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生活 > 羽半仙 > 第834章 一瓶水

第834章 一瓶水

作品:羽半仙 作者:夕風吹明月 分類:都市生活 字數:3076 更新時間:21-02-23 07:36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羽半仙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董明一臉驚愕地看了一眼手中的礦泉水瓶,又看向了滿臉怒容的屈壘,他實在想不明白,這傢伙發的是什麼瘋!

剛剛董明是閒人一個,看著那些忙碌的同學,他也幫不上忙,正準備找點事情做的時候,看到了豬憨憨同學跑了回來,並且開始書寫運動員號牌。

號牌挺簡單的,主體是三位的阿拉伯數字,下方再用小字標註班級和姓名,這件事情豬憨憨似乎可以獨立完成。

但是,朱同學寫完一張號牌之後,就開始搖頭,她寫不下去了,因為字跡有點難看!

於是,豬憨憨開始四處尋找,怎奈,她看到周邊閒著的那些同學,再次搖頭,因為這些人的字還不如她!

忽然,董明的身影落入了朱同學的眼簾,朱菡菡記得這位同學的板書不錯,於是,馬上喊董明過來幫忙。

對於這點小事,董明當然不會拒絕,只是,他舔嘴唇的動作,卻被細心的豬憨憨發現,隨手遞了他一瓶水,然後,兩人開工。

董明確實渴了,那一大碗雲吞補充了他訓練中失去的水分,可是,油條卻吃多了!

豬憨憨確實很有眼光,董明的字雖然沒有專門練過,但他肌肉力量足,並且每當書寫之際,會不知不覺將自己的本性融入其中,使得他的文字有一種別樣的美感!

有了董明的加入,豬憨憨的工作變得順利起來,實際上,現在已經沒她什麼事了,都是董明在做。

閒下來後,豬憨憨開始與董明閒聊,聊著聊著,卻覺得越聊越開心,而兩人此刻討論的內容,卻是董明的書法!

一個在誠心誇讚,另一個卻竭力謙虛,逐漸地,兩人開始有說有笑。

誰能想到,兩人的聊天情景,卻被屈壘腦補成了另外一副畫面,豬憨憨正在把打他臉的事情,當成了笑話講給董明聽,頓時感到胸口像被狠狠地刺了一刀,讓他如何能忍,於是,才有了剛才一幕。

此時,有比賽專案的同學已經去了檢錄處,也有的同學去為他人服務,仍留在班裡聚集地的,僅有不足一半的同學。

這些同學看到了屈壘發飆,雖然覺得他小題大做,有存心生事之嫌,卻沒有誰願意多事,更有些人,早已把董明劃為本班的“外人”,自然不願意幫助董明。

董明實在沒有搞清楚狀況,不知道屈壘為什麼抽瘋,暗自尋思著,我好像沒有惹到你吧?

豬憨憨卻猜出了幾分緣由,她知道,一定是自己的行為,刺激到了屈壘,不然,那個心機深沉的傢伙,又怎會這般失態?

講老實話,朱菡菡自己也感覺有些意外,怎麼會突然對屈壘發難,她的好脾氣是出了名的,幾乎沒有什麼事情可以讓她動怒,但是,屈壘確實激怒了她,因為觸動到了她的逆鱗。

見到屈壘將矛頭指向了董明,豬憨憨的第一反應就是歉疚,事情由她而起,董明卻受到了遷怒,遭受了無妄之災,心中的不安滾滾而來。

然而,哪怕明知道董明遭受了池魚之殃,朱菡菡卻沒有任何表示,性格使然,在怒點沒有被點燃之前,她還是那個含蓄的女生。

屈壘也沒有想到,自己的暴發竟然取得了出奇效果,在他的喝問之下,似乎董明與豬憨憨都陷入了慌亂,這是大力出奇跡嗎?

瞬時之間的爆發,讓屈壘感覺舒暢無比,覺得胸中的鬱氣開始消散,他的自信心也得到了空前的膨脹,似乎有種掌控了世界的快感。

宜將剩勇追窮寇,便是此刻屈壘的想法,他的目光逼視著董明,開始上剛上線,“我們的班級是一個統一的整體,是一個團隊,每個人應該努力做好自己,而不需要他人的督促,一瓶水雖然不是什麼大事,卻看得出來一個人的品格,身處團隊中就需要懂得約束自己!”

找茬,這小子絕對是在找茬,董明得到了初步結論!

講老實話,自從來到這個世界,董明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原來那種打打殺殺的心態,早已經慢慢被磨平,被中庸取而代之。

但是,屈壘這種明火執仗的挑釁,卻讓董明的血液再次燃燒,他甚至不想與對方辯解,準備以最原始的手段,發出屬於自己的吶喊。

在這個世界,董明只打過一次架,對手就是汪茂華,結果,經過那次打架,兩人卻成為了朋友,董明還莫名其妙地走入了羽毛球的世界。

不過,那一次是董明單方面被虐,畢竟他當時年齡太小,面對著兩位高中生,能討到便宜才怪。

可是現在,董明經歷了兩年的訓練,加上擁有功法的輔助,配合他前世的寶貴經驗,與誰動手想吃虧都難!

董明一直覺得,面對挑釁,講道理純粹就是浪費時間,他不會平白去欺負別人,但別人欺負到了頭上,還能裝做若無其事?

儘管前世的打打殺殺幾乎被董明淡忘,可是他身上的血性早已經刻入靈魂深處,哪怕來到了和平世界也不會磨滅。

別人打架之前,或許不會考慮後果,但董老怪有所行動之前,卻早已經想得清楚,他可能會面臨受到批評,背上處分,甚至被剝奪借讀身份,退回齊山一中!

但那又能如何,別人騎在頭上拉屎,還要讓他說出真香?

就在董明踏前一步,準備用武力解決問題之際,忽然覺得胳膊被人拉住,隨即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屈壘,有點過分了啊,班裡備的水,誰規定只有運動員可以喝?再說了,董明報名了三千米和五千米長跑,難道他不是運動員嗎?”

被拉住的一刻,董明便已經看到,此人正是同桌江浩,這傢伙不知道什麼時候冒出來了。

董明看得出來,江浩攔住自己是出自好意,是為自己著想,自然會賣同桌的面子,當即表現出了應有的剋制,忍住了一時之氣。

看到自己的發揮被江浩打斷,屈壘胸中火氣大盛,暗道,我們同在健美操隊,你怎麼胳膊肘向外拐呢!

當然,此刻的屈壘,卻早已經忘記,當初為了得到這個體育委員,他還曾陰過江浩。

“江浩,我只是在告誡董明同學,注意自己的行為,請不要胡攪蠻纏,干擾班委的正常工作!”

“少在這兒打官腔,喝了一瓶水而已,用得著這麼不依不饒嗎?我還是那句話,誰規定了這些水不能喝呢?”江浩顯然與屈壘不是很對付,說話之間,聲音也大了起來。

“行了,別吵了好嗎,一點小事,真不值當,運動會馬上就要開始了!”這個時候,朱菡菡終於開口了。

在屈壘剛開始向董明發難的時候,朱菡菡沒有出聲,因為那樣可能會得罪其中一方,而現在則不同,屈壘已經與江浩出現了爭執,此刻勸架她就沒有心理壓力了。

“你看不出來嗎,他根本就是在針對董明,一瓶水的事情,用得著這麼大動干戈?”江浩沒有好氣地說道。

“誰告訴你是一瓶水的事情,這是關乎到個人修養和集體榮譽感的問題,你們看看,說了半天,董明一點誠心承認錯誤的態度都沒有,難道我說得不對嗎?”屈壘義正辭嚴道。

屁的個人修養,屁的榮譽感,你純粹是沒事找事!江浩心中罵道。

“屈壘,我承認喝了一瓶水,但是想問一個問題,運動會中,我有沒有報名參加專案,能不能算是運動員?”話是董明說的,他看出來了,在江浩出聲之後,已經沒機會對屈壘動手了,他很鬱悶。

其實,水是朱菡菡拿給董明的,假如他說明情況,根本不需要與屈壘爭辯,只不過,他不願意牽連別人,更不願意拿女生當擋箭牌。

董明當然不知道剛剛屈壘經歷了什麼,也不知道他其實受到了朱菡菡的連累,不過即便知道這些,估計也會做同樣的選擇。

“你報名參加了專案,當然是運動員,但是,你的專案似乎在下午,還沒輪到你上場吧?”對於董明的質疑,屈壘早想好了如何應對,冷笑一聲道。

“哦,你這麼說我就明白了,也就是說,在沒有參加專案之前,這些水是不可以喝的,對不住,是我不瞭解情況,向你道歉了,可是,請你看一眼礦泉水,好像有一箱已經空了,我就不理解了,現在運動會還沒開始,這又該怎麼解釋呢?”

聽董明道歉之時,屈壘心中就是一陣舒爽,你能與豬憨憨有說有笑,我就能讓你不痛快,哼哼!

然而,忽然聽到了董明的質疑,屈壘的目光不自覺地就看向了放水的位置,只見其中一件礦泉水,僅餘可憐巴巴的包裝袋留在原處,而裡面的水,卻早已經沒了蹤影!

看到眼前一切,屈壘感覺自己的臉又被人抽了,被抽得啪啪做響,他剛剛說董明不自覺,可是,貌似不自覺的人不僅董明一個,不,不是一個兩個,似乎,這裡的每位同學,都在自己說的不自覺之列!

屈壘已經看到,大半同學,或在手中,或在身邊,都擺放著礦泉水,甚至,他現在才注意到,在潘老師的手裡,同樣拿著一瓶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