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恐怖靈異 > 深淵歸途 > 第777章 啟示

第777章 啟示

作品:深淵歸途 作者:未見寸芒 分類:恐怖靈異 字數:4119 更新時間:21-02-23 10:54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深淵歸途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男人的頭上戴著一頂小圓帽,臉是一張沒有什麼特點的大眾臉,年紀大約在四十歲上下,他正對著陸凝走過來,目光沒有落在陸凝身上,腳步虛浮,似乎沒有學習過任何武術。

他沒有看破靜謐,僅僅是巧合出現在這裡。陸凝並不能斷定這就是自己剛剛正在疑惑身份的那個男人,但是在這個時間點,並不應該有一個這樣裝束的人出現在體育場裡。

她跟上了男人。

男人邁著緩慢的步伐,順著觀眾看臺走過。他的神情似乎有著很深的懷念,彷彿這裡對他而言有著重大的意義。直到圍繞體育場繞了大半圈,他才在一扇入場的門前駐足,輕輕眯著眼睛,看向了場地的中央。

然後他就在那裡站了足足十五分鐘。

陸凝都快沒耐心的時候,這個男人終於動了。他從口袋裡掏出了一枚方形的印章,蹲下身,在一個座椅的後面印上了一個印記。

方塊形狀的印記,和之前從茅以正那裡看到的特殊字型並不相同。然而陸凝仔細觀察了一下,發現這字型應當是以另外一種書法來書寫的那些符號,就像是真草隸篆的不同一樣,但字都還是那些字樣。

只有真正掌握了這門文字,才有可能開始拓展字型。陸凝當下不再遮掩自己,撤去了身上的偽裝,抬手將手指按在了他的脖子上。

男人並沒有一點被驚到的樣子,甚至只是肌肉稍微縮了縮,身體動都沒動。

“別動。”

“安心吧,我是不會動的。我只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男人微微側了一下腦袋,眼睛看到了陸凝。

“你是什麼人?”

“一介凡人,孤獨旅者。”

“少跟我說這些,你為什麼會有那樣一個刻章?刻章從哪裡來的?”

男人愣了一下,隨後笑了起來:“這個……原來如此,你是追查這件事過來的啊。這個刻章,是我得到的遺物。”

“遺物?你——”

“我兒子的遺物。”男人悲傷地搖了搖頭,“他鬱郁而死,死後只是留下了幾件遺物而已。我卻是家破人亡,此生再也沒有什麼牽掛可言。”

“你將它印在椅子背面又是為了什麼?”

“僅僅是遵循著啟示而已。”男人輕笑道,“我不知道這樣做有什麼意義,但是既然是我兒子所留下的東西,我就會遵從。迄今為止,我從來沒有因此遭遇過任何危險,我想這一定是我的兒子還保佑著我吧。”

“但是今天你遇到我了。”陸凝冷酷地說道,“在此之前,你是否去過城南舊區,在那裡給了一個孩子一筆錢讓他殺人?”

“因為那是正確的行動。”男人說道,“如果需要殺死誰,那麼那個人就應該在那時死去。這一切都是必然的結果,改變沒有意義,我只是促成了它們。就像是小姑娘你,既然我沒有收到任何預警,那也就是說我不需要擔心你,你對我來說是無害的。”

這個人……思維也是夠奇怪的。

“你那些啟示是怎麼得到的?”

“我能聽得見,那是來自我兒子的聲音。”

“你的兒子?你兒子怎麼回事?”

男人苦笑:“我的兒子天生就是擁有特殊能力的人,只是他的能力並不能被人接受和認可。而我沒能從無端的暴力中保護住他,是我的失職。如今,我已經什麼都沒有剩下了。姑娘,無論你問什麼,我也只能回答我是跟著我兒子的足跡繼續向前,而我其實不明白到底有什麼玄機。”

“你現在要做的事情是什麼?”陸凝立刻問。

“在太陽投下四個尖頂的影子背後,烙下印章。”老人笑了笑,“我已經做完了,而恰巧在這個時候,你出現在了我的身後,一切都那麼巧,不是嗎?”

陸凝頓時一凜,她立刻看向四周,體育場裡依然是之前那樣的景象,然而不久之前還在清掃場地的那些工作人員此時已經一個都看不到了。

男人此時忽然擺出了一副正在傾聽的模樣,陸凝立刻抬手去抓對方,卻一把撈空。

“你看,小姑娘,我就說一切對你我來說都是必定的,我能完成應該做的事情,你也不可能傷害到我,所有事情,都有定數。如果有緣,我們再見,接下來,我會去做下一件應該做的事情了。”男人帶著笑意,邁步走下了臺階。陸凝立刻甩出雷電,卻也是直接透過了他的軀體,對他沒能造成絲毫損傷。

明明剛才她還是可以接觸到對方的。

陸凝用安魂曲看了那個正在離開的男人,他的身上沒有任何生死氣息,或者說就像是一團空氣一樣。陸凝懷疑他透過某種方法轉移了自身的空間,不過此時她還真沒有能夠超越空間抓住對方的方法。

男人離開了大約十五米左右之後便突然消失了,而體育場裡的工作人員也在此時再次出現。就像是進入了某個特殊的世界之內,陸凝再次掩蓋住自己的身形,目光望向座椅的後方。

刻印已經消失不見了,在那個奇怪的法術啟用之後,似乎臉刻印都被送去了另一個世界內。她抬起頭,看到日到中天,作為景觀柱存在的體育場四角探出的尖頭向體育場內投下了影子,那就是男人選擇的標記。但他的步子也不快,那個指示一定不是同一時間刻下印章,而是完美配合了男人的生活習慣。

他不是信徒,卻比信徒更加虔誠地遵循著那迷之命令,而啟示也是真正給予了他迴應。

陸凝記住了這個人,然後繼續在體育場佈置好了自己的準備,接著便回到了學校。

等她回去已經是下午了,食堂裡也沒什麼人,陸凝要了一份蓋飯,坐在了食堂那個電視前面。

午間新聞接近了尾聲,陸凝有一搭沒一搭的聽著,反正新聞內容基本也就是那樣,真的大事也得等結束了才可能播報出來。

【……日前,在寧化區郊區,警方發現了第二名失蹤少年的遺體,距離第一具遺體被發現僅僅過去了不到兩天的時間。下面請看現場場報道。】

這個新聞鑽入耳中的時候,陸凝驟然提高了注意力。

少年死亡?

新聞畫面的當然不可能放出遺體,只有記者對警方的採訪和已經清理過的現場情況,不過過程還是可以口述的。這起事件從四名大學生的失蹤開始,四個人都是大一的新生,晚上出去吃燒烤卻徹夜未歸,直到一天後才被察覺失去聯絡報警。緊跟著兩天之後就有其中一人的遺體在郊外一片荒草區中被人發現,屍體狀態悽慘,就像是刻意報復一般,渾身都是傷痕,死因是失血過多。警方沒有在附近找到兇手的任何線索,目前只能推斷是死後被搬運過去拋屍的,然而附近是荒郊野地的路段,連監控也沒有,給調查帶來了很大的困難。

今天發現的是第二個。這個更慘,是被砍掉四肢裝進一個大垃圾袋裡面堆在了一個垃圾桶旁邊。從現場分析來看,男生在四肢被砍下前就已經死亡了,估計只是兇手為了方便。從四肢和軀幹上同樣發現了許多傷痕,甚至和上一具屍體身上的傷痕大部分都不一樣,說明兇手換了一種法子折磨了這個男生。

從這推斷,剩下的兩個男生恐怕也凶多吉少。

報道中沒有提到家長和學校相關的問題,恐怕是被壓下來了,陸凝注意了一下地點,就在本市附近,還真是距離不遠。

這會不會就是那個“十五少年謀殺事件”的開始?需要抓住的就是那個真兇?集散地一向會玩文字遊戲,現在使用了“真兇”這個詞語,多半在抓捕過程中還存在著大量的煙霧彈。

陸凝匆匆吃完飯,趕回寢室開始仔細搜尋起和案件相關的報道。

這起事件在網上已經有一些討論度了,似乎是第一個被害人的家長將情況捅到了網上,引起了很大的關注。目前還是說什麼的都有,警方那裡記者跟蹤報道出來的訊息也不是很多,更何況這種案件是絕對沒有現場照片的。

不過陸凝還是從一些報道的隻言片語中拼湊出了一些現場情況。毫無疑問,兇手非常狡猾,四個學生失蹤的地方距離第一個受害人屍體被發現的地點有十幾公里,而目前發現的兩名被害人身上所有東西都被拿走了,只留下了貼身的衣物,幾乎沒有留下任何能夠用來追蹤兇手的線索。在四名學生的人際關係之中,好像也沒有發現類似的人物。

在現在,除了純粹的殺人狂以外,綁架的目的並不是為了害命,然而那四個男生的家人沒有收到任何勒索資訊,而學校、老師之類的相關者也同樣如此。從人員失蹤到行兇殺人之間有短暫的時間間隔,也就意味著兇手不是直接將四個人殺死後帶走的。死亡時間法醫屍檢也完全可以大致推斷出來,這方面不會有太大誤差。

那麼,兇手的目的是什麼?

陸凝知道的僅有“十五少年殺人事件”這個名字,可以預估兇手會殺死一共十五人,這樣的連環殺人兇手,也許真的就是一個殺人狂,可單純如此,集散地可不會讓遊客來出手解決。畢竟遊客們自帶超能力,這個任務至少要有一定的難度才行,在陸凝看來,那個真兇一定也是有超能力的才對。

“陸凝,回來挺早啊。”

寢室門一開,應採依抱著一個箱子走了進來,陸凝抬頭一看,起身過去幫她把箱子搬進了屋子裡。

“謝咯。”

“還挺沉,你這是弄了個什麼東西?”陸凝也有些奇怪,寢室裡一向不會買什麼大型傢俱,而應採依抱回來的這個箱子雖然只有小行李箱的大小,分量可不輕,按照陸凝估摸得有接近十公斤。

“那是,鐵傢伙。”應採依抹了抹頭上的汗,然後從筆筒裡抽出刀子將箱子拆開,把裡面的泡沫拆開,裡面有兩個顯示屏和一大堆金屬支架。

“好傢伙,這些東西放你桌上,還有地方放別的?”陸凝驚訝。

“沒辦法,直播間來了個大佬送的。”應採依撓了撓頭。

“等等,你把私人資訊放進直播間了?”陸凝頓時警覺。

“哪兒啊,他弄了個大額打賞,我也不好意思晾著人家,就加了一下聯絡方式。哦,這個號也是我專門申請出來作為主播之類的使用的,不是私人……”

“那能把東西寄過來不還是知道你了嗎?”陸凝打斷了她,“你不是挺仔細的嗎?”

“寄到學校,用的網名。”應採依趕緊擺了擺手,“我知道,問題是做主播的這個總得慢慢學著吧,我又不知道別的主播是怎麼應對打賞大佬的。”

陸凝捂著額頭,確實,應採依是挺聰明的,不過這事算是社會經驗問題,她已經用她覺得比較聰明的方式應對了,然而對陸凝來說,這些也都不安全。

“陸凝你怎麼這麼在意這個?難道又出了什麼事不成?”

“這你倒是聽敏銳的啊,對,之前那事還沒完。不過最要緊的是你得小心點。”

“小心什麼?”

“咱們市附近出了一起大案子,現在已經發現兩個人的屍體了,你知不知道?”

應採依愣了一下,看來是真不知道,陸凝就給她看了一眼自己搜到的東西。

“我還真沒關注,這還沒在網上熱議吧?哎,可是咱們國家這麼大,發生殺人案也不是那麼讓你關注的吧?一般這種新聞我就看一眼過去了,反正警察肯定在追查了啊。”

“你信不信我?”

“呃……這事有隱情?”

“不確定,不過我覺得這件事沒那麼容易結束。這人綁了四個,已經殺了兩個,剩下兩個如果找不到估計也死定了。我們這一類的人又被更加重要的大案牽扯著,抽不出手來處理這樣的案子。我擔心的就是,萬一這人殺了四個還不算完呢?”

“連環殺人兇手一般都有自己的目的吧?無差別殺人……近代還不是特別多見。”

“總之,你留點神,私人資訊別隨便洩露出去。”

“安心啦,就這一回,老闆要看我打一款新遊戲,特地給我買了兩塊螢幕,咱們得對得起打賞不是?”應採依笑嘻嘻地將這件事應付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