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生活 > 都市奇門醫神 > 第三千二百九十章黑人

第三千二百九十章黑人

作品:都市奇門醫神 作者:天下為家 分類:都市生活 字數:2318 更新時間:22-05-13 00:15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都市奇門醫神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你現在住在懸壺館旁邊?”林遠辰突然一問。

“對啊,你不用擔心,我不會給你們懸壺館添麻煩的。”冷菲愣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林遠辰的意圖,趕忙擺手說道,“一旦我身上的寒毒解了,我立刻就走。裴躍和他的手下時常來這兒檢視,我擔心他會找到我。”

“行,有事多聯絡。”其餘的話林遠辰也就懶得再說了,冷菲身上有太多的秘密,她自己不想說的事,林遠辰也不方便詢問,畢竟,他和冷菲非親非故。

林遠辰唯一能幫上忙的,便是儘快解了寒毒。

“謝謝這幾日的照顧,麻煩了。”冷菲站起身,衝林遠辰躬了躬身,離開了餐館。

“豔福不淺啊,怪不得你不想和我們吃飯,有大美人陪伴你左右,我們在這兒只會礙你的眼了。”段玲玲突然冒出來,酸溜溜地說道。

林遠辰心裡一驚,暗罵自己怎麼這麼不小心,竟然讓段玲玲撞破這樣尷尬的場面,“你來這兒做什麼,下班了嗎?”他趕緊轉移話題。

“哼,這兒是餐館,憑什麼你能來,我不能來。我還沒怪你和大美人一起吃飯呢,還敢問我來幹嘛!”段玲玲撇了撇嘴,氣鼓鼓地說道。

“對不起啊,打擾你的好事了,我這就走。”說著,段玲玲就起身準備往門外走,林遠辰一把拉住她。

“我的好姐姐,你誤會了,我和冷菲只是朋友關係。”林遠辰無奈地解釋,“今天她正好來找我治病,順便請我在這裡吃了頓飯而已,其餘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我不信,你肯定是在撒謊。”段玲玲一臉狐疑地看著他。

懸壺館裡所有的患者,她都打探過底細了,沒有不認識的。這個冷菲,明顯和林遠辰關係匪淺。

看她的穿衣打扮,段玲玲就知道冷菲絕對是個名媛,不僅穿著講究,而且長得很漂亮,氣質也很好,絕對是個標準的美人胚子。

如果真如林遠辰所言,兩人之間只是普通的朋友關係,那冷菲為什麼對他那麼客氣。

“你要相信我,我和冷菲之間真的沒有什麼曖昧的關係。”林遠辰耐著性子向段玲玲解釋道,“她就是我的一個病人,我們只是醫生和病患的關係,你不要胡亂猜測,影響不好。”

“切,騙子!”段玲玲不屑地瞥了林遠辰一眼,不願再搭理他。

“你這樣子,我會懷疑你是不是喜歡上我了。”林遠辰打趣地看著段玲玲,眼神裡閃爍著戲謔的光芒。

“呸,誰喜歡你啊,我才不會喜歡你這個花心大蘿蔔,我對你只有厭惡和鄙視。”

段玲玲臉頰微紅,羞憤難當,連忙否認道。

“你別激動啊,我就是胡亂一說,你這麼緊張做什麼,難不成你真的喜歡上我了?”林遠辰看到段玲玲臉紅的模樣,心情更加愉悅。

“可惡!”段玲玲咬著唇,狠狠地瞪著林遠辰,心跳莫名的加速。

林遠辰根本就不像他外表展露出來的那麼溫潤如玉,他就是個腹黑的大混蛋,每次他的一句話,總能輕易挑動段玲玲的情緒,使得她氣惱不已。

“行了行了,別和我生氣了,你晚飯吃了嗎?我再點幾道辣菜,我們一塊兒吃吧。”

林遠辰見段玲玲真生氣了,只好改變策略,不再逗她了。

“不必了,我剛剛吃了。”段玲玲搖了搖頭,語氣有些悶悶的,“你不是才吃了飯嗎?還有空肚子陪我吃東西?”

段玲玲雙手抱胸,以一副審判者的姿態看著林遠辰。

林遠辰見狀只能訕訕地摸了摸鼻子,說道:“我這不是怕你餓壞了麼。”

段玲玲懶得再跟林遠辰說什麼,徑直走出餐館。

“等等,你現在要去哪裡?我送你。”林遠辰追上前去。

“飯後消食,你想一起來就別墨跡,沒人願意請一個拖油瓶。”段玲玲翻了個白眼,冷聲說道。

“那我們走吧,正好吃多了。”林遠辰也不生氣,聳聳肩,跟段玲玲一起離開。

“在哪兒消食?”林遠辰隨口問了一句。

“你跟著我走就好,那個地方你不認識。”段玲玲抬起手腕,瞥了一眼表,“我們要到那裡完成一項任務。”

“任務?我怎麼不知道還有這種外出的任務?”林遠辰一臉懵逼地看向段玲玲,“誰給你派的?”

“你問題怎麼這麼多,到地方不就明白了。”段玲玲輕輕眨了眨眼睛,然後便朝著不遠處的計程車跑去。

“哎,你慢點!”

即使林遠辰心裡對段玲玲的行動很是好奇,他也沒有多問,只是加緊了步伐,快步追趕上段玲玲,和她上了同一輛車。

計程車師傅是黑人,身材魁梧健壯,一副絡腮鬍子,他一邊發動汽車,一邊打量著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段玲玲和坐在後邊的林遠辰。

通常情況下,計程車司機都會尋找各種話題和客人聊天,黑人師傅說著一口流利的英語,一臉笑容地和段玲玲閒談,有時段玲玲會激動得控制不了自己的笑聲,惹來後座上的林遠辰一陣鄙夷。

這時,黑人師傅似乎想起了什麼,轉過頭,用英文問了林遠辰一句。

“對不起啊,我對英語一竅不通,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林遠辰尷尬地摸了摸頭髮,解釋道。

他是真覺得自己和英語不搭,林遠辰估計自己只會說一種語言,那就是中文,不然他也不至於會如此狼狽,和別人交流都成問題了。

失去之前的記憶並不代表林遠辰喪失了基礎知識,一些必備的生活常識他還是具備的,比如他學會的醫術,一旦遇上一位患者來看病,林遠辰便可以根據患者的症狀,從而做出最佳的治療方案。

如果非要探討自己的醫術水平有多精湛,實話說,林遠辰也不清楚該怎麼形容,反正有些奇怪的病症他只需要看上一眼,便會立刻有辦法,而其他醫生卻沒有辦法做到。

“啊,你不會英語嗎?對不起,我一直認為華夏人很厲害,個個都能說外語。”黑人師傅憨笑一聲,轉而用流暢的中文繼續與林遠辰交談。

“你也會說中文?”林遠辰瞪大了雙眼,他從未想過,自己竟然會遇到一個會講漢語的外國佬。

“是的,這裡可是唐人街,許多華夏人就住在這裡。”黑人師傅點了點頭,用標準的普通話回答了林遠辰,“你要是不會說點漢語,還怎麼和他們做生意?”

“這我知道,可你們兩個一路上一直在用英語談論啊,我以為師傅你不懂中文,所以……”林遠辰嘴角微抽,訕訕地笑道。

難道你們有什麼需要避開我的事情要談嗎?既然都會說中文了,幹嘛要一直用英語交流?難道師傅你們是在隱藏實力?林遠辰暗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