的封印早已破敗,若是他離開,怕是憑藉我自身,根本無法封印那入口。”

聽聞此話,鄭拓表情十分精彩。

“既然這樣,你們兩個豈不是誰都無法離開?”

“不,你幫助我將他封印,便能助我離開。”

吞魔泉率先出聲。

“同樣的,你幫助我在封印他,我也能夠順利離開。”

仙樹立刻給予迴應。

二者又回到問題原本的根源所在。

他們都希望藉助鄭拓的無上道紋封印對方,然後讓自己脫困。

鄭拓對此保持謹慎態度。

二者所言的通道,會給修仙界帶來災禍,他需要警惕。

“道理我都懂,所以,說點實際的,你們二者如果想讓我幫你們,我能獲得什麼好處。”

鄭拓可不是什麼善良之輩。

吞魔泉與仙樹皆存活無盡歲月,二者身上想必皆有無數好東西,他不趁機榨乾而已,顯得多不禮貌。

“無疆小友,你如今實力只有境界傳說級,我可以給你真仙印記,幫助你達到半仙級,甚至超越半仙,成就真仙之位。”

“真仙?世上有真仙嗎?”

“有的有的,我曾看見過他的背影,雖僅僅只有一尊背影,但我可以百分之百確定,那必然是一位真仙。”

仙樹異常肯定自己見過真仙。

“騙人,世上哪裡有什麼真仙,皆是你虛妄中看到的幻境罷了。”

吞魔泉給予否認。

“無疆道友,我願奉你為主,終生跟隨與你,擁有我的加持,你不僅實力可以變得無比強大,稱當世之最,更是能永生不死,永生不死,不是你們所有修仙者的夢想。”

吞魔泉給出的籌碼堪稱無比誘惑。

強大的力量,永生不死的生命,皆是修仙者夢寐以求的東西。

相信除了鄭拓外,任何修仙者都會同意這種要求。

可惜。

強大的力量鄭拓自己就有,永生不死的生命他並不稀罕。

如此看這種誘惑力大大下降,反倒不如仙樹那讓自己提升實力,達到半仙來的可靠。

“說真的,你們兩個給予我的酬勞讓我提不起任何精神幫助你們,你們覺得,擁有如此力量的我,需要你們那點報酬嗎?”

鄭拓伸出一根手指,無上道紋於上緩緩轉動。

無上道紋的出現,頓時讓吞魔泉與仙樹眼熱。

這便是能夠幫助他們脫困的力量,如此力量近在眼前,又好似遠在天邊。

“對了?”

鄭拓忽然想起什麼。

“你們二者皆說過當年仙路發生過大戰,所謂大戰是誰與誰的戰鬥,為什麼戰鬥?”

鄭拓忽然想起,光明之樹曾告訴他未來擁有共同的敵人,至於這敵人是誰光明之樹說的含糊其辭,多有畏懼。

此刻。

他正好詢問吞魔泉與仙樹,看二者知不知道其中秘密。

“這……”

吞魔泉與仙樹同時愣住!

對於鄭拓如此詢問,他們二者看上去皆有所忌憚。

“波及整個仙路的戰鬥,導致整個仙路無數族群滅亡的戰鬥,你們不會沒有一點印象吧。”

鄭拓對此保持高度關注。

能讓人如此忌憚,想來那戰鬥恐怕真的非常激烈。

“無疆道友,實不相瞞,不是我們膽小,而是不敢說。”

吞魔泉明顯就是害怕不敢說。

“那個人的名字是不能被提起的,不是害怕,而是因為我們不配。”仙樹若有所思,“剛剛我與你說過見過真仙的背影,沒有錯,我說的便是那個人,引起整個仙路大戰之人。”

鄭拓心中一動。

不能被提起的名字,聽上去有點厲害啊!

甚至。

提到這個人,吞魔泉與仙樹的態度立馬變得恭敬。

能讓存活歲月如此悠久的二者有如此態度,想來那位存在,恐怕真的太過超凡,已入無上真仙之境。

“無疆道友,我們不能說,因為我們知道那位存在對你我來說意味著什麼,如果你想知道他究竟是誰,我想你可以稱呼為他破壁者。”

“破壁者?”

仙路有盡頭,半仙為極境。

破壁者之名顯然便是打破半仙之境的勇者,難道真有人踏足無上真仙之境嗎?

鄭拓對此沒有在繼續追問。

光明之樹吞魔泉仙樹,包括神門傳承皆對這位破壁者多有尊敬,所以不會提到他的名字,看來這位破壁者是真實存在的。

鄭拓思考之際。

嗡!

仙樹進食時間已到,整個宏偉宮殿外圍的風暴慢慢停止。

這標誌著外圍的各路強者,開始有條不紊進入宏偉宮殿之中尋寶。

而鄭拓吞魔泉與仙樹的談判,仍舊在繼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