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隋末之大夏龍雀 > 第1756章 趙王監國

第1756章 趙王監國

作品:隋末之大夏龍雀 作者:墮落的狼崽 分類:歷史軍事 字數:3133 更新時間:21-06-08 09:10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隋末之大夏龍雀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李景睿面色平靜,看著周圍的眾人,嘴角含笑,絲毫沒有任何的不滿和沮喪,這些人知道什麼呢?看上去自己是失敗的,可自己真的是失敗的嗎?現在他恨不得現在就飛到長安去。

上面的楊若曦看著自己兒子的身影消失在大殿之中,鳳目中閃爍著寒光,她是知道這裡面的情況,可就是如此,楊若曦心裡面也是很不高興的。

“除掉趙王之外,還有哪位皇子你們願意推薦的啊!”楊若曦看著眾人,嘴角含笑,她倒要看看,下面的臣子還會推薦何人。

現在魚骨頭扔出去了,就看哪些人還會上當。

“十殿下可以為之。”

“十一皇子可以為之。”

“周王殿下可以為之。”

“臣舉薦唐王殿下。”

“臣舉薦趙王殿下。”

一時間大殿內,議論紛紛,各個大臣,各大世家的人紛紛出手,稍微有點勢力的皇子,對有人推薦,整個大殿內,就好像是菜市場一樣,亂糟糟的,甚至有些人開始進攻對手了。

“肅靜。”值班御史站了出來,大聲提醒道。

如此,大殿內才恢復了寂靜。饒是如此,大殿上的眾人臉上都露出憤怒之色,有些大臣的官袍上都有腳印,看上去就好像是潑皮在打鬥一樣,哪裡還有任何朝中大臣的風範。

“崇文殿的幾位先生,可有什麼推舉的。”楊若曦看著眾人。

“娘娘,臣舉薦周王殿下。”範謹想了想說道。

“娘娘,臣也舉薦周王殿下。”虞世南遲疑了一陣也說道。

“臣舉薦的是趙王殿下,唐王殿下遠在西北,周王殿下雖然仁德,但到底是年紀小了一些,趙王殿下剛好。”岑文字忽然說道:“而且,這不過是一個監國之位而已,又不是太子,更是不是未來的帝王,陛下當初設立監國之位,實際上,不過是增加皇子們打理朝政的機會而已,讓皇子們見多識廣。當年唐王也做過了,只是秦王時間長一些而已,現在該論到趙王了。”

眾人聽了臉上頓時露出一絲思索之色,這個時候,眾人才想起似乎監國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唐王當年也做過了,現在輪到趙王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李景智聽了臉上頓時露出一絲尷尬來,他也發現,自己爭奪了半天,好處也沒多少,也沒有多少的高興。按照岑文字的解釋,下一次有可能是周王,也有可能是其他的皇子。

“既然如此,大家就一起表決吧!”楊若曦嘴角含笑,深深的望了岑文字一眼。

原本潑天大的事情,在岑文字口中瞬間就變成十分普通的事情,監國而已,難道還能當做太子之位來對待嗎?

這些皇子們根本不用爭,大家以後都是有機會的。

韋園成等人聽了就好像是吃了蒼蠅一樣難受,合著大家爭論到現在,實際上,根本就沒啥了不起的。

楊師道面色陰沉,看著旁邊的幾位皇子若有若無的笑容時,更是鬱悶了,一場爭奪在這個時候似乎消失的無影無蹤。

“臣舉薦趙王。”很快就有大臣站了出來,推舉趙王李景智。

“臣推舉趙王。”然後就見更多的大臣站了出來。大殿上的臣子們也紛紛放下心中的念頭,將手中的票數都投給了趙王,最後連範謹等人也都是如此。

“既然群臣都推舉趙王,那就從今日起,趙王為監國,處理國事,崇文殿會合六部輔佐趙王。”楊若曦面色平靜,就當場下達了懿旨。

“見過趙王殿下。”群臣紛紛向李景智行禮。

饒李景智知道這只是一個臨時差遣,臉上還露出得意之色。

“兒臣謝母后聖恩。”

好在還沒有忘記基本禮節,老老實實的向楊若曦行了一禮。

“監國對於大夏來說,並不是一項榮譽,更多的是責任。記住你的身份,作為大夏的皇子應該以大夏國事為重。”楊若曦吩咐道。

“兒臣遵旨。”李景智面色一正。

不管心裡面是怎麼想的,但在現在,李景智心中還是生出了無限豪情,他相信自己肯定能夠超越李景睿,成為臣子中最合格的儲君人選。

楊若曦很快就撤除了寶座,群臣也紛紛離開了大殿,李景智跟隨岑文字等人來到偏殿,他未來一段時間將會在這裡處理國事。

“殿下,按照朝廷的規矩,殿下監國期間,當以學習為主,若有什麼決斷,交於崇文殿商議之後才能施行。殿下的一舉一動,一切公文都將有案可查,以備將來陛下詢問。”岑文字看著眼前的李景智,心中嘆了口氣。

“既然如此,就有勞三位閣老了。”李景智點點頭,對於當初李睿定下來的規矩,無人敢反對,而且,這也是培養未來帝王的一種方式。

等三人離開之後,就見楊師道走了進來,仍然是那樣的風輕雲淡,看上去十分消散。

“殿下可是好自在啊,這個時候恐怕燕京城都已經傳遍了。”楊師道看見李景智正在觀看几案上的奏章,心中一陣冷笑,臉上卻露出歡喜之色。

“傳遍了什麼?傳遍了孤做了監國?”李景智抬起頭來,指著一邊的椅子讓楊師道坐了下來。要知道,以前這種待遇,也只有崇文殿的幾個大學士才能有,其他的臣子來了,只能是站在一邊彙報工作。

“不僅僅如此,殿下可知道秦王府現在怎麼樣了?”楊師道略帶興奮的說道。

“怎麼樣?我那王兄又做了什麼事情?讓人議論的?”李景智略帶好奇的說道。

“秦王已經封了秦王府,任何人不準進入其中。”楊師道十分得意的說道:“想來秦王大概是因為此事感到羞辱,所以才會如此。”

“我那王兄,自小太順利了,現在貿然受到了打擊,才會變成的如此模樣。不過是一個監國而已,也不是太子之位,有必要如此嗎?這樣的心性還是差了一些,楊大人,你說呢?”李景智搖搖頭,似乎感到很惋惜。

“的確如此,古往今來,那些梟雄們,哪個不是百折不撓,哪個不是臥薪嚐膽,失敗算什麼,只要成功了一次,那就等於成功了。”楊師道雙目中光芒閃爍,一方面是在說李景睿,另外一方面何嘗不是在說自己。

“楊大人所言甚是,楊大人乃是弘農楊氏出身,僅僅只是在一個御史,實在是大材小用了。”李景智連連搖頭說道。

楊師道對他幫助很大,以後還需要對方的幫助,現在就開始封官許願了,準備讓楊師道以後幫助自己更多。

“殿下要想成事,有兩個地方必須要拿下,第一就是燕京令,第二就是燕京將軍。”楊師道幽幽的說道:“燕京令在手,你就可以名正言順的監視整個燕京,而燕京將軍在手,巡防營的兩萬大軍就掌握在手中了,甚至連皇宮宿衛都能染指。”

“楊大人說笑了,現在燕京令劉洎做的好好的,無人能動他,至於燕京將軍更是不可能了,李固是父皇的老將,信任有加,每次出征,都是李固坐鎮燕京,信任程度,不在於岑閣老。”李景智搖搖頭。

前面是不能,後面是不敢。李景智這方面還是能分得出來的。

“李固將軍那裡自然是不可能的,除非新君繼位,否則的話,這個燕京將軍的位置都是他的,可是燕京令就不一樣了,按照大夏的規矩,一個人在地方任職一般都是兩到三年,不可能是更長的時間了,殿下,劉洎在燕京多長時間了。”楊師道詢問道。

“快三年了。”李景智略加思索,頓時明白其中的道理。

“不錯,是可以換的時候了。”楊師道很得意,這是他選了好久,才選中的位置,剛好符合自己的想法,以前是沒有機會,李景睿為監國,絕對不會給他換這個地方的。

但現在不一樣了,李景智為監國,正好是時候。

“既然如此,那明日孤就提先生為燕京令。”李景智毫不猶豫的說道。

“殿下千萬不要提,只要先解決了劉洎之後,臣自然有辦法。”楊師道趕緊說道:“殿下剛剛成為監國,就提拔自己的人,恐怕有失妥當,會引起朝野議論,為臣一人,而影響殿下的清譽,有些不妥當。”

人就是這樣,自己強行索取,只能引起別人的的不滿,可是以退為進,在有的時候,能起到很好的作用。

“哼,孤是為國提拔人才,不在乎別人說什麼。”果然,李景智有些感動了。毫不猶豫的說道。他認為楊師道幫助自己之後,還不圖回報,這是很好的一件事情。

“殿下放心,這點小事都辦不成,那臣不是太無能了嗎?”楊師道輕笑道。一副很有把握的樣子。

李景智看了對方一眼,見楊師道是真的拒絕了。心中更是感動。

“既然先生已經打定主意了,那景智就不說了。”李景智只能應了下來。

“殿下,雖然監國並不能代表著什麼,但監國期間表現的好,仍然是佔據絕大部分優勢,陛下的江山,是能者居之。”楊師道叮囑道:“這段時間,臣會輔佐殿下,將殿下最好的一面表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