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懸疑靈異 > 黃泉陰司 >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研究所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研究所

作品:黃泉陰司 作者:長耳朵的兔子 分類:懸疑靈異 字數:2063 更新時間:21-10-13 15:20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黃泉陰司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唰唰唰唰!

四道人影如同鬼魅般從通道兩邊的牆裡閃現出來,擋在研究所門口。

那是四個黑衣忍者,他們手持東洋刀,露在外面的四雙眼睛,就像獵鷹一樣冷酷。

四個忍者緩緩舉起東洋刀,擺出戰鬥造型。

我和王偵件並肩而立,王偵件瀟灑地點上一支菸,面容冷峻,問我道:“楊隊,有沒有興趣比一比?”

“比什麼?”我問。

王偵件吐著菸圈說:“左邊兩個是你的,右邊兩個是我的,比一下我們誰能夠更快地幹掉敵人!”

“可以!”我微微頷首道。

王偵件說:“輸掉的那個人,回去以後,請吃冰雪火鍋怎麼樣?”

“一言為定!”我微微一笑,突然衝了出去。

王偵件不甘落後,緊緊跟在我的後面,我倆就像兩支利箭,朝著那四個忍者激射而去。

四個忍者看見我們衝上來,齊刷刷一聲厲喝,整齊劃一地提刀迎上來,鋒利的刀鋒貼著地面劃過,發出刺耳的摩擦聲響,劃拉出一串耀眼的火花。

唰!

一把東洋刀劃破空氣,自頭頂上方斬落下來。

這個忍者出刀的速度很快,絕對的一流高手。

但是,我出劍的速度比他更快。

他的刀在距離我頭頂還有三公分的地方停了下來,我的修羅劍,此時已經穿透了他的咽喉。

我們就像兩尊雕塑,一動也不動。

當他出刀的時候,我沒有躲避,因為我有絕對的自信,我的速度比他更快。

寒光一閃,我拔出修羅劍,忍者的咽喉位置留下一個血窟窿,一支血箭從窟窿裡面飈射出老遠,那個忍者直挺挺地跪在地上,腦袋一耷拉,再也沒有了聲息。

在我擊殺這個忍者的時候,王偵件也出手了,他暗自運力,將一股內力注入手指,然後彈飛指尖的菸頭。

一個軟綿綿的菸頭從王偵件的指尖飛出來,瞬間就像子彈一樣,不偏不倚,一下子擊中了那個忍者的左眼。

那個忍者痛哼一聲,揮出的東洋刀自然失了準頭。

王偵件沒有躲閃,東洋刀貼著他的身體劈砍在地上,發出噹的一聲響。

王偵件冷哼一聲,上前一步,撞入那個忍者懷裡,同時將一把寸長的軍刀也送入了那個忍者懷裡。

我在幹掉第一個忍者的時候,第二個忍者一記鷂子翻身,從我腦袋頂上飛過去,就像壁虎一樣,穩穩貼在通道的牆壁上,反手向我擲出三枚忍鏢。

三枚忍鏢猶如三點寒星,在空中劃出漂亮的弧線,分別射向我的上中下三路,來勢甚快。

東洋忍術確實厲害,但我們華夏道術也不是鬧著玩的。

眼見三枚忍鏢向我飛來,我袖口一甩,抬手甩出三張三昧真火符。

三張三昧真火符變成三顆火球,凌空將那三枚忍鏢擊落下來。

那個忍者一聲怪叫,高高掄起東洋刀,自半空中劈砍下來。

我大喊一聲“來得好!”,口中飛快念起咒語,右手食指與中指併攏成劍指,穿透東洋刀的刀影,頂住忍者的腹部。

天雷指!

只聽轟隆一聲響,一記驚雷瞬間將那個忍者轟得外焦裡嫩,變成一堆零件,七零八落地散落下來。

當我回頭看去的時候,王偵件也搞定了最後一個忍者,他的叢林軍刀,筆直地插在那個忍者的眉心中央,將那個忍者釘死在研究所的大門上。

我衝王偵件莞爾一笑:“你輸了!”

王偵件落後我幾秒鐘,他點頭說道:“願賭服輸!這頓冰雪火鍋我請客!”

其他人看見我和王偵件的精彩表現,登時士氣大振,快步來到研究所門口。

謝一鳴突然衝上來,掄起血飲狂刀劈砍在研究所的大門上,就聽嘩啦一聲響,大門應聲而裂,這個充滿罪惡的研究所,這個地下要塞的終極秘密,終於呈現在我們面前。

這個研究所足足有上千平米,裡面擺放著各種各樣的儀器,而我們的目光全都被研究所中央的一個透明儀器吸引了。

那個透明儀器是一個很大的玻璃罩子,這個玻璃罩子上面,插著很多的管子,連線著周圍的一些儀器。

在這個玻璃罩子裡面,赫然困著一個奇怪的東西!

剛看第一眼的時候,我們以為那個東西是一個人,但仔細一看,那東西並不是人,但是卻跟人的輪廓形態非常相似,表面爬滿了根鬚,那些根鬚就像在呼吸一樣,一抖一抖的,不斷有冰藍色的寒煙從根鬚裡面飄散出來,整個玻璃罩子裡面都是這種冰藍色的寒煙,看上去非常奇妙。

我們闖進研究所的時候,裡面有四五個人正在操作那些儀器。

雖然這些儀器在這裡放置了好幾十年,表面也鋪滿了塵灰,但是這些儀器並沒有壞掉,全都是好的,不少儀器的指示燈都亮了起來,看他們的樣子,應該是想帶走玻璃罩子裡的人形東西。

很明顯,這群東洋忍者打著科考隊的幌子進入大興安嶺,就是為了地下要塞裡的這個人形東西而來。

這個人形東西應該是侵華戰爭時期,關東軍在大興安嶺找到的,也不知道這個東西是什麼玩意兒,關東軍格外重視,並且不惜耗費巨大的物力人力,修建了這座地下要塞,用來秘密研究這個東西。

這麼多年過去,小鬼子對於這個東西依然不肯放棄,此次前往大興安嶺,就是想要帶走這個東西。

雖然我們暫時不知道這個東西究竟是什麼,但是小鬼子如此重視,肯定是極其重要的東西,我們又怎麼能放任這些小鬼子,從我們眼皮底下帶走這個東西呢?

剩下的那幾個東洋鬼子裡面,有三個忍者以及兩個研究人員。

其中一個研究人員頭髮花白,戴著眼鏡,穿著一身白衣,另外一個男人年輕許多,提著一個公文包,應該是這個老頭的助手。

再看那三個忍者裡面,有兩個黑衣忍者,以及一個紅衣忍者,紅衣忍者的腦後扎著一條馬尾辮,竟然是一個女忍者,身段婀娜,亭亭玉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