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奇幻 > 劍骨 > 第六十八章 勐山少年

第六十八章 勐山少年

作品:劍骨 作者:會摔跤的熊貓 分類:玄幻奇幻 字數:3115 更新時間:21-04-02 11:20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劍骨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少年自報家門之後,撓了撓頭。

對方只是微微頷首點頭,表示見過。

這就是外面江湖的禮節麼?

果然是大山外面的人,行事風格就是講究!

只是這人望向自己的眼神,實在是有些古怪。

尤其是自己念出餘青水三字的時候,寧奕那眼神,就像是……他早就知道自己是誰。

“徐……”

寧奕頓了頓,抬頭環顧,問道:“餘兄,這裡是哪?”

孟九叼著菸斗,眼神凌厲,端詳著寧奕的眼神像是看一個水怪,想要將其渾身上下都看一遍,全部都看透!

他比劃著手勢。

寧奕才留意到,這位老人是一個啞巴。

“小夥子,你和這位姑娘在這裡投江殉情,難道不知道這是哪?”

餘青水替老叟翻譯了一下手勢的意思,然後解答道:“這裡是**勐山,霧江……寧兄難道失憶了嗎?”

聽著青水的話……投江被救,失去記憶。

披著寬大蓑衣的老人忍不住眯起眼笑了起來,吞雲吐霧,嘖嘖咂舌,這也忒像鎮子裡那些老傢伙哄騙小孩時說的三流故事了。

“投江……”

寧奕揉了揉額頭,嘶了一聲,苦笑道:“我不是投江的。”

說到這裡,又頓了頓,望向至今還在昏睡的徐清焰。

“我和這位姑娘……也不是來殉情的。”

寧奕想了想,伸出一隻手,指向勐山上空,江面霧氣籠罩,波瀾起伏,山巒疊嶂,穹頂一片清明。

“我和她御劍路過此地……飛劍受損,所以不慎墜江。”

嗯。

很好的解釋。

怎料,聽聞此言,餘青水眼神亮了起來。

“飛劍……”

“飛劍?!”

少年面頰上寫滿了激動,他雙手握住寧奕雙臂,“寧大俠,你是大山外面的修行者?”

寧奕被迫一陣前後搖頭晃腦。

嚯,連稱呼都變了。

從“寧兄”變成“寧大俠”了……寧奕忍不住笑了笑,待少年欣喜心情稍過之後,才緩緩點頭,應道:“算是吧。”

“大山外面是怎樣的?山外面還有山嗎?如果想要離開勐山,路該怎麼走?山外面都是踩著飛劍的仙人嗎?”

少年心中積攢多年的疑惑,在這一刻不受控制地迸發,一連串疑問句噼裡啪啦脫口而出,他凝視著寧奕雙眸,神采熠熠,道:“還有……傳說中的飛劍,能給我看一看嗎?”

說完,他用力上下打量了一遍。

發現這位寧大俠渾身上下,極其簡陋,壓根沒看到所謂飛劍的影子,只是腰間栓著一把溼漉漉的雪白油紙傘。

“問題太多了……”

寧奕擰了擰溼透的衣衫前襟,並沒有不耐煩,而是柔聲道:“前面的問題,待會再慢慢告訴你。我可以先回答你最後一個問題。”

“‘飛劍’這樣的東西,像我這樣的修行者,平日出行,是不會帶在身上的。”

“不帶在身上?”

餘青水滿臉惘然。

“飛劍……”

寧奕伸出一隻手,按在眉心之前,朗聲笑道:“在這裡!”

如他這般的劍修大成者,眉心內,自有劍氣洞天,收納萬柄飛劍!

少年抱著膝蓋,怔怔出神,看著寧奕手指輕輕按下,點觸在眉心之處,這一剎,時間似乎都變得極其緩慢……餘青水屏住呼吸,瞳孔收縮,這是見證奇蹟的一刻——

然而。

什麼都沒有發生。

寧奕臉上笑意逐漸變得僵硬。

他保持著按壓眉心的動作,可是劍氣洞天毫無感應……僵持了十息之後,江面響起烏鴉喳喳鳴叫之聲。

一隻黑鴉扇動翅膀,落在船頭蓬頂,極其囂張地帶著嘲諷語氣,叫了三聲,然後飛走。

寧奕宛若石化。

這個本該無比瀟灑的動作,如今看起來……很是愚蠢。

九叔神情複雜,抽了一大口水袋煙,望向寧奕的眼神像是看著一個智障孩童,老叟站起身,帶著安慰意義地拍了拍餘青水肩頭,然後抓起長竿,撐船而渡。

餘青水撓了撓頭,“寧兄,要不您再想想……”

“不用想了。”

寧奕急了,咬牙切齒指著眉心,道:“飛劍真在這裡。”

該死的,自己的劍氣洞天竟然沒法動用了……而且神性似乎也凍結了?

這觀想世界,把自己的力量封鎖了。

“不是。”

少年哭笑不得,也指了指自己眉心,小心翼翼問道:“我的意思是,你再仔細想想,墜江的時候是不是腦袋磕碰到哪了?”

證據確鑿,百口莫辯。

無法施展飛劍之術,寧奕知道自己的解釋只是徒勞,於是乎只能沉默。

他看起來有些頹喪,扶著額首。

此刻更像是一個墜江之後失憶惘然之人。

便在這時,船腹忽然響起急促的喘息。

然後是沉悶的咳嗽。

黑色紗衣盡溼的女子猛然坐起,與寧奕先前一模一樣,嗆出一大口水來。

徐清焰眼前視線從模糊變得清醒。

顛簸的小舟。

坐在身旁的寧奕……還有。

“哥……?”

她看清楚了那個蹲在船頭,拿著困惑眼神打量自己的少年。

一時之間恍若隔世。

當年,未曾白頭的徐清客,便是這個模樣。

可以說是一模一樣,毫無差別。

她成功來到了徐清客的觀想世界,看到了自己十年未見的親人。

“你喊我什麼?哥?”

餘青水聽了這個字,並不開心,反而愁眉苦臉,把腦袋貼著江面反覆凝視,手指捻了捻麵皮,咕噥道:“我有這麼老麼?”

撐船的九叔見此一幕,開懷大笑,只是殘疾緣故,喉嚨裡只能撕扯出低沉的嗬嗬之音。

看得出來,他很高興。

原本九叔心中隱約擔心,這墜江二人,不是什麼好東西,若是被青水好心救上來,會不會出現反咬一口的情況。

如今看起來,這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心地不壞。

是兩個有意思的小傢伙。

“姑娘怎麼稱呼?”餘青水轉過頭來,目光疑惑,道:“你是怎麼墜江的,還有印象嗎?”

“我姓徐,雙人徐,名清焰。”徐清焰低聲道:“你喊我清焰就好。”

至於第二個問題。

她眨了眨眼,望向寧奕,後者神情複雜。

“碰巧御劍路過此地……飛劍受損,所以不慎墜江。”

徐清焰捋了捋髮絲,輕柔開口。

餘青水錶情跟見了鬼一樣,這回答,與先前寧奕的回答,不能說一模一樣,只能說毫無差別。

“飛劍呢?”

少年努力讓自己再相信一次。

他打量著徐清焰,只不過眼神比先前打量寧奕,要收斂許多。

徐清焰的黑色紗衣被江水浸透,凹凸有致的身材,此刻在貼身紗衣的襯托下,淋漓盡致,餘青水看了兩眼,便連忙挪開目光。

這女子身上……也沒瞧見飛劍吶!

“青水兄,飛劍玲瓏,不會帶在身上。”徐清焰一眼就看出了對方心思,笑道:“我們尋常會將其寄存在眉心之中……”

又來了,又來了。

餘青水嘆了口氣,心想這二人墜江,估計腦子都出了些問題。

“只是先前御劍遭遇不測,飛劍破碎……”徐清焰語氣低落,黯然道:“估計此刻,飛劍碎片散落在江,早已墜底,很難找到了。”

寧奕意味深長望著徐清焰,此刻心中唯有一個大寫的服字。

什麼叫默契……什麼叫應變?

有理有據,令人信服。

同樣一句話,在寧奕口中說出來,和在徐清焰口中說出來,完全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效果。

誰會不相信這麼一位沉魚落雁的美少女呢?

“唉……這這這……”

“徐姑娘,天有不測風雲,節哀順變。”

餘青水撓了撓頭,擠出這麼一句安慰話語。

其實沒看到飛劍的少年,才是最傷心的那個人。

他望向船頭撐杆老叟。

煙霧繚繞的九叔,摟著船竿,神情肅穆打了個手勢。

少年嘆氣道:“九叔問,你們倆有什麼打算?”

“還能有什麼打算?”

徐清焰搖了搖頭,低聲笑道:“大難不死,便是萬幸。我們二人如今已是無家可歸,還好有二位救命……接下來就不勞煩了,二位隨便找一處山岸,將我們放下即可。”

九叔繼續打手勢。

他的意思是,前面正好有一處山岸,可以放行。

餘青水沉思片刻,鄭重道:“這可不行,勐山兇獸橫行,而且還有層層瘴氣。尋常人在荒郊野外,可活不過三天。”

九叔有些急了,叩了叩菸斗,敲打船杆。

這兩個人,可是外人,來路不明!

少年咧嘴笑了笑,道:“九叔,這兩個人心地不壞的,尤其是這位徐姑娘……我總覺得在哪見過的。”

這句話,讓徐清焰怔了一怔。

“剛剛的話,可能冒昧了。”

餘青水撓頭,認真道:“徐姑娘,我沒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從看到你的第一眼,便總覺得,你好像我的親人。”

“不管怎麼樣,相逢是緣,相遇是客。”

他望著寧奕,斟酌問道:“若不嫌棄,來我家住下吧?破院子別的沒有,住兩個人還是沒什麼問題的。只不過我家窮得很,揭不開鍋的那種,可沒辦法白白養活二位。”

“若能住下,便是承蒙大恩了。”

寧奕笑道:“寄人籬下,哪還有挑三揀四的道理?我也是窮鄉僻壤出身,苦活累活,什麼都能幹些。”

九叔見狀,也沒有再說些什麼,只是嘆了口氣,彈了彈水袋菸斗。

小船就這麼緩緩向著霧氣深處行駛而去。

(繼續求月票~下午還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