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開普之鷹 > 第1606章 搭不上話

第1606章 搭不上話

作品:開普之鷹 作者:鯰魚頭 分類:歷史軍事 字數:3014 更新時間:21-02-23 07:36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開普之鷹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尼亞薩蘭大學的教授,每年最多選擇三到四名學生,再多就教不過來,畢竟教授的精力有限。

尼古拉·特斯拉這樣的客座教授,帶學生那肯定越多越好,不過考慮到尼古拉·特斯拉的身體狀況,三四個估計就是極限,再多也同樣教不過來。

不過尼古拉·特斯拉的實驗室不可能就這麼點人,做實驗肯定是需要助手的,每一個專案根據規模大小需要的人手不一樣,尼古拉·特斯拉手裡那都是什麼專案,無線電能傳輸、放大發射器、太陽能發動機、死亡射線、遙感技術、機器人等等等等,隨便拿出來一個,都是可以作為國家重點專案立項的。

至於那些被埋沒的專案更不知道有多少。

比如X光,早在倫琴發現X射線之前,尼古拉·特斯拉就在對放電管進行實驗時,發現其中一種“看不見的輻射”會損壞儲存在附近的照相底片,於是他繼續研究,證實了X射線的存在。

倫琴公佈他的研究成果後,尼古拉·特斯拉給倫琴發了一張他自己拍攝的照片,照片的清晰度讓倫琴非常驚訝。

又比如雷達,1917年,尼古拉·特斯拉就像美國海軍部提出過關於雷達的設想,可惜當時海軍研發中心的負責人是愛迪生,於是雷達一直到1935年才出現。

在紐約人旅館的保險櫃裡,不知道埋藏著多少這樣重要的發明。

尼古拉·特斯拉也知道羅克的目的,所以在船上的時候,尼古拉·特斯拉就很明確的告訴羅克:未來有一天,他終究還會回到美國,親手拿回他失去的東西。

羅克不置可否,愛迪生比尼古拉·特斯拉想象中更強大,要不然尼古拉·特斯拉也不會被美國遺忘,和老奸巨猾的愛迪生相比,尼古拉·特斯拉天真單純的就像是剛剛出生的嬰兒,能鬥得過愛迪生才怪。

七月五號,“公平”號巡洋艦終於抵達鯨灣港,離開紐約的時候還是盛夏,南部非洲的七月正值冬季,不過並不算太冷,和紐約那種冰寒徹骨的冬季不同。

不要再問南部非洲有沒有冬天了,開普敦的冬天還會下雪呢,跟北半球一樣。

羅克是三月份離開南部非洲,這一圈足足花了近四個月。

成果還是比較豐碩的,帝國會議確定了英聯邦的架構,又在華盛頓簽署了《非戰公約》,別管《非戰公約》能不能起到應有的作用,作為《非戰公約》的發起國,南部非洲的國際地位直接提高了一大截,終於有資格發出自己的聲音。

鯨灣市政府並沒有大張旗鼓,碼頭上也沒有紅毯鮮花,羅克和尼古拉·特斯拉很低調的下了船就上車,直接前往鯨灣市政府。

歡迎儀式是在市政府舉行,布拉德辦公室建議羅克要儘量減少在公共場合露面,花車巡遊這種事想都不要想,世界上想要羅剋死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迪亞士州分割之後,鯨灣成為迪亞士州的首府,州長亞歷山大·盧卡斯今年五十五歲,在南部非洲出生,曾在聯邦政府和迪亞士州任職,執政經驗豐富,為人親和低調,在迪亞士州的支援率很高。

盧卡斯也是自由黨成員,對羅克這個自由黨“在野黨魁”非常尊重,雖然羅克一天黨魁都沒當過,他這個“在野黨魁”也是實至名歸。

“迪亞士州現在發展勢頭很好,現在已經成為大西洋沿岸最重要的工業中心和港口,尼亞薩蘭不想要的高汙染企業都可以搬到鯨灣來,我保證鯨灣會提供最大程度的便利。”盧卡斯最新春風得意,法瓦爾特鋼鐵集團搬遷到迪亞士州之後,迪亞士州的經濟直接拔上來一大截,真香!

“高汙染企業不會因為搬遷到鯨灣就安全環保,環境保護工作還是要做好。”羅克不管這些事,企業要搬到哪兒,那是企業負責人的事,跟羅克沒關係。

反正法瓦爾特鋼鐵集團搬到迪亞士州,該繳給聯邦政府的稅也一分不少,法瓦爾特鋼鐵集團的利潤反而更多,既然盧卡斯不在乎環境汙染,那羅克也沒有什麼好說的。

和德蘭士瓦相比,法瓦爾特鋼鐵集團搬到迪亞士州之後,企業的成本更低,獲取原材料也更便利,好處還是很多的。

鯨灣對面就是南美,法瓦爾特鋼鐵集團搬到鯨灣之後,南美的原材料不需要鐵路運輸,在鯨灣當地直接加工,大大節省了運輸費用。

從南美抵達鯨灣的,不僅僅是原材料,還有南美的廉價工人。

不瞭解都不知道,其實南美的人工成本,比非洲人也高不了多少,關鍵是南美獨立這些年,教育水平比南部非洲之外的非洲還是好一點,工人的素質也更高,更有利於節約成本。

“沒關係,法瓦爾特鋼鐵集團的廠區又不在鯨灣市中心,這是經濟發展的必要階段。”盧卡斯也是沒辦法,1925年的當下,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不可兼得,相比之下迪亞士州還是更喜歡蘭特。

當然辦法也不是沒有,分拆之後的迪亞士州面積大約36萬平方公里,為了吸引法瓦爾特鋼鐵集團,迪亞士州除了鯨灣周邊之外,讓法瓦爾特鋼鐵集團隨便挑。

於是法瓦爾特鋼鐵集團選擇了距離鯨灣大約120公里的迪亞士州南部修建新的鋼鐵城,迪亞士州州政府全力協助,不惜為法瓦爾特鋼鐵集團修建了人工港口和發電站,滿足法瓦爾特鋼鐵集團的所有要求。

一個很神奇的事實,南部非洲聯邦政府成立之前,大西洋沿岸除了鯨灣、羅安達之外,嚴重缺乏自然條件良好的天然港口,這一度讓殖民西南非洲的德國人束手無策,甚至要透過葡屬西非運輸大宗物資。

當時的整個西南非洲,只有鯨灣一個天然良港,而鯨灣又是英國殖民地,這就能解釋德國人為什麼這麼恨英國人,雖然這不是德國人恨英國人的全部原因。

南部非洲聯邦政府成立後,事情突然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英吉利海峽的聖洛克是最好的證明,法國人覺得聖洛克就是一片毫無價值的沙丘,所以乾脆送給南部非洲,然後就有了歐洲的娛樂中心。

迪亞士州也是一樣,德國殖民西南非洲的時候,幾十年下來一個港口都沒有,世界大戰之後,迪亞士州除了鯨灣之外已經有了好幾個。

沒有天然良港,南部非洲聯邦政府和迪亞士州政府就修建人工港,鋼鐵水泥南部非洲多得很,人力資源成本又這麼低,不充分利用,實在是浪費資源。

羅克和盧卡斯聊天的時候,阿布、道格拉斯、以及其他南部非洲科技界的大佬,也和尼古拉·特斯拉相談甚歡。

能看得出,尼古拉·特斯拉精神極好,他一反船上的萎靡不振,精神煥發滔滔不絕,他已經很久沒有享受過這種被眾人環繞的感覺了。

“南部非洲是未來世界的希望,我以前一直認為美國才是,事實證明我錯了,美國已經成為資本財閥壟斷的國家,註定會被全世界拋棄——”大概是脫離了美國的環境,尼古拉·特斯拉語出驚人,他以前可從來不討論政治,是一個純粹的工程師。

不過尼古拉·特斯拉的話並沒有引起多少共鳴,阿布和道格拉斯表情還有點尷尬。

和美國相比,要說資本財閥壟斷,南部非洲其實也好不了多少。

只不過南部非洲最大的財閥就是羅克、小斯和亨利,羅克是尼亞薩蘭的領主,小斯是羅德西亞的領主,亨利一家就不說了,馬蒂爾達家族在南部非洲權勢滔天,無人爭鋒。

身為領主,為領內居民謀福利那是天經地義,羅克和小斯那都是把自己的領地當成企業來經營的,領地蒸蒸日上,南部非洲聯邦政府自然也就水漲船高。

“這些年南部非洲的成績令人矚目,尼亞薩蘭大學已經成為全世界最知名的高校之一,我為能成為尼亞薩蘭大學的客座教授而感到驕傲,希望我們能合作愉快——”尼古拉·特斯拉不談技術,說句不好聽的,在場的人裡,也沒幾個有資格跟尼古拉·特斯拉談技術。

主要還是專注的領域不一樣,尼古拉·特斯拉要是聊生物,那阿布絕對比尼古拉·特斯拉更有發言權;尼古拉·特斯拉要是談教育,道格拉斯的經驗肯定比尼古拉·特斯拉更豐富。

然後具體到技術上,可以和尼古拉·特斯拉搭上話的大概也就魯道夫·狄賽爾了。

可惜魯道夫·狄賽爾能說上話的,也就柴油、汽油發動機。

尼古拉·特斯拉研究的是太陽能發動機,這根本就不是一個段位。

“尼古拉,尼亞薩蘭大學歡迎你的到來,你有什麼要求都可以提出,就算你想當尼亞薩蘭大學的校長,我也可以讓給你——”阿布也不聊技術,等尼古拉·特斯拉到了尼亞薩蘭大學之後,他們有機會可以慢慢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