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紅星閃耀 > 第四五四章激戰豫西北

第四五四章激戰豫西北

作品:紅星閃耀 作者:筆芒 分類:歷史軍事 字數:6091 更新時間:18-06-30 22:35

您可以在Google搜尋“紅星閃耀 妙筆閣(mbg.tw)”查詢最新章節!

三日後,十一月十八日這天,劉鄧終於來到了柳樹鎮與江雲等人會合,一見面,鄧政委就拉著江雲的手直搖,嘴裡說道:“早知道,當時就應該跟著你一起過來,這才幾天呢,又見面了。”

江雲也不見外,眾人好一陣寒暄,不過江雲的注意力卻是在劉伯承身後的那人身上,這人也是熟人,前世他是傳奇中的人物,這一世呢,兩人見面的次數倒是不多,當初在西安的時候見過兩次,只是每一次都有首長在場,所以論交情,也就是認識而已,甚至都沒有說上過話。

江雲是很清楚這個人在劉鄧心目中的地位的,事實上,這位仁兄,不僅是一二九師的一員大將,也是一位開國大將,但其名聲和風頭甚至不輸部分元帥,這就是陳賡,一二九師386旅的旅長。

江雲伸出手道:“陳賡同志,你好!”

陳賡一直在旁邊看著首長們寒暄,並不覺得自己有加入的必要,他雖然為人灑脫,但也知道輕重,如果只是在一二九師師部,與首長開開玩笑,倒也無傷大雅,可這一回不一樣,雖說徐陳二人都是他的老首長,但那不是還有一個不太熟悉的江師長嘛。

但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位江師長卻主動過來跟自己握手,他忙敬禮道:“報告首長,八路軍一二九師陳賡,請指示。”

江雲手伸到一半,人家卻在敬禮,倒也不會覺得尷尬,轉拍向對方的肩膀,道:“我本來還在擔心你們師長政委的安全,生怕這晉綏軍不開眼的弄出什麼事兒來,看到你我就放心了,有你在一旁護衛,哪怕是他衛立煌親自過來,也未必能佔到什麼便宜。”

饒是陳賡一向為人豁達幽默,首長們也常說他臉皮頗厚,此刻面對江雲的誇獎也不禁有些不好意思,道:“首長過獎,我哪有那本事,都是咱八路軍的威名,我也是借了首長們的膽。”

江雲轉向劉鄧,道:“劉師長、鄧政委,咱打個商量,三個炮團,一百二十門75野炮,抱陳賡去獨立師當旅長,如何?”

眾人一愣,特別是陳賡本人,要說起來,江雲如此言語其實頗有些不太貌,他也拿不準首長這是認真的,還是在拿自己開玩笑,不禁怔在當場,還是鄧政委反應迅速,道:“江師長要真給我們三個炮團,我去給你當旅長。”

江雲哈哈大笑,眾人這才釋然,只不過是玩笑一場,但其實江雲心裡著實有些不甘,只不過不能明說,否則這挖牆角可是最遭人恨的。他是真正的欣賞這位陳大將,不僅是能力,更是性格,獨立師有能力的人多了去了,幾個主力旅的領導,哪一個放出去,那都是獨當一面的人物,何況和自己搭班子的幾位師領導,但是卻沒有一個能像陳賡這樣的人,不僅能當好一個部下,也能當好一下朋友,可以和首長打成一片,但又能分得清場合,能夠保持分寸。

比如他在劉鄧面前,以彭老總面前,甚至在主席面前,莫不如是,但江雲也知道,像這樣的人物,劉鄧又豈肯放手,哪怕是當初他呆在幹部團的時候,那時候自己的紅23師嚴重缺幹部,中央也沒有派他過來。更不要說現在,獨立師已經不缺高階幹部了。

剛才只是一番玩笑式的試探,他也沒有奢望過得逞,再說,要真的成了,這對陳賡也未必是好事,私下的這種行為,與中央的調動是兩回事,更不要說,陳賡本人會怎麼想。

江雲只好半真半假的說道:“不過劉師長、鄧政委,三個炮團雖然沒有,但兩個炮團卻是可以有的,這一次如果戰事順利,我看繳獲兩個野炮團的裝備不是問題,你們兩個師又可再組建一個炮團了。”

劉鄧和徐陳還沒有答話呢,陳賡卻開口道:“炮團我是不敢想了,我386旅要是有一個山炮營,我就心滿意足了。”

眾人莞爾,幾位都瞭解他的性子,這個人一向最會在首長面前哭窮,江雲便道:“打完這一仗,如果條件允許,我可以做主,給你們386旅一個炮營的裝備,只不過到底是野炮、山炮還是步兵炮什麼的,那就得看繳獲情況如何了。”

陳賡是一個謹慎的人,雖說江雲說了這樣的話,但他還是望向了劉鄧二人,鄧政委笑道:“這江師長答應你的事,看我們幹啥子,到時候你直接找他要就是嘛。”

劉伯承也道:“是的,我說陳賡啊,你還怕江師長說怕不算是怎麼的?以他獨立師的家業,屈屈一個炮營,根本不在話下。”

徐向前也湊趣,道:“我是不是把李天佑同志也叫過來,否則這江師長看起來是要厚此薄彼啊。”

陳昌浩搖頭道:“不會,江雲同志我還是瞭解的嘛,一向都是一視同仁,絕對不可能做出厚此薄彼的事來,你就放心吧。”

江雲看著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不禁一陣好笑,忙道:“事先說好,我說了要看到時候繳獲的情況再說,如果有足夠的野炮給你們兩個師再組建兩個炮團,那麼剩下的步兵炮啊、反坦克炮啊什麼的,就可以下放到旅一級組建炮兵部隊嘛,事實上這個步兵炮之所以叫步兵炮,它就是步兵的裝備,屬於步兵作戰的炮火支援,在獨立師步兵炮是配備到營一級的。”

言歸正傳,眾人坐了下來,劉伯承問道:“部隊運動到位還需要多久?”

徐向前道:“我49旅已經運動到位,隨時可以對玉峽關日軍發動進攻,當然了,主要是圍困住日軍,不過眼下有個麻煩就是這玉峽關的日軍有一個野炮大隊,如果不解決這個炮兵陣地,我部的傷亡將無法控制。”

江雲接過放頭,道:“我的特戰一連只有一個任務,就是端掉這個炮兵陣地,在他們完成任務之前,我們只能等待,再說一說各部隊的情況吧。”

鄧萍手上拿著鉛筆,指著地圖上說道:“李天佑的51旅已經到達焦作附近,至於具體的作戰位置,可能還要等我們過去才能定下來。”

劉伯承道:“今早我們接到電報,我一二九師的部隊已經全部進入沁陽縣境內,在沁陽縣北郊集結,與焦作相距不到五十華里路程,我給他們的命令是原地待命。”

江雲也說道:“我山東軍區魯西北警備旅已經過了邯鄲,到達安陽只需一天時間,冀南警備旅離黎城也只有一日路程,我獨立師六旅,由旅長張勇親自帶領兩個主力步兵團、一個野炮團、一個騎兵團也已經到達武安縣境內,至於獨六旅的下一步行動,得視戰局而定,目前只能把他們算作預備隊。”

劉伯承眉頭一皺,道:“江師長,你這個預備隊是不是離得太遠了,到時候只怕來不及支援啊。”

江雲也知道這個問題,道:“這就是想跟你們商量的事情,我有個想法,讓六旅一分為二,讓給勇帶十七團以及炮團一營和騎兵團一營往黎城方向靠近,作為冀南警備旅的預備隊,而餘下的部隊則向安陽方向靠近,作為魯西北警備旅的預備隊,由十六團團長楊光同志指揮,你們看怎麼樣?”

鄧政委點頭道:“這樣安排就沒問題了,至於具體的分派,那是你的部隊,你最清楚,不用問我們。”

見眾人都沒有意見,江雲便笑道:“那麼剩下的就只有我們這些人了,劉師長、鄧政委,雖說你們這趕了幾天的路,但也不能休息了,得馬上起程,趕往焦作一帶,這麼大的行動,我們這些指揮員可不能憑著幾封電報指揮,再說了,咱也沒有主席他老人家的本事不是。”

鄧政委指著他笑道:“好啊,下次見了主席,我就說你江師長親口說的,說主席他就是憑著幾封電報指揮打仗。”

江雲一副無奈的樣子,對眾人道:“看到沒,這就是典型的斷章取義,後面那句咱也沒有主席他老人家的本事為什麼不說出來,那才是重點嘛。”

玩笑過後,徐向前道:“現在出發,以路程計算,天黑之前就能到達焦作,而如果今晚戰鬥能打響的話,第六師團趕過來,從洛陽、孟津一線出發,至少得明晚才能到達焦作,我們最少有二十四個小時的時間準備。”

江雲卻搖頭,道:“不是這麼算的,戰鬥打響,日軍首長會安排安陽和黎城方面的日軍支援,只有確認到安陽和黎城的日軍無法脫身,第六師團才會出動,所以我們應該有至秒四十八個小時的準備時間,完全來得及。”

駐守玉峽關的日軍是第六師團所屬的步兵第13聯隊,配屬一個炮兵隊12門野炮,一個騎兵隊180人馬,一個工兵隊200人,以及通訊隊、衛生隊、輜重隊等等,加起來足足五千人上下,只要再加一個步兵聯隊,就是一個齊裝滿員的步兵旅團,甚至從配備的直屬部隊來看,比一個旅團還要厲害。

第13聯隊的聯隊長岡本保之大佐可以說是前任師團長谷壽夫中將在心腹,他能夠駐守這個玉峽關也是當初谷壽夫的安排,雖說沒有參加武漢會戰,但是對於岡本保之來說,目前的情況他已經非常滿足了。

玉峽關是戰略咽喉之地,所以當初谷壽夫把他安排在這裡,不但是對他的重視,也是避免這個心腹會與新任的師團長產生不好的衝突,所以,當初谷壽夫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從方面軍司令部那裡要到了一紙命令,給岡本保之配備了不少的附屬部隊,也就是說,歸他指揮的炮兵隊、騎兵隊、工兵隊等等可不是屬於第六師團的編制,而是屬於他第13聯隊的編制。

照之樣的情況來看,只要時機合適,他的聯隊就可以就地擴編成一個旅團,那他岡本保之就可以從大佐升為少將,跨過這人生當中最重要的一個坷,故此他對玉峽關的防務也極為重視,生怕出現一點意外,從而影響了自己的前途。

岡本保之自己明白,他是谷壽夫將軍的親信,所以新任師團長稻葉四郎閣下對他並不信任,而且自從這位中將閣下上任以來,他只在是其任職那天卻見過一次,之後再也沒有見過,只是例行的報告會按時交上去而已,哪怕是武漢會戰結束,稻葉四郎到了洛陽休整,他也沒能要前去拜會的意思。

所以兩人關係並不好,如果自己一直呆在第六師團,除非師團長換人,否則自己的前途只會越來越渺茫,最好的出路就是讓13聯隊就地擴編為混成旅團,這樣一來就能夠脫離第六師團的編制,到時候自己就直屬於軍部甚到進方面軍司令部指揮,而不用再看稻葉四郎的臉色。

他的算盤打得極好,做得也可以說是極好,這裡並沒有人能管得到他,但他卻是極為自律,不但如此,對下面的要求也是十分的嚴格,特別是對夜間的警戒安排,最為重視,他最常說的話就是:八路最擅長的就是夜襲,而我們要做的,就是讓八路軍明白,對於我們13聯隊來說,不論是白天還是黑夜,都是一樣的無懈可擊。

就因為岡本保之的謹慎和一絲不苟,讓特一連的行動極為困難,這可以說是雷子自從參加紅軍以來,最艱難的一次行動,所謂艱難,並不是兇險、飢餓什麼的,而是這小鬼子這一次做得真的好像是無懈可擊。

好不容易偵察出來小鬼子的炮兵陣地就在玉峽關南面三四里外一個小駝嶺的地方,但是如何接近這個小駝嶺,卻是讓雷子傷透了腦筋,想當初他帶著特一連在北平城下潛伏也沒有這一回困難。

這根本就是無從下口,兩天來,他已經派出三個小組做了三次的試探,結果無一例外的讓小鬼子發現,如果不是撤退得及時,只怕這三個小組就回不來了,幸好自己有過命令,不允許開槍反擊,不能暴露行跡。

可就算是這樣,也讓岡本保之心生謹惕,得知了炮兵隊報告的情況之後,特地從步兵中抽調兩個小隊作為炮兵陣地的警戒部隊,兩個小隊日夜換防,以保萬無一失。

特一連此刻就躲在二里外的野木溝,一大清早,雷子撫摸著手中的槍,頗有些煩燥,又一個晚上過去了,也不知道同志們會不會帶回來好訊息,昨天那小駝嶺好像又增兵了,狗日的小鬼子,這是成心跟大爺過不去啊。

正尋思著呢,一排長回來了,一排負責昨晚的偵察行動,看到一排的人完整的回來,雷子心下一鬆,連裡的每一個戰士都是當初從整個八軍團挑出來的精英中的精英,損的一個都是了不得的,說得不好聽的,這些同志在特戰隊只是一個普通的戰士,但是放到其他部隊去,當個班長是絀絀有餘的,甚至當排長也不是問題。

當然這種話,也只能是想想,或是往常特戰隊的幹部們聚在一起時候吹牛,可是真要明目張膽的講出來,是要傷兄弟部隊的感情的,搞不好連大隊長都得挨批評。

一排長可以說是雷子的師傅,當初他進特戰隊的時候,一排長那時候已經是教官了,後來他成了特戰隊員,一排長就成了他的小組長,指揮著他們七個人的戰鬥小組,到現在當初的小組長升了排長,而他這個當年的小新兵蛋子卻已經是連長,但一排長並沒有因為這樣而有什麼情緒,反而覺得理所當然。

按照一排長的話說,如果是單打獨鬥,他一隻手就可以放倒雷子,但要說指揮一個連隊,他是萬萬不如雷子的。這並不是謙虛,因為雷子不僅技戰術學的好,更重要的是,他的文化基礎好,所以在指揮上面,學習得很快,進步非常快,這也是他超過大部分的老同志,能夠當上特戰隊一連長的原因,不管什麼樣的部隊,一旦上升到一定的位置,最重要的還是指揮才級,個人的技戰術只能做為基礎因素,而不是決定因素。

一排長摸到雷子身邊,道:“連長,弄清楚了,小鬼子這次派過來的是兩個小隊,這兩個小隊應該是從聯隊主力中抽調的,不管是人員素質還是武器裝備,都算得上精銳,兩個小隊分為兩班,在晚上八點和晚上八點換班,輪流護衛這個炮兵陣地。

聽完一排長的話,不僅是雷子,旁邊的指導員還有另外兩個排長都不禁皺眉,一至擔心起來,本來就已經是水都沷不進的一個地方,現在又加上了兩個小隊的警衛,這下子這任務還要怎麼執行,難道讓特一連像步兵一樣衝鋒?

唯有雷子卻是眼光發亮,抓著一排長的手問:“新來的小隊在怎麼執勤的,你們弄清楚了嗎?”

一排長雖然奇怪連長為何如此激動,但還是開口道:“清楚了,這個小隊倒是不像其它哨兵一樣執勤,他們有一個單獨的營地,就在炮兵陣地的旁邊緊挨著的,相呀不一百米,到了之後就呆在這個營地裡,不時的派出幾個人到外圍巡邏一圈,倒是沒有什麼特別的動靜。”

雷子笑了,笑得特別開心,道:“這就是我們的機會,這兩個小隊的鬼子可不是哨兵,而是作為支援過來的預備隊的,沒有動靜,他們與炮兵陣地就不會有太大的關係,只有打起來,他們才會發揮作用,之前我們想岔了。”

眾人這時也反應過來,指導員道:“這樣一來,反而是對我們起到了幫助作用,連長,你是準備冒充小鬼子過去換班……不對,兩個小隊的小鬼子之前不可能不認識,所以應該是冒充過去準備換班的小鬼子,趁著換班時候先對這個小隊動手。”

雷子點了點頭,道:“現在八已經是十一月了,七點就天黑了,我們其實可以把要過去換班的小鬼子先幹掉,再讓我部分同志換上他們的衣服去換班,其他人可以跟在後面,以現在的夜色,只要不碰到小鬼子的暗哨是不會被發現的,我們可把其他人分為兩部分,當換班的同志動手的時候,一部分同志直撲小鬼子的炮兵陣地,另一部分同志去端掉小鬼子的哨位,正面我們是怕驚動小鬼子,所以才拿他們的哨位沒有辦法,但是從後背撲上去,問題應該不會太大。”

指導員忙道:“這就是我們特戰隊的拿手本事,能有什麼問題,只要能夠順利的解決掉一個小隊的鬼子,那麼後面的事情都不會有任何問題。”

雷子看向一排長,一排長心領神會,道:“小鬼子換班走的路線我們也弄清了,只要天色允許,伏擊是沒有問題的,不過不能動槍,否則的話,驚動的就不止另一個小隊了,而是整個玉峽關。”

雷子想了想,咬牙道:“我們是什麼人?我們是特戰隊員,咱們連有七八十號人,一個小隊的鬼子是多少人?五十多人,一人對一個從背後暗殺,如果還能讓小鬼子拔槍射擊,那還叫什麼特戰隊?”

眾人一怔,這話似乎也對,以特戰隊的實力,正常情況下,都是一個打幾個的主,現在一對一的搞暗殺,當然不會有問題,只要埋伏的位置得當,不提前讓小鬼子發現,以特一連這麼多人,用刺刀解決這五十來號鬼子,還真是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雷子從腰上抽出三稜軍刺,這是在寧夏的時候,江雲專門為特戰隊打造的,目前在獨立師,只有特戰隊和女子別動隊裝備了這種武器,當然,八路軍其他各師組建的特戰隊也是一樣,這已經屬於我軍特種作戰的制式裝備了,戰士們沒有不愛它的,不僅是輕巧,更重要的是殺傷力大。

“同志們,是時候讓小鬼子見識見識三稜軍刺的厲害了。”